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思念爆棚

凌少的呆萌女佣

2020-11-22 14:37:46

楚依然

资讯 | 连载中

柳芽儿怕睡过头,一晚上不断起来看墙上的挂钟,因为凌少川说要在他没起来之前就弄好早餐,再加上背痛,睡得也不安稳,所以不等天亮她就起来了。

凌少川下来的时候,柳芽儿已经熬好了粥,正在炒小菜。

凌少川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柳芽儿忙碌的背影,他知道她的背一定还疼,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反而想,如果她的背不疼,她会这么早乖乖起来弄饭吗?

说不定这会儿还在呼呼大睡呢!

凌少川洗潄完毕,到饭厅的时候,柳芽儿已经把小菜和粥都端到桌子上了。

凌少川坐下来,自顾自地吃。

柳芽儿坐下来正准备吃,忽然想起凌少川昨晚说,未经他的允许,她不能和他同桌吃饭,她又站了起来。

凌少川吃了一会儿,抬头看见柳芽儿呆呆地站在那里,眉头一皱:“怎么不吃?”

“哦。”柳芽儿这才坐下来吃。

柳芽儿吃着吃着,一抬头,发现凌少川一直看着她,她的心一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又错了!

凌少川这会儿看着柳芽儿,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他昨晚给柳芽儿订的规矩里,有一条是未经他的允许,她不能和他同桌吃饭,难怪刚才她站在那里不吃。

他又想,我订的规矩我自己都忘了,她居然还记得,看来那一皮带还是有效果。

柳芽儿看见凌少川盯着她看,却又不说什么,她心里惴惴不安,也停下来。

凌少川看了她一会儿,说:“我中午不回来,你自己弄饭吃。”

“哦,”柳芽儿松了口气,问:“那,你晚上要回来吗?”

“要!”

“哦。”

凌少川走了, 柳芽儿按照凌少川的吩咐,开始打扫清洁卫生。

实际上屋子并不脏,看得出来李阿姨经常打扫,但柳芽儿害怕凌少川回来,会发现哪里有脏东西而惩罚她,所以还是认认真真地将每一间屋都打扫了一遍。

打扫完了房间,柳芽儿又将所有的床上用品和凌少川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洗。

家里有洗衣机,但那天李阿姨走得匆忙,没有来得及教她,虽然她从书上看到过洗衣机,也知道洗衣机的用途,但没有用过,不敢用,怕弄坏了。

一台洗衣机少说也要好几百块钱吧,万一弄坏了,她可赔不起。

不敢用洗衣机,那就只有用手搓,衣服还好,床单和被套太大,搓起来很费劲。

洗累了的时候,她跑出来歇气,伸了个懒腰,背上的伤给拉痛了,赶紧把伸了一半的懒腰停下来。

走到大门口,她惊喜的发现,大门旁边居然有一个洗衣台。

原来,李阿姨刚来的时候,说洗衣机洗衣服洗不干净,要凌少川学江云非家一样,搭个洗衣台,凌少川于是请人用水泥搭了一个洗衣台。

柳芽儿发现了这个水泥台,很高兴,急忙把床单、被套端出来,用刷子在洗衣台上刷,这样就方便多了。

刷完了,又端回洗衣房去清洗,床单和被套打湿了以后,十分笨重,她拧水怎么也拧不干,一使劲就扯得背上痛,仍然只有忍着,努力地拧。

拧干水,又端到阳台上一一晾好。

凌少川不想呆在家里面对这个让他烦的小女人,他出了门,在街上瞎逛一阵后,开车到江云非家去,想找江云非喝酒,和他一醉方休。

到了江云非家,凌少川按了许久的门铃都没回应,他只好打电话:“云非,开门。”

江云非问:“开什么门?你到我家了?”

“嗯。”

“有事?”

“废话。”

“什么事?”

“喝酒。”

“我不在家。”

“今天周末,你不在家在哪里?”

“我出差了,等我回来再……”

凌少川啪地挂了电话。

在这座城市,凌少川只有江云非这一个交心的朋友,江云非不在,他一下子无处可去了。

他坐在车里发呆,除了江云非,他还有一个可以联系的人,就是陆雨娇,陆雨娇今天也不上班。

几天没有见她了,他很想她。

他拿出手机,翻出陆雨娇的电话号码,刚要拨,眼前却晃过了那天床单上的洁白,心突地一阵刺痛。

这些天来,他的心里一直矛盾重重,既想念陆雨娇,又不想见她。

手指按在拨出键上,停留了很久以后,他还是放弃了。

柳芽儿忙忙碌碌了一天,总算在天黑之前把所有的房间打扫完了,也把所有的东西都洗干净了。

她还担心遗漏了什么,又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直到实在找不出毛病了,才放下心来。

今天做这一天,比平时累得多,本来背就痛,还要忍着痛做这么多的活,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凌少川开着车到处瞎兜,陆雨娇的影子一直在他的面前晃,两年时间,他们有太多的甜蜜时光。

她活泼,时尚,新潮,每次见面,她总是能给他带来欢乐和惊喜!

