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桀骜不驯

凌少的呆萌女佣

2020-11-22 14:37:46

楚依然

资讯 | 连载中

柳芽儿抬头看他一眼,说:“我知道!”

“说!”凌少川厉声命令。

“因为我没有煮饭。”

“还有什么?说完!”

“还有,我没有在两分种之内到你面前!”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又没有说,闭紧了嘴巴。

凌少川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柳芽儿又不说话了。

“回答!”他抬高声音。

“是。”她说。

凌少川冷笑:“这不算什么,以后这样的时候还很多,你不要觉得委屈,如果我不这样对你,你就是一头驯不好的小野马,会让我凌家丢尽脸面!”

柳芽儿低着头,不看他,也不说话。

“说话。”凌少川看着她的样子就来气。

“说什么?”她抬头看他一眼。

凌少川觉得他很失败,看来,这一次的惩罚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跟我说,你知道我是为你好!”凌少川不得不耐着性子教她。

“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她淡淡地说,不带任何感情。

凌少川忍不住想再对她做点什么,看看她背上破了的衣服和时隐时现的血痕,又忍住了,心里冷冷地想:“柳芽儿,我就不相信我把你驯不服!”

他在她面前走了几步,停下来看着她:“我给你重新订了几条规矩,你听好:

“第一,晚上你不能比我早睡,在我没睡之前,你必须在这里侍候我!

“第二,早上你不能比我晚起来,在我没起来之前,你要把早餐准备好!

“第三,吃饭的时候,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和我同桌吃!

“第四,别让我发现屋里有脏东西!

“第五,我说任何话你都必须回答!

“第六,别让我发现你犯错!

“先说这么多,以后随时补充,你需要弄明白的一点就是,违反了这几条中的任何一条,你都会受到惩罚!”

柳芽儿没有重新煮饭,凌少川认定她是有意偷懒,她还爱顶嘴,倔强,他为她制定这些规矩,就是要纠正她的这些毛病。

柳芽儿默默地听着,不点头,也不摇头,更不说话。

看见柳芽儿不说话,凌少川有点恼怒:“去煮饭,再煮不熟,我抽死你!”

柳芽儿转身走,凌少川说:“把你衣服拿走!”

柳芽儿回身拿上衣服下了楼。

这次来得很快,没多久,柳芽儿就上来请他了:“饭好了。”

凌少川下楼,看见饭厅的桌子上有一碗面条。

他回头看着她:“怎么只有一碗?”

“我不吃了。”

“你刚才偷偷煮了吃了?”凌少川又怒了:“柳芽儿,你让主人挨饿,你自己在厨房偷着煮东西吃?”

柳芽儿忍无可忍:“我没有,我不会偷你家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只煮一碗面?”

“我说了,我不想吃!”

“去煮!”凌少川吼道:“用大碗,如果你吃不下,就说明你偷嘴了!”

柳芽儿气得跑进厨房,很快煮了一大碗面条,端出来胡乱拌了几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凌少川已经吃完了,为了查证柳芽儿有没有偷吃,他没有离开。

柳芽儿的饭量不是盖的,这碗面条比凌少川那碗还多,她不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

凌少川感到有点丢脸,柳芽儿用事实证明她没有偷吃,说明他怀疑她是错误的。

他原本有点讪讪的,偏偏柳芽儿来一句:“还要不要我再煮一碗?”

她看他的目光是挑衅地,也是桀骜不驯的,凌少川一下就怒了,吼道:“这么能吃,为什么先不煮?”

柳芽儿说:“一顿不吃又饿不死。”

凌少川霍然起身:“你没挨够是不是?”

凌少川怀疑她偷嘴,让柳芽儿气愤得都忘了挨皮带的事情了,现在他一提醒,她立刻感到背痛了起来,乖乖闭了嘴。

凌少川狠狠瞪她一眼:“收拾完了上楼来!”

柳芽儿的心里敲开了小鼓,他不会还要打她吧?

她不敢拖延时间,匆匆把厨房打扫干净,就赶紧上楼去了。

凌少川在书房里上网,柳芽儿站在书房门口,过了好一会儿,他都不说话。

柳芽儿不得不开口:“你还有啥事?”

凌少川头也不回地说:“我刚才是不是没有打疼你?”

柳芽儿低下头说:“打疼了。”

“打疼了你还偷懒?”

柳芽儿不吭声,她之所以不煮自己的面条,其实是因为她中午也吃的面,晚上就不太想吃,再加上凌少川打了她,她心里不开心,也不想吃。

凌少川起身往她面前走,柳芽儿急忙后退。

“站住,你跑什么?”

