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也要拒绝吗

平生一顾思华年

2021-04-09 08:32:04

凉夏初暖

资讯 | 连载中

“滚。”

冷不丁受到驱赶,宁思年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她也渐渐习惯了这个男人的阴晴不定。

只是她刚走了两步,顾平生的车突然停在她旁边,然后车窗摇了下来,顾平生伸出了一只手,手里是一张银行卡。

宁思年看了一眼,“之前卡里的钱还够。”

顾平生直接将卡扔在了地上,“这是这一次的。”然后说完直接扬长而去。

看着离开的车子和地上的卡,宁思年蹲下来捡起了地上的卡,无论里面有多少钱,她都不会跟钱过不去。

回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折腾了一个晚上她还真的有些累了,刚走到门口,宁思年突然看到了一个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她可不想让许瑞安发现她衣衫不整的模样。

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眼前人,宁思年直接就想进寝室,但是许瑞安很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宁思年知道躲不过,抬起头看着许瑞安有些慌乱的问道。

每当她面对许瑞安,心里都是痛的,那种不想却不得不做的痛。

“思年,我想我们都应该平静一点,平静一点的面对我们的重逢。”许瑞安回去仔细的想了很久。

或许宁思年在自己离开的这两年有了太多的想法,或许她曾经也幻想过和自己会有一些结果,但是因为自己的离开变了想法。

“我猜,你可能怨恨过我,或许,想要彻底将我忘记,以你目前对我的态度,我觉得这两种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我也理解。”

宁思年并不冷静的盯着许瑞安看着,心底有很多话几乎要涌出来,但是她只能在心里说给自己听。

你真的理解吗?可是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你啊,我更没有想过要将你忘了啊,这两年,我从来都盼着你回来啊。

只是如今……一起都回不去了。

“你理解就好,既然理解,就不该再来打扰我,我好不容易做的决定。”真的是好不容易。

“或许,我们可以像朋友那样相处啊,就像你跟唐朵那样,没有什么负担和……多余的感情。”这是许瑞安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方案。

“我们就只是朋友,像最初相识的那样,简单的关系,我也会把我对你的关心和照顾控制在一个朋友的范围内,不会给你造成困扰,只要,你不要这么抗拒我。”

宁思年本想此后不要再跟许瑞安有任何的牵连,可是偏偏,他却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在自己面前。

宁思年眼眶已经变成了深红色,在心里暗暗的说道,“如果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应该就不会再与我相识了吧。

低了低头,“学长,你真的没必要费尽心机的跟我纠缠,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缺我这种朋友呢。”她还是想要坚定自己的决定。

“难道这样,你也要拒绝吗?”

看着许瑞安眼底突然涌出来的哀伤,宁思年一下子就慌乱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有这样的神情。

“好!”她还是没能忍心决绝的拒绝。

“只是朋友,普通朋友,希望学长你真的可以做到,毕竟,我不想再被打扰了。”

得到了许可,许瑞安开心的笑了笑,“这是我刚刚来的时候买的蛋糕,你以前很喜欢吃的。”

“学长,我……”宁思年本想拒绝,但是却被许瑞安给打断了,“给你和唐朵一起买的,你总不会也替她拒绝了吧。

宁思年拎着蛋糕有气无力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唐朵看到宁思年赶紧走了过去,“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发短信也不回,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宁思年将蛋糕放在了桌子上,“啊,辅导员给我找了一些家教兼职,我们一起吃了顿饭。”宁思年刻意把自己还见过许瑞安和顾平生的事情忽略掉了。

“梁景之?”唐朵惊讶了一下,坐在了桌子前看翻看宁思年带回来的蛋糕,“他对你,还真的挺好的啊。”

宁思年转头看了一眼唐朵,听着她奇奇怪怪的语气,她就觉得不对劲,“你在想什么呢?你脑子怎么也这么奇怪啊。”

唐朵快速的捕捉到了宁思年话语中的漏洞,“也?还有谁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吗?”暂且忽略了桌子上的蛋糕,此时唐朵对这件更感兴趣。