凌少川的性格内向,对感情丝毫不张扬,两人的相处,总是陆雨娇占据着主动。

他们从陌生到熟悉,从普通朋友到恋人,一直是陆雨娇在引导着他往前走。

第一次说:“我喜欢你!”是陆雨娇说的。

第一次约会是她提出来的。

第一次牵手是她先伸出的手,当他的手掌心里忽然伸进一个柔软得无骨一般的纤纤玉手时,他的心激动得发抖!

那是他和女人的第一次牵手!

她牵着他的手,在大街上亲亲热热地走,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满脸都是骄傲和幸福。

第一次接吻,也是陆雨娇主动的。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些酒,陆雨娇有了一点醉意,她的嘴唇忽然就凑上来,贴上了他的唇!

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继而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和幸福感来。

那时候,他就在心里暗暗对她承诺:“雨娇,此生我必不会负你!”

那是他的初吻!

每当想到她带给他的爱恋和惊喜,他想见她的心就迫切而热烈,但随后想到她对他的欺骗,他的心又一阵一阵地发凉。

他的第一次都给了她,可她的第一次给了谁?

他想了几天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陆雨娇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在一冷一热的煎熬中,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

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见是陆雨娇打的,他的心一跳,想见她的心刹那间占了上风,他的手指一点,毫不犹豫按下了接听键:“雨娇。”

陆雨娇在她的住处。

那天和凌少川发生关系后,她的心里一直很担忧,怕凌少川再也不理她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早已不是纯洁之躯。

昨天晚上她试着给凌少川打了个电话,他的语气很冷淡,这让她更加不安,怕他再也不见她了。

今天她又打电话,如果凌少川说他还没有回来,她就到他家去查看。

“少川,你回来了吗?”她直截了当地说:“我要过来。”

她的声音悦耳动听,敲动着凌少川的心弦,他的思念爆了棚。

对这个倾心爱了两年的女人,他的爱远远大于恨。

他回答:“我马上过来接你。”

陆雨娇开心地笑起来:“好的,我出来等你。”

凌少川将车转了个弯,往陆雨娇家驶去,他希望陆雨娇今天能给他一个解释。

只要她将她的过去坦白告诉他,不管她有没有做错什么,他都可以不计较,一如既往地爱她。

这时候,他忘了,他现在不是几天前的黄金单身汉凌少川了,而是已经进入了新婚蜜月期的有妇之夫!

陆雨娇上车后,凌少川载着她往回走,快到家时,他突然想起了柳芽儿。

现在家里有这样一个小丫头,而且这丫头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他带陆雨娇回去合适吗?

凌少川一脚踩下刹车,车减速了。

陆雨娇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少川?”

凌少川说:“我们到你家去吧。”

“我家?”陆雨娇不解地说:“我家那么小,又是单人床,我们两个人怎么睡?”

“单人床,两个人怎么睡”这句话让凌少川身体一热,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车没有停,但也没有加速。

陆雨娇说:“少川,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人,不方便带我回去?”

“不是。”

“那你……”陆雨娇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你不想要我到你家去了吗?”

“不是。”

陆雨娇的眼泪让他心软,他硬不下心肠拒绝她。

“别哭了,我们这就回去。”凌少川加速了。

他想起他跟柳芽儿说过不承认这桩婚事,那就没必要顾忌她的感受,带陆雨娇回去,正好让她知道,陆雨娇才是他爱着的女人。

陆雨娇破涕为笑,撒娇地在他胳膊上揪了一把:“讨厌,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没有。”

“少川,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讨厌?总是这么冷冰冰的,我这盆火都不能把你捂热!”

凌少川听着她娇嗔地抱怨,心里暖了起来,他这块大冰喜欢的正是陆雨娇的火热。

柳芽儿听见小车喇叭声,匆匆跑出来打开铁门。

凌少川将车开进来,柳芽儿看见他的车上坐着一个打扮得很时髦的漂亮女人,她不知道她是谁,也不敢问。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3章 思念爆棚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