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有病吧

娇妻难逃

2020-10-18 12:31:00

莫失莫忘

资讯 | 连载中

许心蓝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胳膊,看着书房的方向,心里暗骂着水云寒。

他有病吧?

屁大点的事情,他都要签个合同!

水云寒出来,看了她一眼,假装没看出来她生气似的,把一张纸,给了她。

许心蓝看见上面写的,不外乎是自己又欠了他多少钱,在把钱还完之前,不能离开之类的。

“不签!”许心蓝把纸往桌子上一扔,“你有完没完?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事不怪我,你凭什么让我赔?你要是个男人,就别再跟我磨叽这事。”

水云寒没想到她忽然还厉害上了,瞪着眼睛看着她,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而且 ,你昨天晚上写的那张纸,我看过了,你说陪你一次,你给我五万,那昨天晚上咱们一直做了能有六次,那就是三十万,你现在就把那钱一起打到我卡里吧。”许心蓝耳朵红通通的硬着头皮说道。

“六次?你到是记得挺清楚!”水云寒看她紧咬着下唇,连眼角都微红了,便又说道:“你到是挺敢要,一晚上三十万,一个月就是九百万,这要是一年的话,那就是上千万,你也太狠了些吧?”

“一千万?”

许心蓝嘴上没说,心里却在想着:就算我想一年赚一千万,你还真能每天都做六次呀?!

这个想法一出现,吓了她自己一跳。

一晚上六次,就算他能做得了,她也受不了!

“想着一千万,兴奋的脸都红了?”水云寒对着她招手:“过来,咱们把这钱好好的算算。”

许心蓝抿着唇角,抗拒的坐到了窗户前,“ 我困了,以后再说吧。”

许心蓝虽然很想要钱,但想到那钱都得赔偿给水云寒,她就没有了要的心,而且她一想到让他那样翻来覆去的折腾,她心里也不高兴。

水云寒也不再多说,拿着衣服就走了。

许心蓝从窗户看着他上了车,她则去了卧室,睡到下午,起床征得了水老爷子的同意后,带着水正霖在院子里走了一大圈,竟然连半个院子都没走完。

到了晚上,水云寒一宿没回来。

到了第二天,水云寒又是一天没有露面。

到了第三天,许心蓝犹豫了再三,跟水老爷子说:“爷爷,我妈生病了,我想去看看她。”

“是吗?”水老爷子听了忙让管家去安排车,“病的严不严重?你赶紧给云寒打个电话,让他跟着你一起去看看。”

“嗯。”许心蓝点了点头,上了管家给准备的汽车。

到了蓝天医院,她就让司机先回去了,她一个人跑上了楼。

许母才做完手术没几天,心里正担心着女儿呢,就看到许心蓝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脸上的表情一僵,顿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她生着女儿的气,但又舍不得再骂她,怕把她再骂走了,又是几天不见人影。

“妈——”许心蓝几步扑到了母亲的身边,红着眼睛问道:“您现在怎么样了?手术做的还好吗?还得多少天才能出院。”

许母看着女儿,鼻子酸涩的厉害,半天才说道:“你上次是想跟我说什么?”

“我……我是合计着,如果您做完手术,没有人照顾您的话,您可以去找我表姑,她现在就一个人,正好可以跟您做个伴。”许心蓝道:“过几天,您出院了,就去她那吧。”

“你表姑?”许母狐疑的拧眉,“你这两年一直跟你表姑住在一起?”

“嗯。”许心蓝看着母亲消瘦的脸颊,只是说道:“等您的病好了,就是去表姑那里吧,她虽然住在一个不大的镇子里,但是那里的空气很好,很适合人静养。”

“那你呢?你为什么要去你表姑家?这几天,你又去了哪里?”许母看着女儿, 一声接一声的问道:“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心蓝的眼圈一红,眼泪就含在了眼圈里。

“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许母紧紧的看着女儿:“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许心蓝眨了眨眼睛,笑道:“没出什么事,当年是女儿的错……”

“你知道你爸爸为了找你……”许母犹豫了一下,没有告诉女儿,当年许父为了找她,在警局给人下跪,在大街小巷的发寻人启示的事,而是说道:“你爸爸直到临死的时候,还一直叫着你的名字,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许心蓝刚刚忍回去的眼泪,瞬间就滚滚而下。

“你跟妈妈说实话,不用害怕会刺激到我,我是医生,我的身体自己清楚。”许母拉住了许心蓝的手,再次说道:“告诉我。”

“我……”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就跟刻在她的脑海里一样,不管她怎么想忘,都忘不掉。

许心蓝只是哭,却始终都不肯跟许母说。

许母看着女儿那可怜的样子,不舍得再逼问她,只能化做一声长长的叹息。

许心蓝在医院里陪着母亲一直呆到了傍晚,想给母亲买饭时,才尴尬的发现,自己的手里竟然连一分钱都没有。

她跟许母说道:“妈,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

许母从床上欠起了身子,紧张的问道:“你还回来吗?”

“当然回来。”许心蓝走到床,扶着许母躺好,安慰道:“我就出去一会儿。”

“你可一定要回来呀。”许母拉着她的手,半天才松开。

许心蓝的心里难受的厉害。

她快步的出了医院,在附近找到了一家银行,想用卡号和密码取点钱。

可是到了一看才发现,还得需要手机上的一个预约码。

她在心里把水云寒骂了能有一千遍,可是她也不知道水云寒的电话号码,也找不到他呀!

正在她焦急万分,恨不得把提款机撬开的时候,旁边一个刚用完取款机的人问道:“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许心蓝看向了说话的男人。

他能有三十多岁,穿着一套耐克标志的运动服,浓眉大眼,梳着寸头,看着挺憨厚老实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5章 他有病吧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