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耀武扬威

试婚成瘾:总裁转正请排队

2021-01-14 12:30:42

俏如来

资讯 | 连载中

容知茵被感染,越来越喜悦,他们穿过鲜花做成的拱门,走到台上,然而,当看到台上只有神父的时候,容知茵明显错愕了一下。

神父笑着解释:“新郎路上有事耽误,请新娘不要担心,新浪很快就能赶到,不会错过好时间的。”

容知茵笑了笑点头,站在旁边静静的等着,优美的结婚进行曲还在继续,然而,新郎迟迟没有来到。容知茵有些沉不住气,余光时不时的看向站在台下旁边焦急着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季严东。

坐在台下参加婚礼的客人也开始交头接耳起来,纷纷议论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很多人的幸灾乐祸还是能察觉出来的,容知茵咬着下唇,强忍被人耻笑的目光,站在台上。

季严东怒气冲冲的看着手机,听到台下一些人的意乱,匆忙上台,勉强笑着解释:“抱歉,让各位等这么久,斯坦打电话过来说路上堵车,马上就来。”

大家纷纷摇头说没事,这都是给季严东面子,不过私底下或者心理是怎么想的就不一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神父也开始着急起来,悄声走到季严东面前催促,说着吉利的时辰马上就要过去了。

季严东让再等等,然而,敞开的大门始终没有季斯坦的身影出现,下面的客人再也坐不住,家业稍稍大一点,几乎可以和季家媲美的人站起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季严东的解释不再让大家满意,站在台上的容知茵心中愈发慌乱,她已经有不好的预感,就算是堵车,就算是有意外,也不可能这么久啊!

容知茵清楚地看到台下的继母和容知晓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容知茵急的咬住下唇,眼中带着焦急和期待,盼望季斯坦别这么对她。

就在这个时候,台下穿着我的西装西裤的季斯坦忽然站了起来,一步步,面含微笑的走上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神父手中的话筒抽出来,对着台下的所有人说:“大家好,我是季斯坦的弟弟,季斯鸣,刚刚哥哥打电话给我,说是路上出了点小问题,赶过来的话恐怕就得更迟一点。”

“现在已经过了吉利的时间,如果再迟就更不好了,所以他让我先暂时替代他同我嫂子交换结婚和宣誓,希望大家别介意。”

这一番话说出来,容知茵和季严东汤许芝都震惊的呆愣在原地,下面的所有客人在惊讶过后纷纷拍起手来。虽然这样的结婚方式骇人听闻,但在古代也不是没有。

容知茵反应过来后,感激的看向季斯鸣,虽然这个方法很荒唐,可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给她解围,已经是最好的了。

季严东的脸色也在这个时候缓和下来,知道没有办法的办法,所以没有阻止。

神父接过来季斯鸣递的话筒,将本该对新郎说的那一番话说给了季斯鸣。

季斯鸣静静地听完后,温声应‘是’。

神父接着看向容知茵,问了同样的一番话,唯一不同的是,名字换了,容知茵也回答‘是’。

交换戒指等一系列所有的都做完后,季斯鸣开车送容知茵回家,看着坐在后车座低着头的容知茵,温声安抚道:“嫂子,你别难过,我哥肯定是有事,不然不可能扔下你不管的。”

容知茵其实没多么伤心,她对季斯坦没感情,只是觉得季斯坦太过分,是他提出要结婚,还胁迫她,可现在却不来。只要一想到这个,容知茵肚子里就一阵火气。

然而不等容知茵表示自己不难过,忽然一辆跑车横在他们这辆车前面不远处,季斯鸣立刻刹车。

太过突然,坐在车后的容知茵直接朝前倾去,当她稳住身体重新做好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挡在车前。

是路颜尔。

季斯鸣打开车门,下车,一点不悦都没有,笑容满面的问道:“路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路颜尔没看他一眼,伸长脖子朝里面探望,看到坐在车后面的容知茵后,脸上立刻露出喜色。

“出来。”路颜尔冲容知茵勾了勾手指头。

容知茵将车门往下滑,但却没下车,靠在车后座的座位上,轻声问:“有事情吗?”

路颜尔愤怒的道:“下车。”

容知茵依旧无动于衷,她对路颜尔没什么好感,路颜尔是季斯坦的前女朋友,第一次出现就将事务所砸得乱七八糟,还将所长的宝贝花瓶给砸掉,害她被所长责骂了许久。

现如今,她和季斯坦结婚,以路颜尔的泼妇样子,肯定没什么好事,她现在身上还穿着婚纱这种累赘的衣服,要是路颜尔对她做什么,她肯定没法及时躲避。

路颜尔看容知茵无动于衷,气的鼻子都快歪了,指着容知茵骂道:“容知茵,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千方百计想要嫁入季家,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可结果呢,斯坦根本不喜欢你。”路颜尔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恶毒的说道:“你知道斯坦今天在哪里吗?”

容知茵淡淡瞥了她一眼:“我不感兴趣。”

路颜尔本来想炫耀一下,没想到不仅没看到容知茵震惊,反而得来这么一句话,路颜尔脸色一边,然而,转瞬间又带上了笑容。路颜尔觉得容知茵是故意装出这幅淡然的样子的。

毕竟哪个女人在婚礼上新郎没在都会气个半死,而容知茵想尽办法嫁给季斯坦,结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必更会伤心难过。

想到这里,路颜尔更是得意,骄傲的道:“斯坦今天陪着我在约会,他说一点都不想见到你,更别说和你结婚。”路颜尔目不转睛的盯着容知茵,不想错过她流露出来的伤心和绝望。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容知茵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无论是伤心难过还是吃醋嫉妒又或者是绝望。

容知茵淡淡看了她一眼,微微笑道:“恭喜你,其实你不必用这样的方法来向我示威,我并不喜欢季斯坦,和他结婚也只是因为小奕,以后我和他离婚了,也会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30章 耀武扬威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