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粗俗高雅

娇妻难逃

2020-10-18 12:30:56

莫失莫忘

资讯 | 连载中

许心蓝的心里忽然就想起了之前书上看到的一段话,顺嘴说道:“我看你就是那种一看见短袖衫,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你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水云寒颇为震惊的看着她,半天才道:“你可真是太粗俗,我还没看到过有哪个女人象你这样,什么不知廉耻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鲁迅先生说的,难道你是说他粗俗?你还能比他高雅不成?”

水云寒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女人,不但不生气,还莫名的想笑。

“你说你总这样的逞口舌之快,有意思吗?其实你自己还一点能耐也没有,只要别人一吓唬,你就怕的要死求饶,你说你这是图个什么呢?”

许心蓝被他说的面红耳赤。

从小到大,她都自认自己是个公平正直的人,在她的眼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从来都是毫不掩饰内心的想法,心里有什么不愤,都是直言不讳,她一直都想做一个问心无愧,坦坦荡荡的人。

可是这两年的生活,磨去了她的棱角,但性格却还是难以改变,虽然有时她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屈服,但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气恼不甘,就算嘴上不说,但心里也忍不住的发着牢骚,过后,还得自己宽慰自己,让自己忘掉那些不快的事情,用全新的心态去迎接新的一天……她容易吗?

在这一刻,许心蓝听着水云寒毫不留情的话,感觉自己好象被他给扒光了似的难堪难受,她的眼眶不由微红。

“你要是真有那能耐,始终都直着腰说话也行,但偏偏你还没有那能耐,最后还不得不低头,那你还装什么……”

水云寒坐在她对面,还在不停的说着,却忽然发现她垂下了眼眸,咬着下唇,睫毛轻轻一颤,竟然流下了眼泪,他的声音立刻就好象卡在了嗓子眼里似,戛然而止。

“我说你什么了?”水云寒拧眉不悦道。

他的一声呵斥,让许心蓝的眼泪流的更猛了。

她怨恨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想当初她学习好,长的好,在哪不是被人高看一眼,可是至从遇到了他,她的人生才掉进了沼泽,才过的如此不堪,一切都是他害的,他有什么权利说自己?他有什么资格?

可正如他所说,她只敢在心里想,却不敢说,正因为如此,她的心里才格外的憋屈,眼泪也越流越凶,可偏偏她还不想出声,到最后竟然把她自己憋的小脸通红,好象要上不来气似的,大声喘.息着。

水云寒吓了一跳,忙坐到她旁边,拿起纸巾递给她,道:“你怎么了?”

他越是问,许心蓝越是抽搭的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看着让人惊心。

水云寒看她情形有些不好,不无担心的问道:“你是不是有心脏病?还是有什么其他病?”

许心蓝摇了摇头,把纸巾捂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告诉你,你有什么病,就赶紧跟我说,可别打算死在我这,临死再讹我一次。”

许心蓝听了水云寒这么没有人性的话,她心里的悲伤难过,顿时就消失的无影踪。

她用纸巾在脸上擦了两下,又极其粗鲁的拧了拧鼻子,才柳眉倒立的看向了水云寒:“我是有心脏病,一受点刺激就随时都可能心脏骤停,你最好现在就把我给放了,要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嘎’的一下子死在你的面前!”

“等会我带你去后院看看,那里养了四条狼狗,如果你真死在这里,正好可以给它们改善一下伙食。”水云寒认真的说道:“我这人轻易不跟人开玩笑,你可千万别不把我说的话当真!”

许心蓝这回是真哭不出来了。

她站起来,看了眼能有一百平的客厅,闷声问道:“洗手间在哪?”

水云寒抬手指了下左边。

许心蓝穿着高跟鞋,“嗒嗒嗒”的走向了洗手间。

“你在房间里,能不能把你那双高跟鞋脱了?”

许心蓝脚步顿了下,她脚都要累折了,早就想把鞋子脱了。

她用脚把鞋子脱下来扔到了一边,光着脚进了洗手间。

“哎!”水云寒看见了忙叫了她一声,但洗手间的门“嘭”的一声关上,把他的声音也关在了门外。

许心蓝到了洗手间,才发现,里面竟然没有拖鞋。

她上完厕所,洗完手,甩了甩手上的水,转身开门要出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地上有水,还是丝袜太滑,她只觉得脚底一个跐溜,就朝后仰了下去。

“啊”她不由的惊叫出声,千钧一发之时,她紧紧的抓住了门把手,结果“咔吧”一声脆响,门把手竟然被她掰掉了,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在房间里刚换上裤子,上衣还没来得及穿的水云寒听到动静,忙快步的走了过来,看着极其狼狈的女人,连底裤都露了出来的坐在卫生间地上。

他眼睛不知怎的就那么尖,一眼就看到了白色裤裤边上露出的黑色毛发。

他稳了下心神,才道:“你这又是演哪出?”

许心蓝尴尬的要死,从地上站起来,忙拽好了裙子。不好意思的把手里的门把手送到了水云寒面前。

水云寒看了看门把手,又看了看旁边露出了个窟窿的门。

“这个真不能怪我……”许心蓝开口解释道:“也不能说不怪我……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差点摔倒,想扶它一下,没想到竟然把它把弄掉了。”

许心蓝越说声间越小,光着的脚丫子也不安的来回磨蹭着地面。

“你知道不知道这座宅子建了多少年了?”水云寒拿过门把手,看着已经断裂,没办法再修补的金色门把手,问道:“你知道这个门把手是什么做的吗?”

许心蓝摇了摇头:“要不然这个修门和换门把手钱,我来出。”

“你出?”水云寒嘴角一挑,刚要嘲讽她两句,但随之又同意道:“也行,那就由你出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2章 粗俗高雅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