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谁该怨恨

平生一顾思华年

2021-04-09 08:32:04

凉夏初暖

资讯 | 连载中

许家向来跟梁家关系很好,在梁氏企业里面替宁思年找一份工作并不难。

“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让你小子这么上心的姑娘,是心上人吧?”

“班叔,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不要打听年轻人的私事了,未来的一段时间,就麻烦您帮我照顾一下她,而且,千万要记住,不要告诉她是我帮她找了这份工作。”他担心宁思年知道后又会拒绝。

“放心,你想做守护骑士,我一定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离开了公司,宁思年第一时间便把自己给找到工作的好消息告诉了唐朵,想让她跟自己一块高兴一下。

唐朵显然早就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还是演技很好的假装高兴了一下。

回去的路上,宁思年刻意找了一家不起眼的便利店,再次十分不好意思的走了进去,原来买的避,孕药,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她只能重新买新的,站在付款的地方她还思考了一会,本来还想买些避,孕,套,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反正顾平生也不会用的。

在结账的时候,她用了顾平生留下来的那张卡付的帐,然后偷偷看一眼余额,还有四万多,看来顾平生一次性给了自己五万块钱,除去自己应得的,剩下的又是预付款了。

她也不知道,对于这些钱的情况顾平生自己清不清楚,但是宁思年觉得自己必须搞清,是她的她一分也不会少拿,毕竟,也是自己出卖身体赚来的,但不是她的,她一毛钱也不会多拿,不然被顾平生抓到什么把柄,只会显得更下贱。

而宁思年所做的这些举动,无一例外的全都落在了顾平生派去监视的人眼里。

顾平生办公室里,杨东正拿着汇报单把宁思年今天的行踪一一报告给顾平生,当他念到宁思年去便利购买避,孕,药的时候,刻意抬起了自己的眼睛看了一眼顾平生有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当他看到自己老板紧紧皱起的眉毛时,立马继续低头读了下去。

“梁氏企业?”杨东汇报完了之后,顾平生坐在椅子上默默的念了一下公司的名字,眼底立马闪过了一抹冷冽的情绪。

“我们这位许家的公子爷,为了一个女人,还真是上心啊。”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猜测,顾平生就可以确定,宁思年能进入这家公司任职一定是许瑞安在背后搞了动作,凭借许家和梁家两家的关系,顾平生绝对相信许瑞安有这个能力。

“许瑞安跟宁小姐私下关系确实不错,之前许瑞安还没有出国的时候,大家好像都以为他跟宁小姐是情侣关系,可能他如今回国,看见宁小姐过得不好,心生怜悯,想要帮帮她吧。”

杨东在说完话之后,立马感受到了一抹十分恶意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一抬头便发现顾平生在盯着自己看。

“我觉得,你最近好像越发不知道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了。”

听到有人说他们两个关系密切,顾平生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但是很快他便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那就是,只要是与许瑞安有关的事情,他都觉得不舒服。

“宁思年这边,继续派人给我盯紧了,有任何的情况,都要向我汇报,至于许瑞安那边,我听说他自己搞了一个公司。”

“哦,那个公司啊。”杨东的表情露出了一些不屑一顾的神情,“一些小打小闹的玩意,不成气候的老板,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当然没指望,他现在随便搞出来的公司,就能跟我对抗,但是很明显,他这是在变相的向我宣战,他也许并不知道,我跟她的心上人之间有着这份肮脏的合同吧,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我跟他之间的对抗关系,早就已经存在。”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老板你的不错呀,他就算要怀恨在心,也应该恨自己的爷爷,是老爷子把公司给你管理的,就算他原来是公司的默认继承者,那是因为那个时候老爷子没有找到你,如今,你这个许家长孙已经找到了,公司交到你手里管理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个少爷有什么不满的,更何况他在许家风光光的当了这么年的少爷,您在外面受了这么多的苦,难道老爷子给你一点最基本的补偿都有错吗?”

