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冷眼看着他们亲热

凌少的呆萌女佣

2020-11-22 14:37:47

楚依然

资讯 | 连载中

正在柳芽儿着急得拼命哭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人说话。

随着说话声,几个人走进门来,柳芽儿认识走在前面的那个人,他是下边村的二大爷。

二大爷指着身后一个个子高大,看起来很威严的人对柳芽儿说:“柳丫丫,这位叔叔要找你爸爸。”

柳芽儿停止哭泣,眼泪汪汪地看看这个人,她不认识他。

二大爷看见柳成松躺在地上,忙问柳芽儿:“你爸爸怎么了?”

他又指着柳成松对那人说:“先生,这就是您要找的柳成松。”

那人走到床边蹲下来,看着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柳成松,伸手探了探鼻息,回头说:“大家帮帮忙,先送他上医院。”

几个人都走过来,七手八脚地把柳成松往出抬。

柳成松疏醒后,柳芽儿才知道,这位叔叔是她父亲的老朋友凌洪伟。

随后,凌洪伟把柳成松父女接到家里,给他买了轮椅,还说要给他们买一幢房子,让柳成松生活得好一点,以后柳成松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柳芽儿听凌父说要给父亲买房子,还要为父亲请个女佣照顾他的生活,她的心里对凌洪伟夫妇很感激,觉得他们是自己的恩人,她以后一定要报答他们。

只是她没有想到接下来会发生那样离奇的一幕,来到凌家当天晚上,凌少川就和她睡在了一起。

当凌母要她和凌少川结婚的时候,柳芽儿觉得被他睡了没脸见人固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觉得是她报答凌家父母的时候了。

于是,三天后,她做了凌少川的新娘。

只是有谁知道,她这个新娘如此可怜,新婚第二天就成了女佣,第三天挨打,第五天,除了挨打,还被罚跪!

她想起在东城的时候,凌少川对父亲那么好,抱父亲上洗手间,给父亲拿钱,那时候她觉得他很善良,可现在的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然还打她,罚她跪!

为什么他对爸爸那么好,对自己却这么狠?

也许,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柳芽儿不由自主反省起来,想起自己弄的菜不好吃,饭也蒸不熟,他这两天没吃饱,生气是难免的吧。

可这也不是她有意的啊,她不会做,又不是故意犯的错,为什么也要受罚?

看着一脸委屈地跪在那里的柳芽儿,凌少川没有一点愧疚,只冷冷地说:“我很不喜欢惩罚你,但是,如果我不惩罚你,你就永远不会长记性!”

凌少川一直为他责罚柳芽儿找借口,他最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柳芽儿犯了错,所以他应该惩罚她。

但实际上,是因为陆雨娇对不起他,所以他把气出在柳芽儿的身上!

凌少川觉得,女人都是欠揍的,陆雨娇就是因为他没有揍她,她才对他有恃无恐,才敢堂而皇之地欺骗他。

所以,对柳芽儿,他一定要从一开始就让她懂得怎么听话,怎么做一个好女人。

她没嫁给他就不说了,既然做了他的妻子,那就得服他管,他不能让凌家的媳妇做出有损凌家名声的事情来。

她再野性,他都要将她驯服!

他走到窗边,心情烦躁得厉害。

他本来以为柳芽儿对他的惩罚会不满地吵吵闹闹或者哭哭啼啼,毕竟让一个女人下跪是很屈辱的事情,但柳芽儿竟然很老实地跪在那里,一声也不吭,他便感到不解了。

他觉得柳芽儿一定在耍什么花招,她表面上软弱,骨子里不知道有多硬。

他忽然想起,柳芽儿会不会把他和陆雨娇亲热的事情告诉父母?那父亲一定会大发雷霆。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不能传到父亲的耳朵里去!

凌少川转身走到柳芽儿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恶狠狠瞪住她:“柳芽儿,我警告你,你如果敢把雨娇和我的事情告诉我父母,我会活活抽死你,你这辈子就再也别想见到你爸爸了!”

听见他威胁到父亲,柳芽儿眼里掠过一丝惊恐,急忙说:“我不说……不说……”

“在他们面前,雨娇的名字你提都不准提!”他的手上用力,再次强调。

“我……不提……”柳芽儿的下巴被他卡住,痛了起来,她努力将头仰高。

凌少川放开她走到窗边去了,看着窗外电线上的小鸟发呆,脑海里一团乱麻。

柳芽儿跪了很久,腿都跪麻了,凌少川都不叫她起来。

直到做午饭的时间到了,凌少川才说:“滚起来去弄饭!”

