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等着讹人

娇妻难逃

2020-10-18 12:30:57

莫失莫忘

资讯 | 连载中

“你弄坏的门把手是黄金的,虽然新做的跟旧的没法比,在工艺上可能会差一点,但还不至于买不到,但那门却不一定能有人做的出来,那是百年的金丝楠木,手工雕刻的花纹,现在随便拿出去一扇,都是有价无市,别说百万,就是千万,也不一定能买得着……”

许心蓝的小脸越听越白,最后好象那报价单烫手似的,忙扔到了一边。

“你当初可没跟我说,你这儿的东西都这么金贵,而且,既然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为什么不把它们封存起来?却在这里明晃晃的放着,让人一碰就坏……我怎么看,都觉得你就在这里等着讹人呢?”

“你是说我在讹你?”水云寒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你有什么可让我讹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可真是想多了。”

虽然水云寒说的是实话,但许心蓝听了,还是心里发堵。

她索性往沙发上一靠,双臂环胸的说道:“既然你知道我什么都没有,那还把报价单给我干什么?就是想吓唬我不成?”

水云寒不由的挑了下眉。

他以为她会吓的哭着求饶,可谁想到,她竟然是这副无所谓的表情。

“你不认账?想耍赖?”

“我承认东西是我弄坏的,但是你没事把那么贵的东西,放在那里做什么?你也没挂个牌子,提示一下。再者说了,我没有钱,就算我想赔,我也赔不起。”许心蓝双手一摊,一脸的无辜:“我是真赔不起。”

“只要你承认有这个事,那你就先签个字,”水云寒把那张报价单捡起来,重新推到了她的面前:“至于你赔不赔得起,以后再说。”

“这个字,我不能签。”许心蓝板着小脸,先看了眼报价单,才又看向他,很是认真的说道:“你是不是认为我傻呀?不知道这白纸黑字的写下来,我签了字,那就背了一身的债?”

“你不写?”水云寒拿着报价单在她面前晃了晃,道:“好,你以为你不写,就可以不赔了?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不过,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若是高兴了,你就一分钱都不用赔,但你若是惹我不高兴了,那你就得加倍赔!”

许心蓝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跟个傻子似的,什么也不问。

“你不想知道,怎么样能让我高兴?”对于女人的不配合,水云寒很是气闷。

许心蓝想都没想的摇头:“不想!”

水云寒气的从沙发上“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走向了书房。

许心蓝看着走进了书房的男人,轻声说了两个字:“有病!”

水云寒坐在桌前打开了文件,可眼睛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他觉得自己也是有病了,怎么就跟她说了那么多的废话?

不知为何就想起来了两年前,自己中了春.药时,迷迷糊糊间看到的那个雪白的身子,也不知道过去了两年,她的身子是不是还象当年那么好看。

接着就又想到了前不久自己强上她时,虽没有看见她的身子变没变,但手感却是出奇的好,而且进入她身体的那种淋漓畅致的感觉,也是让他……他身上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阵的燥热。

他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可他却不准备再忍了。

他忍了三年,除了跟许心蓝那两次,他一直都在忍着,可是他就算是再忍着,又怎么样呢?

她还不是狠心的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

他想她是不能再回来了,那他还有必要再这样遥遥无期的等下去吗?

水云寒拿起电话,给许明启打了过去:“在哪呢?”

“黑金子酒吧。”许明启已经喝的有点迷糊了,“你要来呀?”

“你跟谁在一起呢?”水云寒又问。

“肖泽。”许明启说完,把电话就递给了肖泽:“云寒的电话。”

“云寒,怎么了?”肖泽跟对面的吴心宜笑了笑,才接起电话问道:“你找我们有事呀?”

“等会,我马上到。”水云寒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云寒说他马上到。”肖泽奇怪的说道:“这是太阳从东边出来了?柳下惠也要出来寻开心了?”

许明启笑道:“他不会是来祝贺你找到新女友了吧?”

肖泽看了眼对面的吴心宜,忙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许明启:“什么叫新?”

许明启笑着解释道:“我少说了一个字,是‘心宜’女友。”

“你下回可得把话说清楚,要不然太容易让人误会。”肖泽热情的给吴心宜剥了个桔子,“我可不象某些人,到处交女友,我就是异性朋友,都不轻易交的。”

“是吗?”吴心宜挑着眉稍接过桔子,拿起一瓣放到了嘴里。

“对,肖泽可从来不骗人。”许明启在旁笑着回道。

肖泽怎么听怎么别扭,抬手又捅了他一下子,许明启不禁哀嚎出声:“我又哪句说的不对了?”

吴心宜在旁看着捅捅鼓鼓的两人,笑的花枝招展,肖泽她乱颤的胸部,眼睛都看直了……

许心蓝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才睁开眼睛。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窗前。

看着西装革履的水云寒开着他的大奔驶离了宅子。

她先拿起了房间里的电话,可是只摁了两个号码,她就忙电话又放了回去。

万一这些电话被人监控了呢?

她悄声的去了水云寒的书房,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电脑。

她伸手打开了电脑,找到QQ,只输入了四个号,她便停下,忙关上电脑,退出了书房。

她现在不能跟任何人联系!

她坐回了沙发上,想了想,又去了书房,打开电脑,打开QQ,看上面并没有留下关于她号码的任何信息,她才又关上电脑。

刚到了黑金子酒吧的水云寒,还没下车呢,就发现自己的电脑被人打开了。

他忙连上了家里的监控,便清晰的看到了许心蓝在书房连着进出了两趟,也看到了她好象想登录什么,却又没登录的举动。

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在外面应该是没有什么亲人了,如果她只是想了解她母亲的情况,那她应该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可是现在她怎么好象很担心害怕的模样?

难道是因为她母亲还没原谅她,所以她不敢?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7章 等着讹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