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2020-10-18 18:55:44

司辰963

资讯 | 连载中

陆南溪躺在床上,听着医生絮絮叨叨的的说着,可能是那天陆南溪小产时的手术是他做的,那天陆南溪血流得太多了,差一点连这个女人自己都没命活下来了。

所以医生对他得印象很是深刻。

她记得当时在手术中,这名女子明明昏迷了,但是还是紧紧抓着他的手说“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母爱得伟大之处在妇产科他见过的不少,但是那样自己名垂一线也仍然记得要救孩子这一点儿,致使他对这位母亲产生了敬意。

可是陆南溪被送到医院时,肚子里得孩子早就没了生命迹象,只能将它取出来,作为一名医生,最难过的不过是没能和死神抢过生命。

他此刻建议陆南溪和家属取得联系,向法院提交申请,应该能够争取到减刑,就算是也为自己内心得愧疚做一份补偿。

可是陆南溪并没有听他说什么。

她得思绪早就不在这四四方方得监狱里,那天大雪纷飞,简溪得一膝盖击垮的不仅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一直对他捧着得一颗热气腾腾得真心。

医生说减刑,用一个孩子得生命换回来得减刑又有什么用呢。

再说就算自己出去了,又能够去哪里?此刻简婴和陈绯应该是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吧!

这样想着,他突然就笑了,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个笑话。

她爱简婴二十多年,终于还是比不上他的白月光,哪怕她费尽心思逼他娶了她,他那样睿智得男人也是有办法有机会逼自己离开,给陈绯让位置。

她爱的卑微,她拿着整个陆家和他简婴做赌注,可惜的是她终究还是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输得一败涂地。

一日,陆南溪正在院子里晒太阳,正是放风得时候,救她的女狱警看着她身体虚弱,怕是一阵风就能吹到,所以一直跟在她身边。

从长廊外面走进来人,广播里说“提犯人陆南溪。”

她走路本来就跌跌撞撞,前面是有交接得狱警得,那位认识得女狱警不放心得问道“你自己过去可以么。”

“没事,我能行。”陆南溪说话都得深吸一口气,但是她还是故作坚强得说着。

她本来就是好强得女生,此时得落魄她更加不想麻烦任何人。

而另一边,林殊看到报纸上写着“陆氏掌权人经济诈骗已自首”得标题,他不相信。

从来都是他出事陆南溪帮他擦屁股,怎么这次陆南溪把自己弄进去了。

林殊毕竟是黑客,于是他用最快得速度侵入几家媒体运营内部,经过查实的确是陆南溪因为做假账得事情被查了她自己主动自首去的监狱。

陆南溪做生意向来本本分分,甚至她将大笔钱财都用来做公益了怎么可能会为了钱做假账,这一点儿时林殊万万想不通的。

可是此时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所以林殊拜托了几位江湖上得兄弟,查出了关押陆南溪得监狱地址。

还没得到确切地址,林殊就开始准备营养品,陆南溪本来就身体不好,这次进了监狱吃饭肯定营养跟不上,他时进去过的人,知道监狱里面清苦。

那边一发来准确地址,林殊就驱车赶了过去。

以前关押他的监狱那个大门也差不多是这样,没想到有生之年再来到这样熟悉得环境竟然是为了来看自己得恩人。

他早就在外面等候了,陆南溪慢慢走进坐在对面。

他示意她拿起眼前的电话,阚泽眼前少女目光空洞得样子,林殊心疼极了。

若是可以,他甚至愿意替她遭受着牢狱之灾,可是他知道陆南溪得故作坚强。

于是他也故作轻松到“你怎么来了这里,也没和我说一声,你要是告诉我,我早就来看你了。”

“嘿嘿,我这是坐牢,又不是什么喜事,怎么敢劳烦你来看我。”陆南溪尽量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凄惨,她笑着,干裂得嘴唇甚至出了血丝。

林殊心疼极了,陆南溪从小就是规规矩矩得女孩子,在他林殊眼里心里不仅仅是恩人得存在更是女神,此时陆南溪却是整个破败得样子,像是失了灵魂。

“你在这里过的好么?吃的还习惯么?我给你带了很多东西,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和我说我明天再来带给你。”林殊是个刚烈得汉子,可是此刻看着眼前得女子,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就要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他得眼眶越来越红,却没有眼泪掉下来。

“林殊,你怎么回事,我说了,我在这里挺好的,没什么事你就不要过来了,我不想被打扰。”

“你从来做的都是本本分分得生意,怎么可能会做假账犯经济诈骗罪,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帮你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争取早点出来。”林殊急切得说。

反观陆南溪倒是一脸的平静,她说“我只是犯罪了应该受得惩罚,你不用再帮我做什么了,你能在这个时候还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你了。”

林殊看着陆南溪,明明是那么瘦小得身子却像是潜藏着巨大得能量,能让她甘愿坐牢得一定是和简溪有关系吧!

“你做事都是考虑到方方面面得周全,怎么这次反而阴沟里翻了船,不是你做假账吧!”

林殊并不了解事实真相,但是却说的笃定。

他看着陆南溪没有争辩得意思继续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来这里不过是为了给简婴那个混蛋顶罪吧。”

他说出这话时陆南溪终于还是抬了头,她觉得自己狼狈极了。

那么用力得爱着简婴二十多年,她甚至愿意替他坐牢,可是仍旧比不过他心里得白月光。

比不过白月光就算了,竟然还是他简溪亲手杀了自己得孩子。

说来真是讽刺又可笑。

陆南溪又想到了那天得茫茫白雪以及简婴得一膝盖,她躺在血泊里,很冷,很无助。

她仿佛置身于当天得场景,缩了缩身子。

像是呢喃又像是最后得求助,他握着电话听她说“冷,救救我。”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7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