柳芽儿动了动,没有起来,她的腿麻木了,动弹不了。

凌少川看到柳芽儿没有动,心里又有了火气,觉得他对她的这一点点惩戒没有起到应该有的作用,他的话,她居然可以充耳不闻!

“你不想起来是不是?如果你想多跪几个小时,我也不反对,那你就跪在那里好了!”凌少川圈起手里的皮带,狠狠在茶几上甩打了一下。

“啪”的一声响,柳芽儿惊吓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他看到了她眼里的委屈和恐惧,但他不为所动。

柳芽儿费了很大的劲才慢慢爬了起来。

柳芽儿转身往出走,跪久了,两腿又酸又麻,站都站不稳,像喝醉了酒似的,偏偏倒倒走到楼梯口,扶着楼梯慢慢下去了。

看着柳芽儿艰难地走下楼梯,凌少川的心好象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了一把,感到发紧。

惩罚了柳芽儿,他的心里没有涌起期望的那种快乐。相反,他的眼前一直晃动着柳芽儿僵硬的背影,还有她破了的衣服和背上的伤痕。

他的心里有一些窒息,感到莫名地难受,他站起来走了出去。

凌少川回来的时候,柳芽儿在准备午饭,他走进厨房,说:“这是你的衣服,拿去。”

柳芽儿看他一眼,走过来接过衣服,看了看,是几件崭新的内衣,说:“这不是我的。”她递还给他。

“这是我给你买的!”看见柳芽儿不解的眼神,凌少川有点冒火:“我打烂了你的衣服,给你赔的!”

柳芽儿的手缩了回去。

走出来,他又回头补充:“以后打烂了,我仍然会赔给你!”

他表明给她买衣服不是因为打了她感到愧疚,他要让她明白,给她买衣服是一回事,惩罚她是另一回事,要她不要心存幻想,不要以为他以后不会再惩罚她!

柳芽儿没有说话。

平静了几天,凌少川有时在家,有时不在家,两人没有再出现什么矛盾。

周末的时候,陆雨娇放假了,她自己过来,直接上了楼。

凌少川和陆雨娇一直在楼上继续着他们的节目,柳芽儿从开始给他们泡了两杯茶后,再也没有上去过,对他们的一切表演,她都充耳不闻。

弄好了午饭,柳芽儿上楼叫他们,她在门外喊了一声:“饭好了!”就转身下了楼。

虽然只短短地瞟了一眼,她仍然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凌少川坐在沙发上,陆雨娇坐在他的怀里。凌少川的下巴抵着陆雨娇的头顶,两人在亲亲热热地看电视。

柳芽儿的心里有一点不好受,因为她的心里忍不住地想着:他是我的男人!

是的,他是她的男人,但他的怀里却抱着另一个女人。她这个做妻子的,在他面前完全没有一点地位!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转瞬即逝,她知道她管不了他,也没有能力管他!

吃饭的时候,凌少川突然对站在那里的柳芽儿说:“坐下吃饭。”

柳芽儿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他没有动。

凌少川皱起了眉头:“你不吃是不是?”

陆雨娇说:“芽儿,坐下和我们一起吃吧。”

“哦。”柳芽儿答应着坐了下来。

没吃一会儿,凌少川和陆雨娇又开始了他们的亲热表演。

柳芽儿胀红了脸,只管低头扒饭,连看都不好意思看他们一眼,飞快地扒完一碗,就起身把自己的碗收进厨房去了。

柳芽儿躲在厨房里迟迟不出来,直到门外汽车喇叭响起,她才急急忙忙跑出去开门。

柳芽儿将大门打开,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车子开了进来停下。

从车里下来一个个子高大,很帅气也很阳光的男人,看见柳芽儿,他很惊讶,问:“你是谁?”

柳芽儿不知道他是谁,说:“我……我是……”

“哦,你是少川家新来的女佣吧?”不等柳芽儿说完,他看着她接了口。

“嗯。”柳芽儿说。

他并不急着往进走,却往柳芽儿身边走来,一边走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眼神很挑剔。

“你这衣服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捡来的?这也太差劲了,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看见过女人穿这样老土的衣服了。”

柳芽儿的脸瞬间胀得通红,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是她最好的衣服了,但家里本来就没有钱,又哪里买得起好衣服,十多块钱的地摊货都要犹豫很久才敢买。

她看见陆雨娇的衣服很漂亮,只有偷偷羡慕一下,有什么办法呢?出生的不同,就预示着她们有不同的命运。

男人继续说:“你这发型也是,老土得无法想像,现在谁还会扎两个辫子在脑袋两边?啧啧,这少川也太搞笑了,我真怀疑他是从哪个古董店里把你收罗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冷眼看着他们亲热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