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针对

心灰意冷恨入骨

2021-01-14 10:19:46

君忆

资讯 | 连载中

“夏忆的病例,遗嘱还有她此时情况的详细资料。”沈墨寒头也没回,向医生伸出手。

医生并不认识眼前的男人,朝林轩看去。

“给我!”沈墨寒大喊一声,医生被吓了一跳,没等林轩开口就乖乖的将所有关于夏忆的资料全部交给了沈墨寒。

“说下她现在的情况。”沈墨寒一边翻着病例和遗嘱低头问道。

医生这一次没有看林轩,乖乖的把夏忆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问题并没有沈墨寒想的那么严重,“只是受伤骨折,为何一直昏迷不醒?发烧是怎样引起的?”

让林轩意外的是,沈墨寒竟然问的如此详细,而且更加的专业。

忍不住让站在一旁的他轻笑了起来,这样的沈墨寒有点意思啊!

看到沈墨寒如此细心的询问夏忆的情况,林轩转身走了出去,沈墨寒根本不理会他。

医生说了一些之后,情绪放松下来,眼前这个人也没有那么可怕,大概是太担心床上的女人了,所以刚才才那么恐怖。

沈墨寒一直皱着眉头,目光时不时的朝床上的夏忆看过去,为何昏迷不醒?如果继续,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而医生的回答,让他一点都不满意,他现在想要的就是让夏忆赶快醒过来。

沈墨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夏忆的身上,陷入了沉思中,沉默许久之后,医生才大胆的开口询问,“请问你和伤者是什么关系?”

这一问,沈墨寒才回过头,“跟你有关系?”

“因为有些手术和治疗,我们需要家属签字的,林轩是她的朋友,虽然可以看在他的关系上……”

“我是她的丈夫,可以签字。”这一句说出口时,就连沈墨寒都觉得特别别扭。

丈夫?呵……他还真是一点都不适应这个称呼。

医生顿了顿,这些日子一直都是林轩陪在夏忆身边,而且一开始也是林轩带夏忆来这里的。

刚才又见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样子,大概的事情也估摸的差不多了。

不过刚才沈墨寒对自己的那种态度,虽然有点敢怒不敢言,但医生却语重心长的说道。

“夏姑娘的情况非常不好,最主要的是她之前流产对身体就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流产的病痛还没有完全复原,又发生车祸,导致如今发烧昏迷不醒,她的身体非常虚弱,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夏姑娘似乎有轻生的念头,如果伤者都放弃了自己,我们做医生的有时候,也无能为力。”

沈墨寒的心仿佛被冰刺刺中了一般,那种疼直接而干脆。

“怎么回事?”

医生并未说太清楚,只是留下一句,珍惜眼前人,便离开了病房。

房间内只剩下沈墨寒一个人陪在夏忆身边,望着床上苍白瘦小的人儿,有种怜悯和自责,不过沈墨寒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自己心中的这种感觉。

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他应该恨这个女人。折磨她,才是自己该做的事,要死,绝对不可能。

林轩给了沈墨寒足够的时间陪在夏忆身边,等到晚上他回到病房的时候,却发现病房内多了一张床,而沈墨寒正端坐在上面,腿上放着笔记本,前面一堆资料。

林轩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谁让你留下来的?”

“我要留下来,需要经过你的应允吗?”

林轩刚要开口说话,沈墨寒一句,她是我的妻子,将林轩的话硬生生给堵了回去。

看样子沈墨寒是打算在这里守着,在这里工作。

林轩开始搞不懂沈墨寒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他真的在乎夏忆的话,为何又要那样折磨她?

林轩看了一眼床上的夏忆,想起她昏迷的时候,嘴里一直喊的都是沈墨寒的名字。

或许沈墨寒在这里,才能给她安慰,才能让她尽快好起来。

只要能够让她好起来,让她清醒过来,他愿意做任何事情,也愿意接受任何事情,即便是她不会和自己在一起。

所以林轩没有再和沈墨寒继续争执下去,让他任性的留在了医院。

但是林轩每天都会准时来看夏忆,虽然糟糕沈墨寒无数次的冷嘲热讽,林轩却从未放弃过。

之后的几天里,沈墨寒和林轩彼此把对方当成空气。

剑拔弩张,氛围异常紧张。

好在夏忆的情况逐渐好转,已经慢慢的不再给高烧。

晚上的时候,也睡的非常安稳了。

沈墨寒晚上每次都会起来好几次,亲自去摸一下夏忆的额头,确定她没有发烧,才会松一口气重新回到自己床上睡觉。

这天沈墨寒亲自出去买了一些东西,回来的时候看到林轩正俯身在夏忆的床边,动作很亲昵,从背后看,就仿佛他在亲吻夏忆一样。

沈墨寒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衫,将他扣在了墙上,“你在做什么。”

林轩想拉下沈墨寒的手,却被他扣的更紧,“我有没有警告过你,离她远一点。”

“我只是看一下她是不是还发烧。”林轩压下自己内心的怒火解释道。

“这个是医生的事情,你什么时候也会看病了?”沈墨寒依然不放林轩。

这样的侮辱,林轩还是第一次承受,内心早就忍了他很久了,这下彻底的爆发出来,反手扼住了沈墨寒的胳膊。

两个人坚持着,“沈墨寒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的丈夫,可是你尽了做丈夫的责任了吗?她昏迷不醒的时候,喊的是你的名字,一直喊的都是你的名字。”

林轩咬紧牙,想起夏忆因为沈墨寒受的罪,恨不得把眼前这个男人撕掉。

“她甚至在醒过来的时候,拔掉了自己的输液管,她都不想活着了,难道你这个做丈夫的,敢说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沈墨寒在这些天一直都对此事愧疚不安,更没想到夏忆竟然想死。

他手下一松,林轩得到机会,再给了他一拳头,嘴角撕裂流血不止,林轩甩了一下自己的手,有些麻木,这一拳头不轻,足够他受的了。

那也是他自找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针对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