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痞男的纠缠

凌少的呆萌女佣

2020-11-22 14:37:47

楚依然

资讯 | 连载中

柳芽儿被凌少川凶恶的目光瞪得心里直敲小鼓,慌忙说:“不……不是,我叫柳芽儿,柳丫丫是……是原来的名字!”

凌少川的目光仍然没有收回,还在狠狠地瞪着她。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女人刚刚见到江云非,就把她的乳名报给人家了,她这么快就被江云非这个死小子给迷住了?

江云非说:“为什么要改成柳芽儿?柳丫丫多好听,很有个性。算了,别人怎么叫你我不管,反正我只叫你柳丫丫,柳丫丫叫起来挺顺口的,好不好?柳丫丫?”

“好……”柳芽儿被凌少川看得心惊肉跳,结结巴巴地说:“随……随便……”

江云非接过柳芽儿手上的筷子说:“是柳丫丫炒的菜吧?我尝尝味道如何。”

挑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江云非皱起眉头:“怎么这么难吃?柳丫丫,是谁教你炒的菜?是少川吧?

“少川,我早就叫你好好学学厨艺,你偏不听,你炒的菜难吃,连教出来的徒弟炒的菜也这么难吃!

“我真是服了你们了,两个人还吃得津津有味,你们不是在吃饭吃菜,是在吃对方的嘴和舌头吧!”

“我们吃什么和你没有关系!”凌少川冷冷地说。

他知道柳芽儿炒的菜难吃,但她只有这个水平,他也没有办法,而且他自己也不会炒菜。

好在他本来就不挑食,只要菜炒熟了,有盐有味,他就能吃下去,反正他在家里吃饭的时候也不多。

“算了,柳丫丫,我来教你炒菜吧,李阿姨炒菜的手艺全是跟我学的,菜炒得不好吃会影响味口。你们吃不吃得下去没有关系,但我来蹭饭的时候怎么办?你总不好意思让我饿肚子吧!”

“你可以不来!”凌少川仍然冷冷地说。

江云非哈哈一笑:“我就喜欢少川的这股洒脱劲,不管什么人,可以来,也可以不来,我就是那种可以天天来蹭饭绝不在乎你的脸色的人。”

几个人一边说,一边上楼去了,柳芽儿开始收拾锅碗。

柳芽儿还没收拾完,楼上传来喊声:“柳丫丫!柳丫丫!”

柳芽儿听出是江云非的声音,忙走出来答应:“哎!”

“上来!”

柳芽儿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急忙擦干手上的水上了楼。

凌少川和陆雨娇坐在沙发上,江云非站在门边,看见柳芽儿上来了,伸手扶在她肩上,柳芽儿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吓得一抖,甩开了他的手。

凌少川看见了他们的动作,他眯缝起了眼睛。

江云非看着柳芽儿的激烈反应,说:“柳丫丫,你干什么?我叫你来陪我们玩!”

“我……”柳芽儿说:“我碗还没有洗完!”

“洗什么碗,扔那儿,等会儿去洗,先陪我们玩!”他两手一起扶上柳芽儿的肩,推着她往前走。

柳芽儿摆脱不了,她求救地看向凌少川,凌少川却转过头听陆雨娇说话去了。

陆雨娇凑在凌少川耳边说:“少川,你看江云非那个死相,他想逗你家的小女佣呢。”

凌少川说:“你吃醋了?”

“啐!我吃他的什么醋?你才是我的男人。”陆雨娇扳过他的脸,和他轻轻一吻。

柳芽儿的脸瞬间泛红,垂下了头。

江云非也看见了凌少川和陆雨娇的亲吻,叫起来:“哎!我说你们两个,要亲嘴也背着点人好不好?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你们这么厚的,真是恬不知耻!”

凌少川说:“知耻而后勇。”

陆雨娇哈哈大笑。

江云非端过来一张沙发,放在柳芽儿身后,将她双肩一按,柳芽儿跌坐下去。

他嘴里继续抱怨:“我先警告你们,不准再亲嘴了,看见你们嘴对嘴凑在一起,我这心里像有猫爪子在抓,难受得厉害。”

“死云非废话多!”陆雨娇骂道。

江云非说:“我不说废话了,反正我跟你们说,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们接吻,那我和柳丫丫也要吻!

“要不我们就来一场接吻大比赛,看谁的吻技好,看谁吻得久,看谁吻得香!

“哼!哼别以为只有你们才会亲嘴,我和柳丫丫也会,是不是?丫丫?”

柳芽儿捂住嘴,一脸惊恐地看着江云非,她想起了江云非在大门口抱住她,差点强吻她的事情。

凌少川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为了避免再扯上接吻这类敏感词汇,陆雨娇岔开了话题,问江云非:“死云非,别说废话,快说玩什么。”

“还能玩什么,少川笨得跟猪似的,又不会打麻将,又不会斗地主,就会喊主升级,除了玩这个还能玩什么。”江云非连说带骂。

“你才笨得跟猪似的,”陆雨娇回敬他:“少川是事业型男人,哪像你,就知道玩玩玩,整个一个五毒俱全的风流男人!”

