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卡哥哥》Chapter 03 暑假(上)

刷卡哥哥

2021-04-08 22:57:16

阅读王

资讯 | 连载中

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名字叫做《刷卡哥哥》,这里提供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刷卡哥哥小说精选:Chapter03暑假“你卡里还剩多少?”“没了,刚去扫了一遍小卖部,最后五毛买了个大号塑料袋。”“能退钱不?我还剩六十一块四毛。”“你可真壕,退款把校卡给阿左。”“阿左!三块给退不?”“哎我这儿还有两块钱,凑个整给你买大辣条!”毕业典礼开始前的教室里吵吵嚷嚷,朴灿烈拖了两张凳子做床板,双腿高高挂在后面的书架上,远离喧嚣,在这特殊时刻光明正大地带着日常校园禁品——耳机,正闭眼小憩。朦胧间凳子被人踢得震了一震,朴灿烈慢悠悠睁眼,看见了手拿校…

Chapter03暑假

“你卡里还剩多少?”

“没了,刚去扫了一遍小卖部,最后五毛买了个大号塑料袋。”

“能退钱不?我还剩六十一块四毛。”

“你可真壕,退款把校卡给阿左。”

“阿左!三块给退不?”

“哎我这儿还有两块钱,凑个整给你买大辣条!”

毕业典礼开始前的教室里吵吵嚷嚷,朴灿烈拖了两张凳子做床板,双腿高高挂在后面的书架上,远离喧嚣,在这特殊时刻光明正大地带着日常校园禁品——耳机,正闭眼小憩。

朦胧间凳子被人踢得震了一震,朴灿烈慢悠悠睁眼,看见了手拿校卡的女生。

“朴灿烈,你要退款么?”

朴灿烈眯眼冲她一笑:“我不用校卡。”

阿左也回他一笑:“你有金主?”

“对,就在隔壁。”宋琳不知何时窜了上来,搂住阿左脖子,偷偷凑上她耳边,“听说他俩还同住一屋。”

哐嘡。

朴灿烈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摘了耳机转过身瞪向对面两个笑得极其暧昧的女孩,神色诧异,“你们怎么知道的!”

“你们真住一屋?!”两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然而正在撒谎的那人依旧面不改色,影帝上身,一脸惋惜:“对啊,只可惜我还是没有睡到他。不过,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继续努力的。”

……这句倒是真话没错。

阿左被仍旧吵吵闹闹的同学叫走,宋琳便凑了上来,冲朴灿烈挤眉弄眼:“你俩真考上同个大学了?”

朴灿烈眉头一挑,神色得意。

“行啊你,够可以的。”宋琳一脸赞许,拍了拍朴灿烈的肩,“那我就代替我们小组成员,放心地把我们贤贤交给你了。”

朴灿烈翻了个白眼扭头想带上耳机继续休息,转眼却看到后门口站着一人。看到那人的瞬间,朴灿烈眼角一弯,放下耳机悠悠踱步过去,单肩靠在门上一副大爷样,“想我了?”

边伯贤一个巴掌拍过去,脸色一黑:“我是来通知你坏消息的。”一顿,“我们这暑假没得玩了。”

“什么?!”

“刚接到爸电话,爸说让我们去他公司实习,而且让我们大学读金融专业。”

“我们?!我也要?!”朴灿烈瞪圆了眼,“你去不就可以了吗,老爸要找接班人,妥妥的你啊!我是奔着音乐系去的!”

“朴先生说,放下屠刀,回头是岸……哎好像哪里不对。”边伯贤挠了挠头,“……苦海无涯,立地成…佛……好像也不对。”

朴灿烈狠狠揉乱边伯贤的头发,“考完试你智商下降得够明显啊,说人话啊智障。”

“哎呀反正爸说,以后公司就交给我俩了。那句话咋说来着,兄弟搭配!干活……”

“累飞。”

朴灿烈利索自然地接过话。

边伯贤毫不客气地翻出了眼白,转身想走,却被一把抓住,扭头,看见突然一脸神采奕奕的朴灿烈。边伯贤莫名一颤,“你干嘛。”

“我们已经是同个大学了,那么,要是再同个系……搞不好会被分到同个班,甚至同寝……”

说话者的语调越来越阴阳怪气,边伯贤嘴角一抽,刚想收回手一个巴掌飞去,就听见前方传来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两人同时扭头,看见了懵了一脸的一个女生。

朴灿烈一怔,随即回过头,二话不说熟稔地边伯贤的裤袋中掏出他的校卡,跨步走向呆在原地的那女生,把校卡塞到她手中,一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一百二十四块六毛,麻烦你啦,阿左。”

