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索取

心灰意冷恨入骨

2021-01-14 10:19:47

君忆

资讯 | 连载中

“这里可是医院……”他提醒她。

夏忆咬紧下唇,长而美丽的睫毛带着雾气,在他面前微微颤抖,让他着迷,兴奋而起。

她感受着他一寸寸的侵袭,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外面还能听到值班医生的脚步声,还能听到偶尔在走廊里路过时护士之间的对话。

一切都让她措不及防,被掏空的大脑,沉浸在身体的兴奋当中。

已经无法冷静思考和判断,身体带来的感觉,已经占据了所有,那是她最深爱的男人。

沈墨寒对夏忆的索取,从来都是暴力直接,每一次都让夏忆充满了痛苦。

这一次,依然给她留下了疼痛,但却比往日有些不同。

至于是怎样的不同,夏忆也说不出来,她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怀里,一动不动。

头顶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低头还能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上留下的印记。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又让她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身体病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早已经精疲力竭,更何况她身上还有几处骨折。

幸好这些日子恢复的不错,而在刚才的激情中,他似乎有意躲避自己的伤处,小心翼翼,这是第一次,她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筋疲力尽的她很快便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

等夏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裸身裹着床单躺在病床上,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急忙穿好了病号服。

将那些印记遮挡住。

沈墨寒不在房间。

正当夏忆坐在床上回想昨夜发生的事情时,沈墨寒带着食物从外面进来。

看到她已经醒过来,他略微顿了一下,但脸上依然是冰冷无比的表情。

果然一切都是自己的妄想,大概是害怕自己伤口出现问题,所以昨夜才会那么温柔。

这并未改变一丝一毫他对自己的看法。

沈墨寒将食物放到她面前,夏忆却没动手。

“为什么不吃?”早餐就没有吃。

“昨天的事情,你考虑的怎样了?”

沈墨寒很清楚她指的是离婚的事,他将手中的食物丢到桌子上,吓了夏忆一跳。

“我告诉你夏忆,如果你想让自己好过一点的话,以后就不准再跟我提离婚的事,这辈子都别想。不要再激怒我了,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沈墨寒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夏忆好言相劝,苦苦哀求,“我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可以吗?”

沈墨寒抓住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自己,“夏忆,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吗?”

正当此时,林轩从外面进来,看到沈墨寒如此对待夏忆,立马冲了过去。

“沈墨寒你做什么。”

沈墨寒被迫收回手,“我对自己的妻子做什么,用得着你这个外人来管?”

“沈墨寒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妻子,你就应该像对待妻子一样对待她。”

“林轩她迟早是要 跟着我回到沈家的,你认为现在关心她,为她撑腰甚至在我面前关系如此暧昧,对她回到沈家有好处吗?”

林轩和夏忆同时怔住,沈墨寒的威胁很有效。

但是林轩不敢进就这样离开,反而是夏忆开口,“沈墨寒我和林轩只是朋友,你别误会,林轩,你先出去吧,我只是和沈墨寒谈一些事情,我们没事。”

“听到了吗?”沈墨寒压低声音,他已经容忍这个林轩很久了。

最终林轩还是因为夏忆离开了病房。

当沈墨寒的冷眸落到夏忆身上的时候,她倔强的避而不见。

“离婚是不可能的了,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你跟我提这件事情,等身体好了之后,马上回公司上班。”

夏忆知道自己逃不开,最终只好答应他,“我答应你,不再提这件事情,等好了之后回公司上班。”她心灰意冷,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一直都站在病房外偷听的林轩,一下子又冲了进来,对于下一的妥协,林轩感觉有些失望。

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没有抬头。

这已经不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雷厉风行,天真烂漫的夏忆了。

想到刚才沈墨寒的威胁,想到她最终还是要回到沈家,而自己也没有办法继续留在她身边,林轩最终什么话都没说,默默离去,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等林轩走后,沈墨寒也离开了病房,独留她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病床上。

沈墨寒吩咐外面自己的手下,不准林轩再进病房半步。

沈墨寒在夏忆养伤的这段时间,一直都陪在她身边,从未离开过。

虽然对于夏忆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离婚的事情非常不满,但还是很细心的照顾着夏忆,直到她的身体完全康复。

林轩走了,夏忆最终妥协。

之后的这段时间,显得异常的平静。

两个人相处的日子里,虽然交谈不多,但是再没有之前的剑拔弩张。

夏忆甚至又开始幻想,或许一切还有机会改变。

没有夏沫雪出现的日子里,她其实也可以和他安静的相处。她并不是弱者,只是遇到自己爱的人就变的懦弱。

她骨子里的倔强和骄傲还在,只是在他的面前却显得那么渺小而扭曲,她的强悍在他面前,仿佛只是对抗他的武器一般,让他厌烦。

夏沫雪一直都派人调查着医院这边的情况,当她了解全部情况之后,夏忆已经快出院了。

只是夏沫雪一直都没有理由和借口去到医院里探望。

这日,她再次来到沈家,遇到沈墨寒回来拿东西。

他对她视而不见,直接上车扬长而去。

夏沫雪不敢进紧跟其后,来到了夏忆所住的医院,这一刻她算是有了理由出现了。

夏沫雪来到病房的时候,沈墨寒并不在这里。

当夏忆看到是她,极为诧异。

“你来做什么?看看我死了没有?”夏忆带着讽刺盯着夏沫雪。

夏沫雪却是一脸的委屈,真的仿佛是被冤枉了一样,“姐姐,对不起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不应该那么对你的,是我错了。现在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你失踪的这些天我有多担心你。”

“呵……”夏忆冷笑出声,“黄鼠狼给鸡拜年,夏沫雪沈墨寒不在这里,你不必装的这么可怜,就是再可怜我也不会相信的,因为……”夏忆咬牙,“我已经把你看的清清楚楚了,你是什么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了。”

夏沫雪挤了几滴眼泪,“姐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你就原谅我吧,当我还小不懂事,就像小时候一样,好吗?”

她想上前抓夏忆的手,被夏忆无情躲开,“离我远点,你还有脸谈小时候?就是因为我突然去了夏家,觉得对你有愧,处处忍让着你,所有好的都给你,被你欺负了,还要装没事,你闯了祸全是我在替你背黑锅。”

“我以为这是我欠你的,我以为你长大之后可以和我情同姐妹,但是我错了,我真的看错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索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