柳芽儿只得站住,看着他来到自己面前,心里油然升起一股压迫感。

“你越偷懒,我就越要治你的懒,”凌少川说:“明天把所有的房间打扫一遍,所有的东西都洗干净,明天晚上如果我发现你还有什么事没有做,你将受到双重惩罚!”

柳芽儿不作声。

好一会儿,两个人都不说话,凌少川的脸色很阴沉。

“你到底听没听见?”他不得不说话。

“听见了。”

“听见了为什么不回答?”

柳芽儿又不说话了。

凌少川心里的怒气又窜上来了,这个乡下丫头表面上看来老实巴交,没什么脾气,但她的骨子里却很硬。

他觉得,对她,一次两次的教训远远不够,一皮带打下去,就像挠痒痒一般,没起半点作用!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来驯服她!

他的心里冷笑。

“去把我洗澡的东西准备好!”他吩咐。

柳芽儿看他一眼,又望望四周,问:“怎么准备?”

凌少川的心里又烦起来,这丫头什么也不懂,真是麻烦!

他走进卧室指指衣橱:“把我的浴衣拿出来,拖鞋准备好,然后……”

他停下来,又一挥手:“算了,你下去等着。”

柳芽儿转身出去了。

凌少川看着柳芽儿的背影,感到特别心烦!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让别人给他准备过洗澡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对别人指手画脚过!

凌少川对李阿姨一直彬彬有礼,从来不管李阿姨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

他之所以请一个人,其实是为了让家里有点人气,因为他经常不在家,如果家里没个人,每次回来,看到到处都很脏,那感觉很不舒服。

事实上,李阿姨在这里也的确让他感觉很好,每次一回来,李阿姨就跟他聊家常,让他有一种家人一样的温馨。

但因为这个乡下丫头来了,他不得不让李阿姨走,而这个丫头又处处都让他看不顺眼,他真是烦透了!

实际上,凌少川最烦的事情还不是这些,他现在最最烦的,是柳芽儿作为他妻子的真实身份!

那是他避不开、绕不过、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一道让他深感头痛的难题!

凌少川下来的时候,柳芽儿站在一楼客厅里。

他看她一眼,不说话,进了淋浴间。

洗完澡出来,凌少川看见柳芽儿还站在那里,似乎一直没有挪动过步子。

柳芽儿看着凌少川从浴室出来,她的视线无意识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凌少川没有穿浴袍,只在腰上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上身赤着,露出了他健美壮硕的胸肌。

虽然她在看着他,但她自己没有感觉到,因为她的心思不在这里。

背上的疼痛使她的思想还停留在刚才挨打的那个时候!

但凌少川却感到了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他回过头看着她,冷冷地问:“看什么?”

柳芽儿定定神,才发现自己一直看着他的身体,急忙移开视线。

凌少川看见柳芽儿脸红了,他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他不愿意把这种感觉往深处想。

凌少川转身往楼上走,边走边说:“去洗澡。”

没听见柳芽儿回答,他站住,回过身:“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她站在那里,转过头看着他。

“听到了怎么不回答?”凌少川又有一种想抽人的冲动。

“哦。”她说。

凌少川走上二楼,想起了什么,又走下来:“你会弄吗?”

“什么?”她茫然地看着她。

“洗澡!你会不会?”

“洗澡?”柳芽儿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在说,洗澡谁不会啊。

看见她的眼神,凌少川又不耐烦了:“我问你会不会调洗澡水的温度!”

“哦,”柳芽儿明白过来:“不会!”

“不会怎么不问我?”凌少川火冒冒地走下来,推了她一掌。

柳芽儿嘴里轻轻“咝”了一声,凌少川想起他一定碰到她背上的伤痕了。

凌少川的心又不易察觉的紧缩了一下,若无其事地往前走:“过来我教你!”

柳芽儿洗澡的时候,水弄到了背上,伤痕处立刻痛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忍痛洗完了澡。

凌少川坐在二楼客厅里,什么事也没有做,他在发呆。

他想像着柳芽儿洗澡的样子,想像着水溅在了她的伤口上,她背部的肌肉一定立刻绷紧。

他能够想像那种痛,他的心再次紧缩了一下,但他很快甩了甩头,既然惩罚她,痛是避免不了的。

这天晚上,柳芽儿睡觉只敢侧着身子,背部一挨上床就痛,以至于过了很久都没有睡着。

而在二楼,凌少川也同样睡不着,一个人在床上翻过来又翻过去,脑海里一片混乱!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桀骜不驯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