《荣华录》第十章 纳妾(上)

荣华录

2021-05-05 00:43:59

阅读王

资讯 | 连载中

云姑姑老爷小说名字叫做《荣华录》,这里提供云姑姑老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荣华录小说精选: 到二房处理完种种烦心事时已经是傍晚了,云姑姑就站在一旁,不疾不徐道:“二爷若是空闲了就捎上夫人去看看太夫人吧。”如月这个时候已然悠悠转醒,哦其实她并没有昏迷,只是装作才醒,睡眼朦胧的样子。瞥见一旁古香古色的男装时,她才明白这是在二老爷的房间里。心下一喜。如月站了起来,发现这里好东西还不少,但她却不敢拿。她坚信,总有一天这里面的东西全是她琴香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丫鬟。“如月姐姐,老爷在大厅等您。”那丫鬟低着头…

到二房处理完种种烦心事时已经是傍晚了,云姑姑就站在一旁,不疾不徐道:“二爷若是空闲了就捎上夫人去看看太夫人吧。”

如月这个时候已然悠悠转醒,哦其实她并没有昏迷,只是装作才醒,睡眼朦胧的样子。

瞥见一旁古香古色的男装时,她才明白这是在二老爷的房间里。

心下一喜。

如月站了起来,发现这里好东西还不少,但她却不敢拿。

她坚信,总有一天这里面的东西全是她琴香的。

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丫鬟。

“如月姐姐,老爷在大厅等您。”那丫鬟低着头掩饰眼中的不屑。

她就想不明白了,同样都是丫鬟,凭什么她如月的命数就那么好?做过最尊贵的三小姐的一等丫鬟,如今又得老爷垂青。

想到这儿,她眼中迸发出深度的恨意,但是这一切都被她额前那抹齐刘海挡住了。

如月骄傲的扬了扬头,扭身走了。

那丫鬟就在原地,一直盯着如月远去的身影,开始了新一轮的嫉妒。

大厅内的二老爷是有些后悔一时贪图如月的美色从而导致整个二房鸡犬不宁的,如今连母亲大人都知道了。

在看见如月袅袅的走来面色带着一丝苍白时,二老爷又把这种念头打消了,是自个儿和月儿两情相悦的,又怎么能怪罪于娇弱的月儿呢?对,反正不是月儿的错。

“见过老爷~”如月道,故意冲二老爷抛了个媚眼。

随后似乎是才发现云姑姑似得,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是云姑姑,如月见过云姑姑。”

说罢福了福身。心里却道:这死老太婆从前肯定没少在太夫人那儿倒腾我的不是。

云姑姑也不恼,不和那种掉价的人去争个高低。

面带微笑却似乎忽略了一旁与二老爷眉目传情的如月。

“二老爷,如月姑娘如今已经醒了。您就随上二夫人一块儿去太夫人那儿吧。”云姑姑恭敬道。

可在如月听来,这云姑姑似乎有意无意的将姑娘二字咬的特别重,这是在嘲笑她如今还没有名分吗?想到这儿如月看向云姑姑的眼神竟是带上了毫不掩饰的厌恶。

说曹操曹操到。那二夫人也才穿着得体打扮的干净了才来,拿着帕子捂住哭红的面,二老爷到底是有些心疼糟糠之妻的,便慰了几句。

二夫人顾忌这云姑姑,也就只把怨气集中在站着的如月身上,狠狠得瞪着如月,那样子似乎是要把如月剥皮抽筋喝血了。

“夫人可随奴婢去?”云姑姑似乎没看出来这满堂的尴尬气氛似得,依旧微笑道。

二夫人冷了思绪:“请姑姑带路。”

二老爷看着想跟上来的如月,单纯的以为她只是害怕,便揉了揉如月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心道:这如月的手怎么就那么细腻柔滑呢?面上不显道:“莫怕,本官一会儿就回来了。”

如月知道这二老爷是误解她的心思了,也就顺着坡下,声音柔媚道:“月儿等您。”

二老爷怜惜的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如月,再摸了两下她的小手,便随着云姑姑走了。

二夫人即使再不乐意,也明白不能在云姑姑面前发威了,要整治如月,回来有的是办法。

不一会儿,就到了清梧院。这会儿子天色已经入黑了,阴沉沉的天色配着凉风倒不像是快要入夏了。

二夫人和二老爷见到那藤椅上盖着帛被的太夫人时,心里是恐慌的。

因为太夫人拿着祖传的家法拐杖啊。

二夫人先跪下了,泫然欲泣却又不敢大声放肆道:“**知错了。”

二老爷也随着二夫人跪下,不安的转动眼珠:“儿子知错了。”

“老二,你何错之有啊?还有老二媳妇,你给老身说说这又是何错之有呢?!”太夫人眯着平时慈祥的丹凤眼,不怒自威的道。

二夫人和二老爷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都吓的噤声。

“儿子不该宠妾灭妻。”二老爷磕了个头。

二夫人眼珠一转:“**不该嫉恨如月的.....”

太夫人龙头拐杖一柱,倒敲得那青石地板有些微微发颤,就随着二夫人二老爷的心一起颤抖了。

这才借着依稀的烛火辨认出来那龙头拐杖的模样,上头刻着九龙头,一龙身,雕工精细,用料可是那为数不多上好的沉香木。

这龙头拐杖乃是大华朝太祖开元皇帝赐给第一任顾府先祖的,上可打昏君,下可打逆臣贼子。

龙头拐杖时至今日,已然在国风安定的大华朝没有多大用处了,于是便用来请家法时的惩戒拐杖。

二夫人可是看见过这龙头拐杖打那相爷的,当初相爷要娶兵部侍郎家的嫡次女容媛做续弦时,太夫人死活不同意,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松口,但还是用这龙头拐杖打了一顿相爷。

那个时候的相爷才三十不到,自然是撑的起这拐杖的威力,但还是在床榻上躺了半年,休养了两年才大好。

二夫人对这龙头拐杖可是深深的惧怕。但转念一想,今儿个她不过和如月那贱蹄子闹起来了,不至于请家法吧?

“老二媳妇啊,平日里你打压二房姬妾也就罢了,老身是绝对不会插手的。”太夫人抿了一口云姑姑递来的安神茶,压下了怒火。云姑姑又接过太夫人饮过的茶杯,丝毫不见差错,仿佛没有被龙头拐杖的那股威压而震慑到一般。

二老爷瞪大双眼,差点就把胡子吹起来了,还有这等事?!

不等二夫人开口,太夫人就又道:“但是今日,老身告诫你,不管你是不是皇商首富他林业的嫡女,嫁到了我相府,就是相府二夫人!你若是要背地里打压姬妾老身管不着,如今你明面上的去打压人了,就是犯了七出之条!且不说对相府名誉的影响,这事儿传出去了,你觉得对沅娘还有烟姐儿有什么好处吗?!如月曾经是沅娘的人,如今就算不是了,别人也会看做是沅娘的,你如此善妒,传出去沅娘还有烟姐儿也是个善妒的贵女了!”

二夫人被这一番话醍醐灌顶,是啊,她还有个烟姐儿呢?

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荣华录》第十章 纳妾(上)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