好像是说漏嘴了,宁思年立马有些心虚转过头去,“谁还会有这种龌龊的想法啊,人家梁老师那是心地善良,看我比较困难所以想要帮帮我,你别乱说话。”说着装模作样的在唐所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吃蛋糕,我吃蛋糕。”说着唐朵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桌上的蛋糕上。

“不过思年,你今天是捡到钱了吗?竟然买这么贵的蛋糕给我吃。”唐朵一边拆着包装一边说道。

“吃你的蛋糕。”宁思年有些烦乱的转身坐在了自己的床边。

本来正在想刚刚许瑞安跟自己说的话,一抬头发现唐朵正不怀好意的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

“你干什么啊,吓我一跳。”

唐朵冲着宁思年挑了挑眉毛,“坦白从宽,老实交代,这个蛋糕到底是谁买的?”

宁思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她不知道为什么唐朵突然会这么问。

“这个蛋糕分明是你喜欢的抹茶口味,如果是你买的话,你肯定会买我喜欢的香草,老实说吧,哪个男人买给你的?”唐朵轻而易举的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你到底吃不吃。”不想跟唐朵纠缠,宁思年故作冷静的问道。

“当然要吃。”唐朵坐到了宁思年旁边拉着她的手臂,“你先告诉我这是谁买的我才能吃啊,我的知道我吃着谁买的蛋糕,应该感谢谁啊。”

看到宁思年不说话,唐朵干脆自己开始猜了,“该不会是梁老师吧?他又请你吃饭又给你买蛋糕……他什么意思啊?”唐朵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

但是换来了宁思年的温柔拳头,“你瞎说什么呢?”

“那就是许学长了。”唐朵非常肯定的说道,其实她根本也不用猜,能那么清楚的知道宁思年喜欢哪一家的什么口味的蛋糕,除了自己,也就只有许瑞安了。

这下宁思年没有说话的看着唐朵,她能猜出来没什么好意外的。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思年,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啊?”唐朵是真的着急,这两个人现在看着是真的很别扭。

宁思年停顿了一下,“没有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我不想再跟他有联系了。”

“那他还给你送蛋糕?你还收了。”唐朵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唐朵!我之前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我真的不想在跟他有什么牵扯了,只是他……想帮我而已。”说着宁思年微微的低了低头。

随即又抬起头来说道,“但是我真的不需要,很快,我可以解决这一切的,糖糖,我现在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或许总有天你会明白的。”宁思年其实并不希望有那么一天。

唐朵轻轻叹了口气,“好好好,一直以来,只要你自己决定的事情就没人能改变,我只是希望你不让自己这么累,但是如果你坚持,我一定站在你这边。”唐朵说着很暖心的握着宁思年是手。

宁思年用力的笑了笑,“好了吃蛋糕吧,学长说了,是给你买的。”说着若无其事的走到了桌子前开始吃蛋糕。

第二天,宁思年下了课准备去公司上班的时候,突然看到学校门口一辆熟悉的车停在那里,瞬间觉得自己的脚下像灌了铅一样走不动了。

顾平生的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难不成他又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就在这时,杨东看到了站在原地发呆的宁思年,下车冲着她摆了摆手。

宁思年赶快走了过去,这里人多眼杂,她可不想让人看到。

上了车,宁思年有些疑惑的问道,“杨秘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或许她应该问,顾平生又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宁小姐,老板让我过来给你送新的合同。”说着将已经准备好的合同递给了一旁的宁思年手里。

“新的合同?”宁思年更加疑惑的翻开了合同。

自己之前只是随口一说,这个男人难不成还真的去改合同了?

‘对,老板昨晚回去……让我连夜找律师改了合同。”

听了杨东的话,宁思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这好像是她惹出来的事情,最后还要让杨东来受罪。

“不好意思。”有些愧疚的道歉。

“没关系,我大概跟您说一些合同新增的条款,一个,是希望宁小姐您在合同有效期间,不要与其他男人有超过普通朋友交往以外的接触,如果有,就算违约,要支付一点违约金。”

宁思年看着合同听着杨东跟自己介绍,然后有些惊讶的说道,“五百万?这叫一点违约金?顾平生疯了吧!”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自己哪有五百万给他。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也要拒绝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