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订婚仪式上的混乱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2020-10-18 18:55:45

司辰963

资讯 | 连载中

林殊嘴角向上扬起,露出了一丝冷笑,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人。所做的这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个交代罢了。

“今天的事情你恐怕要给我一个解释吧!”看着面前居然冷冷的说道。

简婴现在算在面前,周围的那些亲朋好友,看到这样的情况,也难以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们都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那些人知道的也就只有一件事情。今天是个婚礼,而这个婚礼刚好就被前来的林殊给打破了。

原本的好气氛到了,现在被破坏成这个样子,全部都是因为一个人。在这人群之中,也时不时传出几声咒骂的声音。

林殊心情相对于这些人没有好一丢丢。甚至比这些人的心情更差。无数次的咒骂着简婴,恨不得这个男人下地狱。

陆南溪因为这个男人现在落得如此可怜兮兮的一个境界。无数次的付出得来的却是这样的,场景恐怕是个人也看不下去。

可底下的这些亲朋好友就完全不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就在那边数落着林殊。

林殊知道的是背后的真相。陆南溪为这个男人做出了很多甚至还堕胎,也为了这个男人进入了监狱。简婴现在却另娶他人。

林殊一想起这件事情,内心中就觉得更加的讽刺,狠狠地盯着眼前之人。

“这件事情如果你不给我出一个解释,恐怕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忘记!陆南溪实在是太惨了!”

在这个时候提取这个名字,心中也是一阵隐隐的疼痛,那样的疼痛可能别人不会察觉,当时自己却能够明白那个痛处。

简婴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很明显,眼神之中也闪过了一丝异样。为了安抚身边的人,也就只好将这件事情迅速的掩盖过去。

林殊现在如果有一把枪,恨不得直接就掏出来,把对方给枪毙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简婴了。

陆南溪所付出的那些,虽然不会得到回报,当时最起码会有一个交代。林殊无法忍受现在这样不公的事实。

周围一直在久久的沉寂着,林殊脸色也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一只后腿目光炯炯的看着所谓订婚之人。

简婴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辜负了良家妇女,现在却另娶他人,这一切听起来都是多么的恶心。

陈绯在旁边一直观察着局势,现在的局势比之前更加的紧张。害怕林殊突然之间就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林殊毕竟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牵挂,对于他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简婴。把这个女人看得比命还重要。

这样一个什么都可以付出的人说不定会突然之间做出过激的行为。简婴心中也在因为这件事情而当今受怕。

“要不然你先平静下来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好好交代!”简婴在旁边轻声劝导。

这样的话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也自然不会让他的心中有太过多的浮动。林殊依旧是那样冷冷的看着眼前之人,现在后退了两步。

简婴轻轻的咳了咳,眼前的一切都让他束手无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掌控现在事情的走向。

陈绯在旁边却完全不慌,反而是显得镇静十足。对于这样的事情,好像经验老道的样子。

在那边以一种官腔说着:“林殊你先放下手里的东西,放下你脑子里面的哪些想法!”

这些强制性的话语并没有让一个人的精神彻底的冷静下来,反而是起到了反作用,让他越发的警惕之前的事情。

陈绯发现了这样的情况,立马就改变了另外的一个思路。发现不对及时改正,才能够赢得一个好的结果。

“其实事情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在背后有着很多隐藏的真相,要不你先冷静下来这些事情我来诉说好吗?”

陈绯开始在那边手舞足蹈的说着这些话语,语气已经变了另外一个模样,没有之前强硬,反而是显得委婉至极。

林殊心中人就带着怀疑,并没有那么快就相信对方的这些说辞。在那边也有着自我的思考。

“我为什么要听信你的,你说背后是什么样的就一定是什么样的吗?说不定那些是你的片面之词呢,我才不相信!”林殊在那边强硬的说道。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在心里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属于他的波澜。

陈绯让所有人全部都安静下来。自己则是一步一步试探性的靠近林殊。因为那样的距离就会让对方感觉到有安全感,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不信任感。

果然一开始走过去的时候,对方就提出了很大的意义,也连忙后退了两步。

“你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近,离我远一点!”

陈绯则是在一边回复对方,一边向前慢慢的迈进步伐。

“我们两个好好的谈一谈,我和你靠近是为了想要给你安全合适的距离!你离我比较近,你也方便控制我,我和你说的所有一切全部都是真话!”

最后一句好像真的是真情流露一般。林殊也相信了这可怜巴巴的叙述。心中略有所动,允许了对方向自己一步一步的靠近。

能够靠近就代表接下来的说服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林殊放下了防备。

“要不然我们两个人单独去那边说吧,这边有这么多的人人多口杂,那些事情我觉得也不方便告诉别人!”

林殊原本的怀疑在这些可怜巴巴的攻势之下彻底的服软了,现在也逐渐去相信了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些话语。

脑海之中产生了另外一个新的思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后面才可能蔓延出那么多的事端。

陈绯要做的事情就是彻底的说服眼前,真的不要再去折磨简婴,反而是去给简婴效力。

前后的反差极大,自然也较为考量本身的一些话术以及一些手段。陈绯此事充满了信心,也丝毫都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胆怯。

“那么我们就去那边说吧!”林殊眼神中带着不安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0章 订婚仪式上的混乱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