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语带讥讽

娇妻难逃

2020-10-18 12:30:56

莫失莫忘

资讯 | 连载中

他腿脚利索的跳起来,对着水云寒的脑袋上就给了一巴掌,“臭小子,你在说什么呢?你这是想把我们这一老一小给扔了不管呀?”

“爷爷——”毫无防备的水云寒被打了个正着,抬手捂在脑袋上,就看到了站在水老爷子身后,脸有幸灾乐祸之色的许心蓝,顿时拧眉道:“你给我上楼去!”

许心蓝忙敛去脸上的所有神色,跟水老爷子低声说了句:“爷爷,我先上楼了。”

说完,就逃跑的上了楼,在二楼的转角处,她微停了下脚步,听到楼下的水老爷子的声音响起。

“你个臭小子,你对人家女孩是什么态度?人家一个那么漂亮的小姑娘,给你生了个儿子,你还对人家那么凶?”

“许心蓝!”水云寒却好象没听到水老爷子的话似的,对着楼上接着高声警告道:“第二个房间!”

许心蓝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把高跟鞋故意在地上踩的“嘎嘎”响,走进了第二个房间。

水云寒听到了关门声,才叹了口气,把爷爷扶到了沙发上,颇为无奈的说道:“您老能不能脾气稍微好点?我不回来住是原因的。”

“什么原因?”水老爷子冷哼了一声,甩开了他的手,“你不就是想离我远远的吗?”

“爷爷,您在说笑什么呢?”水云寒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烦您呢?您可是我的亲爷爷。”

“你还在怪我之前提出要认回韩志邦的事情!”水老爷子的神情忽然就黯淡了下来,“我当初之所以说那些话,也是被你气的,其实在我心里,谁轻谁重,你还不清楚……”

水云寒听到了韩志邦几个字,神情登时一变,“腾”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温和,但语气却极冷的说道:“爷爷,咱们当初不是都说好了吗?不再提他,他的死活,跟咱们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水老爷子刚想再解释几句,水云寒却已经转身快步的上了楼。

水老爷子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不得不相信一句话: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楼上的许心蓝打开了第二个房间门进去,看着一屋子的黑漆家具,吓了一跳,怎么看着阴森森的?

她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迈了进去。

如果让那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知道她是因为觉得这个房间瘆人才不敢进来的话,他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她坐到了墨绿色沙发上的阳光里,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她的心里才觉得不再冷嗖嗖。

水云寒怒气冲冲的回了房间,就看到了靠在沙发背上,已经眯上了眼睛,跟只波斯猫似的慵懒的女人。

她到是心大,在哪都能睡得着觉!

他快步的走到她的跟前,毫不留情的打在她光滑的胳膊上了。

“啪”的一声响,吓了许心蓝一跳,她差点没蹿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那样子跟被人在屁股上点了炮竹似,很是滑稽。

心情郁闷的水云寒,嘴角不由的就抽搐了一下,心情好象也好了不少。

许心蓝看清面前的男人,心神不但没松,反而还更加紧张的双手抱在了胸前。

水云寒看着她满脸的戒备,不屑的“哼”了一声,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翘着二郎腿,微扬着头,满脸目中无人的说道:“你在我身边想平平安安的呆着,你就最好老实点,别打乱七八糟的鬼主意,我是个眼里不容沙子的人,就算你没有那坏心思,我可能都会想出来几分,更不要提你还有那些心思。”

许心蓝看着他,心里暗道:他可真够脸大的,明明自己就是个疑神疑鬼的流氓,还非得装的高大上……

“还有你的眼神,你最好也管住了!”水云寒看着她水汪汪的,滴溜溜乱转的杏眸,接着说道:“你心里所想,都在你的眼神中露了出来,小心我哪天心情不好,真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

许心蓝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下自己的眼睛,眨巴了两下,才拧眉问道:“你这也太主观,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吧?你看我的眼神,就能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你难道还会读心术不成?而且,你也不要总吓唬我,我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之前的那个协议签的不对,还得改改才行。”

水云寒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领口的扣子,半笑不笑的说道:“我看你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许心蓝故意不去看他脸上的不屑之意,淡声道:“咱们现在应该是合作关系,你不能总是这样的威胁和恐吓我!”

“你拿什么跟我合作?”水云寒干脆把外衣脱下来,扔在了一边,卷起了袖子,随意的搭在了沙发背上,饶有趣味的问道:“你拿什么跟我合作?”

“我帮你在你爷爷面前演戏,你出钱给我母亲治病。”许心蓝微扬着下巴,道:“咱们是互利,应该互相尊重。”

“你做梦呢吧?那叫合作吗?那叫雇佣!”水云寒站起来结束了这个话题,但还不忘埋汰她一句,道:“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怪你,谁让你没什么文化了呢?”

没文化?

这两年她找工作,听人提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你混蛋!”许心蓝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指着水云寒的鼻子,就怒气冲冲的说道:“要不是因为你,我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我当初考了六百四十分,上大学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要不是因为你这个流氓,我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你自己不检点,还好意思说别人?”水云寒冷着脸,语带讥讽的说道:“你一个十八岁的女学生,要是洁身自好,能不在家里好好的呆着,跑到酒店里去睡觉?还穿的袒胸露乳的,不是在勾.引男人,是在干嘛?”

“你胡说!”许心蓝红着脸辩道:“我那条裙子,是我妈给我买的十八岁的生日礼物,用了我爸近半个月的工资,怎么可能象你说的那样袒胸露乳?是你自己心思龌蹉,才以己度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1章 语带讥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