顾平生低头轻轻地冷笑了一声,“你是这么想,可是他这个当了这么多年风光少爷的人,可不会这么想,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并且,我夺走本该属于他东西,你觉得他会不排斥我么?”顾平生说着饶有兴趣的笑了笑。

“如果只是因为这样的话,那我觉得怨恨最多的人应该是您了,这么多年,明明是他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东西,而你回来之后,如此大人大量不跟他计较,他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好像很难得听到杨东说出让他如此满意的话,顾平生轻轻地点了点头,“没错,我的确有怨恨,的确是他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应该还给他点什么呢。”

看到顾平生此时有些意味深长的表情,杨东有些害怕停顿了一下,“老板,你想干嘛呀?”

轻轻的拍了拍自己椅子的扶手,顾平生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慎得慌,“我没想干什么,我只是在想,若是有一天,这个少爷知道了我跟他看上的女人之间有这样的交易,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想想,应该还挺有意的。”

很久没有在自家老板的脸上看到这样让人害怕的表情了,杨东轻轻的吞了一口口水,犹豫的问道,“老板,你是想把您跟宁小姐的事情告诉许瑞安么?”

顾平生盯着杨东沉默了一会儿,表情立马变得有些阴沉,“不需要告诉,跟他对抗,我没必要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顾平生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现出了宁思年那张充满委屈又满是泪水的脸,也就是因为回忆起来这样的表情,顾平生突然在想,也许自己应该让她保留最后的尊严,虽然这并不是他平常会做的事情。

面对自己这个有些喜怒无常的老板,杨东也没有办法表示任何的不满,轻轻地点了点头,转身便想离开。

就在他转过身的时候,顾平生突然喊住了他,听到老板叫自己的名字,杨东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立马转身微微的弯着腰,“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这个时候他通常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之前让你去买的药,怎么样了?”突然想到了刚刚杨东刚刚说宁思年她又去买了避孕药,顾平生有些焦躁的问到。

“哦对,已经找到相似的药了。”杨东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两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都有一片药,但是看起来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左边这个是宁小姐购买的避,孕药,右边这个是外国生产一种维生素片,两种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差别。”

顾平生拿起两个塑料袋,放在眼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确实十分的相像。

“给我多准备一些这种……维生素,马上。”

“已经准备好了,我一会儿就送来您的办公室。”

杨东离开之后,顾平生立马拿出手机给宁思年发了一条短信,依旧十分简洁的两个字,今晚。

而此时,正站在公交站牌下面准备去医院的宁思年看到这样一条短信,只能愤愤的选择了另一辆公交车去了酒店,她也早该习惯了顾平生这种霸道而又直接的召唤了。

顾平生到的时候,宁思年已经洗好澡躺在床上装睡了,虽然这种事情她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可是当她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还是会觉得有些紧张。

听着那人的脚步缓缓的向自己走来,然后床边一沉,感受到那人坐在了自己身边,宁思年立马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身体紧紧的绷在那里,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没睡的话,现在就起来去洗澡。”

知道自己装睡被识破,宁思年也不再继续演戏,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与顾平生拉开了一些距离,“我已经洗过澡了。”

看到宁思年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顾平生的语气立马冰冷了一些,“我让你再去洗一次。”

宁思年有些不理解的皱起了眉头,“我真的已经洗过澡了,为什么还要再洗?”难道有钱的男人就有这么多的癖好吗?

伸手挑起了宁思年的下巴,顾平生把自己的脸凑到了她的面前,“怎么?你这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跟我做什么了?”就在顾平生的脸碰到她的脸的时候,宁思年一把推开了顾平生然后转身下床便冲进了浴室里。

看到宁思年用这么明显的行动来拒绝自己,顾平生脸上的表情不是十分愉悦,但是也顾不得生气,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起身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之前就准备好的药,然后找到了宁思年包从里取出了她刚买的避,孕药,快速的进行了调换。

非常平静的做完这些,顾平生就把宁思年的包放回了原处,自己坐到了沙发上,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谁该怨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