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争锋相对,唇枪舌战

全民的诸天时代

2020-10-18 14:37:14

萧咸鱼

资讯 | 连载中

张辰在这种氛围之下,突然提出这样的质疑,无疑是迎面泼出一盆冷水,立刻激起人群骚动,不少人都对他怒目而视。(w?)哪怕刚完成了立威。依然无法阻止激烈的排斥。“我劝张公子慎言,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赵钱孙怒瞪张辰狠狠道:“乔峰恶贼,乃是契丹野种,这是无需置疑的事实,他所犯下罪行,也是铁证如山,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人人得而诛之!”丐帮舵主全冠清更言辞尖利:“张公子莫非想为那恶贼辩白?若不是看在薛神医面子,就凭你这句话,就该把你赶出去!”张某人有恃无恐说:“我无心为任何人辩白,不过这天下之事,有时黑白不分,黑可以变成白,白可以变黑,让我有些看不顺眼而已。”游骥冒出了冷汗。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位江湖百晓生不怕被众人口水给淹死?少林派的达摩院首座玄难道,“乔峰行凶是少林弟子亲眼所见!”张辰反驳:“眼见不一定为实,少林弟子未见杀人过程,只恰好遇见撞见乔峰出现,便主观臆断他是凶手,未免过于武断。”“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以乔峰的武功杀人后,他怎么可能被抓现行,而被抓现行以后为什么不一不做二不休,把在场少林弟子灭口以绝后患?你们有没有怀疑过,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这话一出。人群沸腾了。他竟当真为乔峰说话?这岂不是把自己摆在所有人对立面!玄难哼道:“强词夺理,乔峰是契丹人,难道这也有假?”张辰说:“不假!”乔峰闻言浑身一震,虽已对出生多有怀疑,但是没去过雁门关的石壁,没亲眼看见上面的刻字,所以始终不敢确认自己的身份。这江湖百晓生张兄弟都这么说。难道自己竟真是契丹人?“既是契丹人,那就该杀!”“契丹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胡狗都该杀,乔峰当千刀万剐!”“不错,每一只契丹狗贼都该死,哪怕死十次都不够!”“……”乔峰拳头紧握。说出这些话的人。竟不少是昔日旧友,甚至是丐帮兄弟。“善哉,张公子也认同乔峰乃是胡人,为什么还要为一个胡人说话?”玄难大师双手合十继续说:“难道张公子不曾听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张辰问:“我想请问大师,天下武学,何处正宗?”玄难脱口道:“天下武功或多或少与少林派有些渊源。”张辰问:“少林武功又来自何人传承?”玄难回答:“达摩祖师……”骤然反应。他的脸色一下变了。张辰趁机说:“乔峰是契丹胡人,达摩祖师是天竺胡人,若当真依大师所言,‘非我族类’的又何止是乔峰,难道连达摩祖师也‘其心必异’?贵派学得皆为天竺佛法,平日诵的是天竺经文,又当如何自处呢?!”乔峰暗道:“说得好!”众人目瞪口呆。大家一时竟忘了。少林武功乃至佛法大多都来自天竺,如果真按玄难所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被称之为天下武学正统的少林,其身份以及地位岂不是很尴尬?达摩祖师是天竺胡人。武林无不对他敬若神明。乔峰难道就因是契丹胡人这一点就非杀不可?大家以前不觉得,现在仔细一想,这理由未必理直气壮!戒律院首座玄寂赶紧救场道:“施主莫要诡辩,少林源自天竺不假,但千百年来早已扎根华夏,少林派更是天下武林正宗与领袖,如何能与蛮夷相提并论。”张辰面对两大高僧,依然面不改色说:“玄寂大师此言差矣,天竺胡人可在少林扎根,成员中原武林的领袖,契丹胡人为什么不可以在少林扎根呢?乔峰已经入了少林派,成了正宗的少林弟子,又何必以非我族类对其加以划分?”“休要胡说!”“那恶贼何时成了少林弟子!”乔峰是什么人?天下武林公敌!说乔峰是少林弟子。岂不是在抹黑少林!张辰呵呵一笑说:“怪哉,你们都说乔峰弑杀恩师玄苦大师,那便是承认乔峰乃是少林弟子,如果你们不承认玄苦大师是乔峰的恩师,弑杀恩师的说法未免就站不住脚了!”玄寂、玄难同时大怒:“你这竖子,强词夺理,简直……”张辰双手合十一拜说,“两位大师已犯了嗔戒,莫不是还要再犯口戒?”两位玄字辈高僧满脸涨红。其他人都面面相觑,这白衣书生口才了得啊!少林秃驴的嘴皮子何等厉害?何况是两位武林中颇有威望的玄字辈高僧!一位是达摩院首座。一位是戒律院首座。哪一位行走江湖不受万人敬仰?此刻却被怼的哑口无言,偏不敢轻易出手教训对方。一来要顾虑薛神医的面子。二来因对方身边老奴深不可测。“够了,我看你与那乔峰恶贼,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一个柔弱中又带着娇媚的女声响起,人群中走出一位浑身素缟的女子。此女一出。众人眼睛一亮。她的身材丰腴饱满,虽然一身洁白的素缟,但是依然难掩美丽的容颜,此刻两眼发红泫然欲泣,我见犹怜,让人心动。正是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遗孀!马夫人满脸怒火指着张辰:“乔峰恶贼杀我夫君,我与此等恶贼势不两立,你要作契丹胡狗的说客,简直是中原武林的耻辱,英雄会不欢迎你这样的人!”“不错!”丐帮舵主全冠清也站出来:“我看此贼必是乔峰同党,不如先将他杀了祭旗,再拿那乔峰恶贼的狗头祭天!”“大胆!”薛慕华坐不住了。小师叔要是有闪失。师父苏星河岂会放过他?乔峰直接一声怒喝:“谁敢动手试试!”声震瓦砾。让人骇然。顿时迟疑不前。辛亏让乔峰伪装跟随镇场子,否则想压住局面,让大家乖乖听你说话,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二位急着给我扣帽子,不惜煽动其他人对我下手,敢问你们是在怕什么?”张辰再一次打开折扇,他面对终于沉不住气,主动上前的两位当事人,语气变得越发高深莫测,“怕我说出马大元之死的真相?!”全冠清脸上闪过一丝骇色。难道说,这个家伙,他真知道些什么?马夫人怒道:“夫君就是乔峰所杀,休想胡说八道、污我清白!”“张某尚未开口,什么话都没说,你怎就知道我会污你清白?”张辰迅速抓住对方破绽发起一次心理攻势,“除非马大元之死另有真相,让你做贼心虚了!”此言一出。众人都无法淡定。这种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丐帮四长老之一的吴长老性格最火爆。他不等其他人开口抢先喝问:“妈的,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别想着离开这里!”奚长老也开口:“有话直说,少拐弯抹角,马副帮主之死,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若不能给我们丐帮兄弟一个交代,也就别怪我们丐帮不给薛神医面子!”丐帮弟子拿起武器。薛慕华感到非常的紧张。众人目光却都集中到张辰身上。乔峰也是一样,他太想知道答案了,马大元之死是一切事端与谜团的起点,弄清楚马大元之死,实在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火候眼看已经差不多了。张辰终于开口:“江湖百晓生,并非徒有虚名,有些人自以为自己的秘密天衣无缝,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接下来就让在下来揭露这一切吧。”————ps:感觉又要挨喷,但我真不是故意要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一章争锋相对,唇枪舌战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