阿左愣了愣,拿好边伯贤的校卡,又露出了迷之微笑,“小组日记最后的一笔重墨大概该由我来添了……朴灿烈,梦想一定可以实现的。”

朴灿烈冲她咧了咧嘴,转身又走回门口,抬起手肘撑着门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边伯贤眯着眼睛,梦想?什么梦想?你有什么梦想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泡你。朴灿烈也学着他的样子眯着眼睛,内心道。

就在两人小眼对小眼的时候,前门传来班主任催促集合的声音——毕业典礼要开始了。三班班主任话音刚落,身后又响起四班同学陆续走出班门的喧闹声。走了。边伯贤朝身后的大队伍方向努了努嘴,转身打算离开,却被朴灿烈一把抓住。

“干嘛?”

“嗯…典礼结束之后,我有事儿要和你说。”——

所谓毕业典礼,也就是听那些校级领导轮番发一回言再派个教师代表上去煽一回情,领了毕业证,再去外头的操场上放完气球,也就完事儿了。在那样热闹的气氛下,边伯贤愣愣地松了手头的细线,任由那颗蓝色气球溜向天空,融进那片看不清谁是谁的彩色里。

脑子里是朴灿烈方才诚挚的表情。

上一次看他这般认真,还是几个月前,他在远方烟火与篝火交织的光晕下,在孔明灯罩上写字的那时候。

“伯贤!”副班长白鸢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等会儿聚餐要参加的同学名单你理清了么?”

边伯贤一愣:“名单?”

白鸢点了点头:“嗯,名单。”

沉默的空隙,人几乎散的差不多了,见边伯贤还是一副呆愣的样子杵在原地,白鸢狐疑地看向他:“……你不会忘了吧?”

“可,可能…吧。”边伯贤因为不好意思而结了巴,眼见对面那女孩瞪大了眼似乎想采取什么惩罚措施,他连忙一个闪躲避开,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等会儿!我看下短信。”

溜到一边拿出手机,看见发件人下意识地四下张望,却没有在三班的队伍里找到那个高大的身影。边伯贤又埋头点开短信,只有短短几字。

——老地方等我。

嘁,搞什么猫腻。边伯贤撇了撇嘴,转头却正对着手叉着腰一脸愤恨的副班长。看了一眼手机,他堆起笑:“白鸢啊,那个啥,整理名单这种细腻的事儿,还是你们女孩子来干比较好,更何况……”边伯贤扬了扬手机,“我临时有约,聚会也就不去了。所以,拜托你了~”

“你……”白鸢气得差点把背包甩过去,不过思路一转,眼睛突然亮了亮,“和谁的约?”

“朋友。”知道对面那个眼睛发光的女孩子是所谓真爱小组里的一名大将,边伯贤耸了耸肩打算敷衍过去,却不料对方并不吃这一套,一步步凑近,威胁道,“说实话,这次我就救你一把。”

女孩子有时候还真是精得可怕。边伯贤暗地叹了口气,以保小命,还是坦白了:“……和你们烈烈。”

话刚出口,上一秒还一脸深邃的女孩下一秒就和发现新大陆一样撒了欢似的转头就往大队方向跑,没一会儿,人群里便传出一阵阵尖叫。边伯贤在操场这边无奈地揉了揉眉头,整了整包带,抬腿往校门口方向走去。

朴灿烈短信里的那个“老地方”,并不是什么浪漫的小角落,也不是什么电视剧里那种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基地,而是离学校最近的一间咖啡店,而店名就叫做老地方。平日里在学校蹭校卡蹭不够的朴灿烈,在其他时候也总是拉边伯贤到这里来,骗他的零花钱。两人没来几次就和店里的人混熟了,这里自然就成了两人真正的老地方。

所以……知道赴约地点是老地方的时候,边伯贤内心的小火苗瞬间被浇了一大半。大概不会是什么好事儿吧,边伯贤叹气,推开店门。门口那串小风铃响了响,柜台前一个低头看书的女孩抬起头来,看见是边伯贤,眼角一弯:“嗨,伯贤。”

“嗨凡熙,”正值晌午,店里安安静静的只有零散几人,边伯贤环视一周,随口问,“今天店长不在?”

“对,贝贝今天有点事儿,等会儿就回来。”凡熙放下书,歪头瞄了一眼门口,“怎么就你一个人?男朋友呢?”

边伯贤动作一顿,转过头看见凡熙诡异的笑脸,瞬时百口莫辩,不知该说什么。毕竟不是第一次被人误解,何况……自己内心好像还有点嗨?

