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坏男人

凌少的呆萌女佣

2020-11-22 14:37:47

楚依然

资讯 | 连载中

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嘲笑,柳芽儿尴尬得无地自容,但她不敢说什么,因为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凌少川有什么关系。

她怕自己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会得罪了这个男人,那就会得罪凌少川,说不定又要挨打。

所以她只能难为情地站在那里由他批评她的土气。

男人的目光从她的头移到脚,又从脚移到头,点评完了她的衣服、裤子和鞋子,最后落在了她的脸上。

他的眼睛里有了一点欣赏,说:“虽然穿得土气,不过透过现象看本质,你其实长得不错。”

柳芽儿的脸更红,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评完了她的穿着和打扮不算,还要评论她的长相!

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一寸一寸地扫瞄,嘴里说:“额头很光洁,皮肤富有光泽,眉毛整齐,我还没见过眉毛自然长能长得这么漂亮的。

“眼睛很大,很勾魂。嘴唇特别漂亮,红润性感,男人一看到这样嘴唇的女人就想亲吻,包括我。脸部整体看来还不错,算是上等姿色。

“小美女,有很多男人喜欢你吧?”

柳芽儿被他像相牲口一样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一边在嘴里对她的五官进行评判。

她浑身不自在,脸胀得通红,她不知道他是谁,他不往里面走,也不离开,就这样看着她评论她。

柳芽儿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是请他进来,还是请他出去?

“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什么?”柳芽儿局促地问。

“我问你是不是有很多男人喜欢你。”

他突然伸手,捏住她的脸轻轻一拧,说:“你的皮肤感觉非常好,很细腻。”

他的手又伸直抚摸她的脸。

柳芽儿简直吓坏了,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猛往后一退。

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父亲偶而高兴地拍拍她,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摸过她的脸!

“咦?”他眼睛睁大,一脸惊讶:“我吓着你了吗?这有什么,只不过摸摸你的脸,我又没有摸你别的地方!”

柳芽儿仍然往后退,满脸戒备地看着他,生怕他的手再伸到她的脸上来。

他笑笑,收回了手,目光向下移,继续打量她。

当他的视线落在她胸上时,不由叹息地摇摇头:“你怎么会没有胸?前面平板板的,像个男人。”

柳芽儿惊愕地看着他,她想不到城里的男人可以当着女人的面发表这样的评论!

“不过,”他的目光再移上去,投在她的脸上:“你的脸蛋还是够漂亮,虽然皮肤有点黄,不过这是缺乏营养的问题,只要给你吃好点,脸上长点肉,那就是个大美女了。没有胸没关系,现在医院能做这种手术,只需要花点钱,可以让你有一个很大的胸,那你的身材就更完美了。”

品头论足说完了,那人开始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柳芽儿被这个陌生的男人一番点评,说得脸红心跳,半天回不过神来。

没有听见她回答,男人转过身来看住她:“怎么不回答?”

柳芽儿觉得他的眼神有点毛骨悚然,一吓,顺口说:“我叫柳丫丫!”

作为跟了她十多年的乳名,她的印象当然非常深刻,在老家,别人都叫她柳丫丫、秦丫、丫丫,这是最亲昵的称呼,连学校里的老师有时候都这样叫她,所以要让她一下子忘记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会儿被这个陌生男人一番评头品脚,她脸红心跳,手足无措,一时之间就忘了凌少川的警告,把乳名直接报了出来。

“柳丫丫?”他笑起来,柳芽儿发现,这个男人笑的时候很好看。

他说:“不错,这名字很独特,好听又好记,不过一听就知道是乡下妹子的名字。”

他又转身走,问:“少川呢?”他打过电话,知道凌少川在家。

“他……”柳芽儿说了一个字停了下来,因为她想起凌少川不准她把乳名告诉别人的事情,心里忽然有点怕。

男人转过身来看住她:“他怎么了?”

“没……没怎么,”柳芽儿慌忙回答:“他在吃饭。”

因为紧张,她说话的时候嘴唇有些颤抖,男人看着她的嘴唇,突然挑挑眉毛,说:“我现在想吻吻你的小嘴巴。来!让我吻吻!”

柳芽儿惊吓地看着他,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个陌生男人说要吻她?

男人伸手就来拉她,柳芽儿吓得飞快地转身跑。

跑了几步回头看,他并没有来追她,而是好笑地站在那里,说:“你跑什么?难道你从来没有被男人吻过?”

柳芽儿不说话,她的脑海里划过了凌少川和陆雨娇接吻的画面,如果这个陌生男人也把舌头放进她嘴里,那多恐怖!

