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体虚

心灰意冷恨入骨

2021-01-14 10:19:47

君忆

资讯 | 连载中

沈墨寒还差一点把从厨房里出来的阿姨撞倒。

“先生太太晕倒了!”

沈墨寒冲到夏忆面前,将她抱起,“叫医生过来,马上。”

他抱着她来到主卧,将她放好,“夏忆……夏忆……”他低低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夏忆的脸色看上去异常的难看,刚才沈墨寒就已经注意到她脸色苍白,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厉害。

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沈家的私人医生赶到这里,给夏忆检查了一下身体。

“她怎样?”一直都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沈墨寒,见医生起身才紧锁着眉头质问。

“她身体很虚弱,这段时间要好好休养,最好不要出门,尽量卧床休息。”医生说道,开始给夏忆开了一些营养药。

“沈太太今天应该是刚出院吧?最近别让她运动太多。”

医生将药方交给了沈墨寒,“只是一些营养药,按时服用,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为何会这么严重?”沈墨寒还是不相信,之间跟自己斗气撒泼的女人,说倒下就倒下了。

“主要还是因为上次流产留下的后遗症,这个对女人的损伤是不可逆转的,所以一定要养好身体。”

沈墨寒的眸色更加的冷冽,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娇弱。

因为这件事情,沈墨寒专门请了一个职业护工留在家里照顾夏忆,这让夏忆有些受宠若惊。

其实最近沈墨寒的改变,夏忆也察觉到了,只是找不出原因。

难道他和夏沫雪之间有什么矛盾了吗?这也只是猜测。

夏忆不敢多想,她怕到时候受伤的还是自己。

沈墨寒自从知道自己被夏沫雪欺骗了之后,对待夏忆的态度就转变了很多,知道夏忆才是救了自己的人,对她的感觉和以往产生了很大的改变。

只是这种改变,让他内心十分矛盾,一直不敢去正视自己内心的感受。

从夏忆在沈家昏迷过后,沈墨寒几乎每天都会准时回家,对待夏忆的态度也和以往也温柔了很多。

他为了夏忆推掉了很多宴会。

只要不是特别必要去的场合,沈墨寒几乎不会外出,即便和夏忆的交流很少,但也是会待在她的身边。

关于上次夏忆流产的时候,也是因为沈墨寒引起的。

所以他想要尽力的弥补之前对夏忆所做的事情,尽管内心十分矛盾,至少在对待夏忆的时候,已经改善了很多。

没有夏沫雪的打扰,两个人的生活简单而平静。

每当夏忆从楼上下来,看大坐在沙发上工作或者看书的沈墨寒,内心莫名的觉得暖暖的。

即便他不会回来看自己,也不会和自己说话,更不会注意自己。

但对于夏忆来说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这天夏忆到楼下喝水,倒了一杯水便依靠在一处,静静的望着在看书的沈墨寒。

他依旧如此让她着迷。

就连夏忆都搞不懂,为何她对他竟然会是一见钟情,如此的铭心刻骨,他就像是自己这一道过不去的劫一样。

沈墨寒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抬头朝夏忆看去,两个人四目相对。

夏忆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的目光,沈墨寒蹙起,她在故意躲避自己。

夏忆只是因为之前两个人彼此伤害太多,如今的改变,让她还很难适应,或者说,她并不肯定沈墨寒对待自己的那种态度到底是不是真的。

等夏忆抬头偷偷看他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夏忆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脑子里是哪根筋不对劲,转身就想溜走。

“为什么总是躲着我?难道我还能吃了你?”沈墨寒略带抱怨的语气传来,她站定回头看他。

并没有畏惧,她对他从不曾畏惧,笑道,“这算哪儿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躲着你呢?以前你对我那样我都没躲过,如今更不会了。”

没想到夏忆会主动提起之前的事。

只是“如今”二字让他产生了兴趣。

“如今有什么不同吗?”

夏忆美眸流转,想着要用什么适合的词语来回答,搜肠刮肚之后却发现找不到。

“你感觉不到?”干脆以问题回答问题好了。

沈墨寒没兴趣跟她玩这种文字游戏,“你来一下,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谈一下。”

夏忆跟着他来到沙发前坐了下来,“什么事?”夏忆莫名的有些紧张。

“你晕倒那天我听阿姨说你出去过,去哪里了。”

夏忆猛然怔住,可能正是因为自己偷偷跑出去了,所以才导致那天晕倒了。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却没想沈墨寒竟然还会问起。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没有,那天……”夏忆有些为难,“我只是出去见了一个朋友。”

说谎。

沈墨寒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若真的是朋友,她刚出院怎么可能会约到外面去见面呢。到家里来难道不是看病人的正常程序吗?

“见谁了?”沈墨寒追问,目光死死的盯着夏忆。

以前沈墨寒可是从来不会关心自己这些问题的,夏忆不能把自己调查当年的事情告诉给他。

“只是一个朋友而已。”她闭紧牙关。

沈墨寒感觉心里堵着一口闷气,他认为夏忆出去是见林轩去了。

因为只有林轩这样的朋友才不会到沈家来探望夏忆,他根本不可能让他进门的。

见她闭口不谈,沈墨寒也不再逼问。

“以后要是见什么朋友,可以让他到家里来,一面你再晕倒。”原本以为沈墨寒是在关心自己,夏忆心中一喜,紧接着听他说,“那样会很麻烦的,阿姨也很为难。”

沈墨寒说完便上楼洗澡去了。

夏忆这个样子让沈墨寒异常的烦躁,而且夏忆经常会远远的看着他,哪怕有时候他会主动去找她说话。

她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开自己。

沈墨寒很讨厌这种感觉,对夏忆有种捉摸不定的感觉。

夏忆对自己的确心存芥蒂,毕竟之前自己那样对待过她,他想要主动开口找她缓和一下关系,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天晚上沈墨寒睡到了主卧里,这让夏忆更加意外。

只是两个人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却是各自一边,谁也不碰谁。

那一夜夏忆几乎一晚上没有睡着,一直都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心跳不止。

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到夏忆醒来的时候,沈墨寒已经起床上班去了,她竟然连他起床都没有察觉到。

也没有陪他一起吃早餐,他会不会因为这个再次对自己印象糟糕?或者对自己有抱怨?夏忆的心里开始惴惴不安。

直到晚上看到他按时回到家里,夏忆才松了一口气,这一天她想的太多了。

两个人虽然已经睡到了一张床上,但是却总是给夏忆一种同床异梦的感觉。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9章 体虚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