“我等人。”边伯贤靠在柜台捣鼓着手机,思考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昧着良心不太好,便又补充,“那是我继父的儿子,不是什么男朋友。”

“噢继父的儿子啊……那还是很有可能成为男朋友的嘛。”凡熙笑得越发狡黠。

两人谈话间门被人推开,边伯贤一个激灵转向门口,看到来人不是朴灿烈,心里略有点不爽,但还是扬了扬嘴角和进门的人打了招呼,而后者看到边伯贤时居然怔在原地忘了动作。

“贝贝你干嘛呢?”凡熙试图唤回呆在门口那人的灵魂,她却指着边伯贤一脸惊诧:“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干嘛不能在这里?”边伯贤觉得好笑。

“不是,那个…”贝贝指了指门外,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我刚刚回来的路上看见朴灿烈了,他就在这条街那边的转口,但是,他和一个女的拉拉扯扯……”

“什么?!”边伯贤猛地拍桌,然后…嗯没什么也就是手掌有点疼。

“我看着他被那女的拉走的,肯定没错。”贝贝又补了一刀之后看向边伯贤,“……你暂时先别吃醋啊,什么情况还没搞清楚。”

边伯贤揉着手掌撇嘴,“我为什么吃醋我有什么好吃醋的我吃哪窗户的醋?”

贝贝脱口而出:“你们不是恋人吗?!”

“不是。”边伯贤脸黑了一层,居然觉得心里有点闷。大概是闷朴灿烈那滚犊子的放了他鸽子吧。

“不是?拉倒吧,不是的话高考前一礼拜的周末你俩来的时候脖子上的草莓怎么解释?”贝贝走进来,眼里闪起了精光。

妈的这世界上的女孩子眼睛发起光来怎么都这个样。边伯贤暗自翻了个白眼,扔下一句“蚊子咬的。”,便随意找了个临近的位子坐了下来。两个女生对视一眼,眼神里噼里啪啦火花四溅,然后勾了勾嘴角各干各的了。然而没过几秒,那边传来闷闷的一句男声。

“随便给我来杯喝的。”

“要加醋不?”

“……”-

过了晌午,店里的人多了起来,边伯贤百无聊赖地手肘撑脸,另一只手捣鼓着杯中没在半杯巴西咖啡中的小铁勺,眼神往门口方向来回漂移。

心里默念的“再等半小时”不知道重复了几次,边伯贤几乎是咬着牙想着见面的时候要怎么处置朴灿烈。

起初那杯白开水——边伯贤对这么实诚的“随便来杯喝的”表示很不满——上来没多久的时候,边伯贤打通了朴灿烈的电话,只不过那头传来的是女声。边伯贤一惊,一声没吭就刺溜挂了电话,望着那杯澄透的水发呆。然而过了几分钟,手机亮了亮,来电显示是灿烈儿子。

边伯贤翻了个白眼,选择了红色按键。一赌气把那杯白水一饮而尽,又有一条短信窜进手机。边伯贤点开,一眼望去全是感叹号。

——你丫的干嘛不接我电话!!!刚刚我上厕所有人帮我代接的你别在脑子里乱开飞机行不!?原地等着不许动!处理完事儿我就过来!

几句令喝倒是让边伯贤来了脾气,他啪地一声把手机拍在桌上,用“服务员他妈快上菜”的语气冲柜台的俩女孩怒吼一声:“随便给我来杯喝的!这次要好喝的!抵制白开水!”无视了店内所有顾客奇异的目光,边伯贤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暗自在内心骂骂嚷嚷。

等就等,你以为我怕你?

然而这样的结果是……

边伯贤瘫在桌子上,窗外的车流几乎成了模糊的幻影,舒适凉爽的室内环境下,他迷迷糊糊地闭了眼睛忽又睁开,在梦境和现实中来回徘徊。

这样朦胧的意识是被一声明朗的招呼声砸醒的。边伯贤猛地抬头,看见面前一个嘴角自带弧度笑得和外头的阳光一样热烈的男生。抹了一把口水,边伯贤打量对方一眼,警惕地开口:“江湖如此之大,你我素不相识,这位仁兄忽然朝本公子嫣然一笑,可是为了劫财?”

对方稍稍收了收嘴角,接过边伯贤抛来的隐形剧本,附和道,“劫财并非在下之意,在下是慕名而来。”

边伯贤吓得睫毛一抖:“什么玩意儿?”