男人说:“柳丫丫,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吻你,行不行?”

柳芽儿忙点头。

男人笑笑,说:“有没有男人吻过你?”

柳芽儿急忙摇头。

“少川呢?他有没有吻过你?”

柳芽儿继续摇头。

男人怀疑地说:“不可能吧,你这张嘴这么有吸引力,他会不动心?”

柳芽儿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男人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说:“这么说来你还保留着初吻,那你一定要好好留着,给我留着,嗯?”

柳芽儿没有说话,只在心里不服气地想,怪事,我的东西凭什么要给你留着?

见她不回答,男人往她面前走:“如果你不答应给我留着,那我现在就要,总之你的初吻是我的!”

这宣告一样的话让柳芽儿更惊讶,她慌忙转身往大门外跑。

但这一次男人却很快就追过来捉住了她:“你再跑,我就喊少川,说你勾引我!”

柳芽儿吓住了,脑海里划过了那根黑皮带,她的背部又神经质地感到了疼痛。

男人将她拥进怀里,说:“你别乱动,我吻吻就好,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你的嘴唇,你的初吻我必须得到!”

说着,他的头向她低下来。

柳芽儿吓得抬起两手紧紧捂住嘴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惊慌地看着他。

“芽儿!”饭厅里传来凌少川的喊声。

柳芽儿慌忙挣扎着想跑。

男人抱紧她,她跑不掉,心里又怕又慌,小声求他:“请你……放开,他……他在叫我……”

男人说:“那你把你的初吻献给我!”

柳芽儿拼命摇头:“不!不!”

“柳芽儿!”

凌少川的声音高亢起来,好象发怒了。

“哎!来了!”她赶紧答应了一声,拼命挣扎着求他:“请你放开我!”

男人说:“那你答应把初吻给我留着!”

柳芽儿为了脱身,急忙点头:“我答应……给你留着!”

“这样多乖!”

他突然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柳芽儿吓得呆住了。

男人温和地笑笑,放开她说:“快去吧,记住你的承诺。”

柳芽儿楞了楞,慌忙转身跑掉,她的额头上暖暖的,男人嘴唇的气息还停留在那里,她的心跳完全紊乱了。

柳芽儿跑进饭厅的时候直喘气,凌少川回过头狠狠瞪了她一眼,语气却很柔和,说:“给雨娇添饭。”

柳芽儿急忙把陆雨娇的碗拿过去。

那个男人也跟了进来,当他走进饭厅的时候,看见那两个人还搂抱在一起吃饭。

“喂,我说,”他喊道:“你们两个怎么还没分手?”

柳芽儿很吃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凌少川和陆雨娇说话。

凌少川抬头瞄他一眼,不说话,先接过陆雨娇喂过来的菜吃了,才说:“我们分不分手关你什么事!”

陆雨娇说:“就是,死云非,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江云非摇摇头,嘴里啧啧啧一阵:“还指望你们分手呢,两人竟然还越来越亲热了,雨娇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是少川专用的口头禅,什么时候喂到你嘴巴里去了?”

在以前,江云非只要对凌少川一说:“你们怎么还不分手啊?”

凌少川铁定会骂他:“江云非,你去死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今天凌少川没有说,陆雨娇却又说了出来。

“唉,少川,你这样天天陷在温柔乡里,什么时候是个头?”江云非悲天悯人地长叹:“要陷也多陷几个吧,时不时地换换口味,总陷在这一个温柔乡里,有什么意思?”

陆雨娇骂道:“死云非,少川可不像你,天天换一个温柔乡,他就爱我这一个温柔乡,是吧少川?”

江云非贼贼一笑:“咦?雨娇,你怎么知道我天天换一个温柔乡?难道我在温柔乡里的时候,你碰到了?”

“死云非!你还不去死!”陆雨娇胀红了脸,柳眉倒竖地对江云非骂道,又转头对凌少川撒娇:“少川,你就让他欺负我!”

凌少川抬头问江云非:“吃饭没有?没吃坐下来吃,不吃就滚到楼上去。”

“我吃过饭了,不过我想吃点菜。”江云非坐了下来:“吃完再滚,要滚也只有从楼上往下滚,如果从楼下能滚到楼上去,我就不是江云非,而是江超人了。”

凌少川喊:“芽儿,拿双筷子来。”

“芽儿?”江云非看着走过来的柳芽儿,说:“咦?你不是说你叫柳丫丫吗?怎么又是什么芽儿?”

凌少川猛然回头,瞪住柳芽儿。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7章 坏男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