“咦?雨娇,连我风流的事情你也知道,你不会在暗恋我吧?”江云非脸上的笑容很诡异。

“死云非!”陆雨娇又气又急,站起来跑到江云非身边,抱住他的胳膊狠狠揪,嘴里骂道:“我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瞧瞧不可!”

江云非也不躲闪,由她揪掐,嘴里轻佻地说:“真舒服,我最喜欢被女人这样折磨,尤其是少川的女人!”

陆雨娇气得直跺脚:“少川,你都不帮我!”

凌少川说:“雨娇,你不知道,和疯狗对咬是最愚蠢的人吗?”

陆雨娇楞了楞,大笑:“对,我不和疯狗对咬。”

江云非笑道:“雨娇,你没听明白,少川是夸我呢,他说我才是最聪明的人!”

凌少川不解释,陆雨娇又跺脚了。

柳芽儿看着他们疯疯打打,她完全是个局外人,就像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异类,无法和他们融合在一起,这样坐在这里,她只有尴尬。

柳芽儿站起来往出走,她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没空在这里看他们笑闹。

凌少川瞟了她的背影一眼,没有说话。

江云非过来拉住了她:“喂!柳丫丫,你到哪里去?我说了叫你陪我们玩。”

柳芽儿说:“我……我不会……”

“什么你不会?”江云非看着她:“你不会连扑克都不会玩吧?”

她摇摇头:“不会。”

“不是吧?”江云非看看柳芽儿,又看看凌少川,忽然暴笑:“哈哈哈哈!少川,我发现你和柳丫丫才是天生一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不会玩扑克牌的人!我以为你已经是最笨的了,只会玩玩扑克,没想到柳丫丫比你还笨,连扑克都不会玩!哈哈哈哈!”

柳芽儿脸胀得通红,看凌少川一眼,手脚无措。

凌少川面无表情。

江云非还在暴笑。

陆雨娇也忍不住笑起来,她是笑江云非说凌少川和柳芽儿天生一对这句话,她无法想象帅气英俊的凌少川和那样土气的丫头走在一起是什么样子!

过了一会儿,凌少川冷冷地问:“笑够了没有?”

陆雨娇使劲憋住,江云非一边笑一边连连点头:“哈哈哈!笑够了!笑够了!我实在不想再笑了!哈哈哈!就是忍不住!哈哈哈!”

柳芽儿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尴尬,转身下楼。

她刚走进厨房,好不容易止住笑的江云非跟了下来,说:“柳丫丫,怎么又跑了?你很喜欢做事吗?走吧,先和我们玩会儿。”

“我不去!”柳芽儿闷头洗碗。

“你不去?那我们三个人怎么玩?不行,你先陪我们玩会儿再说。”他拉上柳芽儿湿漉漉的手就走。

江云非将柳芽儿拉到了楼梯边,柳芽儿抓住楼梯扶手,身子向后坠,不肯走。

江云非看看她:“柳丫丫,你以为我请不动你吗?”

他扳开柳芽儿的手,一哈腰抱起了她。

柳芽儿拼命挣扎,两脚乱踢乱蹬:“我不去,你放开我!”

江云非不说话,直接将她抱上楼。

凌少川看见江云非竟然将柳芽儿抱了进来,他瞪大了眼睛。

陆雨娇说:“死云非,你怎么见谁都抱?芽儿怕生人,你别吓坏了她。”

江云非说:“她怕生吗?不啊,我一抱她,她就乖乖的了,她心里不定怎么喜欢呢。再说,我也没有见谁都抱,大不了就是抱抱你和柳丫丫,怎么?这会儿看见我抱柳丫丫,你吃醋了?”

凌少川的脸色阴沉下来,陆雨娇则气得咬牙切齿,骂:“死云非,你去死!”

江云非怪异地一笑:“我去死,你舍得吗?”

陆雨娇气得别过脸不理他,他却又说:“就算你舍得,少川也舍不得我死!”

江云非将柳芽儿放在沙发上,柳芽儿站起来要走,江云非拉住她,回头问凌少川:“喂!少川!你的女佣怎么这么不给我面子?没有她,我们三个人怎么玩?”

凌少川冷冷地说:“她又不会,你留下她玩什么?”

“她不会我可以教她啊,这个又不是什么尖端科技,有本名师指点,只需要打几把牌,我保证把她教会。”

凌少川不再说话,算是默许,但柳芽儿真的不想玩牌,仍然努力想要挣脱江云非的手。

江云非说:“柳丫丫,你真倔,不过你是倔不过我的!”

他抱起柳芽儿,一起坐进沙发里,柳芽儿竟然坐在了他的腿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8章 痞男的纠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