对方又咧了咧嘴:“我没认错的话你是ABC的边伯贤同学吧?我是DEF的,我叫金钟大。”

(PS:ABC和DEF都是学校的名字,随意如我。)

“我……认识你吗?”边伯贤下意识往后靠了靠,“我有什么名好给你慕的。”

“都毕业了还谦虚个啥?全国物理竞赛一等奖,数学茶蛋杯金奖获得者,不是你吗?再加上你的逆天好颜,那天上了报纸之后我们学校一大批小女生可迷你了。”金钟大忽然伸出手,“今天居然在这里碰到你,简直是缘分呐。”

“孽缘啊!”边伯贤撇头暗自嘀咕,然后回过头来大方地同金钟大握手,“噢,粉丝你好。”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花钱在咖啡店里睡觉?有个性。”

边伯贤抽回手,眉头一挑,“自然自然,不过在下还有事,先走一步。”说完扔个眼神给正巧在邻桌招待顾客的凡熙,拎起书包就开溜,途中瞄了一眼手表,内心大吼一声“朴灿烈我去你大爷”便往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朴灿烈到家的时候,边伯贤正在阳台上抱着拖鞋赏月。

注重养生的朴爸爸吃了晚饭带着边妈妈出门散步了,家里空空荡荡的,一盏灯都没开。要不是阳台上传来边伯贤浅浅重重不稳定的呼吸声,朴灿烈差点以为家中空无一人。

他换了鞋,没有关门,也没有开灯。循着黑暗中浅薄的月光往阳台方向走去,然后在推拉门处停下,一切动作都悄无声息,但他清楚他知道。

“朴灿烈我操你个蛋。”前方传来边伯贤沉沉的咒骂声,他怀中的拖鞋似乎刚醒来,旋即跟着响起的一声猫叫比以往稍微慵懒一些。

朴灿烈看着他的背影,默不作声,察觉边伯贤有转身的动作,他挪了挪脚步,大半张脸埋进门后阴影里。

“朴灿烈我操你两个蛋。”边伯贤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看不清楚面容的朴灿烈,“朴灿烈你再不解释我还要操你三个蛋。”

恶言继出,对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边伯贤大怒,迈出阳台腾出一只手抓向朴灿烈的肩膀,打算肉身攻击,却莫名其妙被对方一把拽过去抱在怀里。

拖鞋扭了扭屁股费力地从相拥的两人中间挤出去,猫爪轻巧落地,然后回头柔柔地喵了一声,便在黑暗中跳上客厅的沙发,再没了动作。

朴灿烈此时整个人都隐进了门后月光照不到的黑暗里,拥抱的两个人只有边伯贤紧绷的背部映了一小片淡淡的光亮。四周静寂里,边伯贤耳边有明显发颤的气息传过来,起伏不定,时而轻浅得近乎听不见,时而又沉重得让人都想跟着皱起眉来。

边伯贤原本抬起想狠狠揍他一把的双手转了个弯环上他的脊背。

朴灿烈不开心。他想。

所以,边伯贤把手掌张开,轻轻地在朴灿烈背上拍了拍。

朴灿烈的呼吸突然一滞。

察觉他细微异样的边伯贤也一愣,动作停了下来,脑子一片空白的同时,心跳突然跳得似重雷。

毕竟现在的状况太暧昧了,就像突然从骨感的现实生活走进了一出浪漫戏剧的片场。

边伯贤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尴尬。他缩回手想逃出那个猝不及防的拥抱,却被对方死死圈住。朴灿烈趁机把头埋进边伯贤的左肩复又蹭了蹭,不小心将嘴唇凑上了他光滑的脖颈。

卧槽要死。边伯贤暗骂一声,却扼制不住越来越剧烈的,并且离朴灿烈那么近的心跳。

可是妈的他嘴唇怎么这么冰啊我靠好舒服。

边伯贤想完,忍不住把嘴角弯起来。

恍惚之时,朴灿烈闷闷的声音炸在耳下,一句,两句……清楚,可是又好模糊。

“边伯贤,我不想走。”

“边伯贤,我为什么不接你电话啊…因为…我在战斗……”

“边伯贤…我想留在这儿。”

“边伯贤我要待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吃边妈妈做的世界上最好吃的水果沙拉。”

“边伯贤你别动让我再抱抱。”

“边伯贤……”

最后一句,朴灿烈低低地唤了一声,就没了声音。但边伯贤知道他有话想说,而且,他知道现在只有让他说话他心情才会稍微好一些。所以边伯贤用手掌敲了一下他的背,适宜他可以继续说下去。

嗯,然后朴灿烈就说了。

然后,边伯贤二话不说就偏过头去狠狠咬了朴灿烈的左肩一口,接着一把推开他,开了灯,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因为朴灿烈说的是,“边伯贤,我也想操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刷卡哥哥》Chapter 03 暑假(上)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