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跟我回去

娇妻难逃

2020-10-18 12:30:55

莫失莫忘

资讯 | 连载中

水正霖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奶声奶气的说了两句:“鸟鸟……鸟鸟……”然后就脚步不稳的跑向了墙角。

许心蓝忙站起来紧跟在他的身后。

不明所以的水云寒,便只见水正霖摇晃着到了墙角往那只大黄鸭上一骑,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水云寒看的目瞪口呆,皱眉道:“你怎么让他在客厅就……上厕所?”

许心蓝微怔了下,道:“他这些天都是这样的呀?”

她见水云寒一脸的嫌弃,就又补充道:“别人家的孩子,也都是这样的!”

“你怎么知道的?”水正霖问。

“电视上这么演的。”许心蓝解释道:“而且,他今天有点坏肚子,我怕放在卫生间,他会来不及。”

水云寒哪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这样的,听她这么说,便也没有反驳,只是却觉得满房间里好象都有一种怪怪的味道。

许心蓝很自然的拿着坐便器去了卫生间,冲洗过后,又拿出来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水云寒的目光就在她湿漉漉的手上停留了片刻,他见许心蓝拿起张纸巾,在手上擦了一下,就要去摸水正霖,忙道:“你刚洗过坐便器,就不再洗洗手?”

“我洗过了呀?”许心莉看了看自己的手,觉得完全没必要再洗,但见他皱起了眉,还是又去洗了一次。

水云寒这才舒展开了自己的剑眉。

许心蓝也跟着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眉毛太浓的缘故,现在只要他一皱眉,她立刻就觉得浑身都有些不舒服。

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落下了什么心理毛病。

等到保姆从楼上拎着一个旅行箱下来以后,水云寒看了眼手表,打了个电话出去,没好气的问道:“到哪了?”

电话里的人忙道:“已经到门口了,马上进去。”

水云寒听到了外面的门铃响,才挂了电话。

接着就前前后后的进来了三四伙人,有按摩护肤的,有做头发的,有化妆的,还有拿着各种衣服鞋子的。

许心蓝跟个木偶似的,被人从头到脚的好一番打扮,就连脚趾头,都被人抹了润肤露和指甲油。

在她感觉到自己的屁股都坐麻了,大脑也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时候,她才被给她做头发的造型师叫醒,“小姐,您现在可以去挑衣服了。”

许心蓝看着各种跟晚礼服似的裙子,不是露背,就是趿拉地,她不由的皱了皱眉。

这些都不是她喜欢的衣服,坦胸露乳,碍事巴拉。

她左挑右选了半天,找了一件杏色蕾丝及膝,看着还算正常的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化妆师把她处理过后微卷的长发在脑后松松的挽了个发髻,别了两支精致的钻石头夹。

水云寒在客厅无聊的都要睡着了,才听到走廊里传来了高跟鞋声。

他睁开眼睛,望向走廊,目光不由一滞。

他早就知道许心蓝长的漂亮,但却没想到,盛妆打扮下的她,竟然会如此的惊艳。

她本来就光洁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似的又黑又亮,肉嘟嘟的红唇跟玫瑰花瓣似的娇艳欲滴,此刻她轻抿着唇角,一对小酒窝若隐若现的分布在脸颊两侧,可爱如天仙。

本来昂首挺胸的许心蓝,被他直勾勾的目光看的不由的缩了缩肩,她双手抱在高耸的胸前,不悦道:“你总看什么看?”

“把她头发放下来。”男人还是习惯性的忽略了她的话,跟旁边的造型师说道。

造型师二话不说的就上前散开了许心蓝的头发。

许心蓝气乎乎的瞪着他,红艳艳的小嘴撅的能挂个油瓶子。

水云寒本来是觉得她的天鹅颈和锁骨太迷人,看着太妖娆,不稳重,才让人把她头发散开的,可谁想到,她的头发已经做了处理,一散开,就跟水中蓬松的海澡,披在了她的身后,把她衬的跟水妖似的,更吸引人的眼球。

“还是把头发盘上吧。”水云寒轻蹙了下眉头道。

造型师以为他是对之前那中规中矩的发型不满意呢,这回就把头发松松的盘在了她的脑后,却在耳边和脑后都很随意的留了几缕。

水云寒看着更显妩媚的女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你有没有种发型,能让她看起来……就是看起来比较不打眼的发型,有没有?”

造型师被他问的一愣,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许心蓝在旁听了,实在是忍无可忍的不满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想让我再丑点吗?那你还让我化妆打扮什么?你逗我玩呢?”

水云寒看着柳眉倒立的女人,轻挑了下眉稍,站起来道:“就这样吧。”

又一次被他忽视的许心蓝,气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恨不得上前拽着他的衣领,好好的跟他理论一番。

“你在那不走,还等什么呢?”走到了门口的水云寒,扭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许心蓝,问道:“等着八台大轿来抬你呢?”

许心蓝大眼睛用力的剜了她一眼,才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向门口。

还没等她走到他眼前呢,他低头看着她的鞋,又开口道:“别的女人穿的跟比你还高,走路都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你走路怎么感觉跟要地震似的?”

许心蓝跟被人点穴了似的,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姿势极其奇怪的的停在了那里,看着水云寒,深吸了口气,才道:“那三爷为什么不去找那些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女人呢?”

水云寒看着动作粗鲁,一点没有高雅之气的女人,暗暗的摇了下头:“过几天,给你请个老师,你好好的学学女子礼仪。”

许心蓝觉得自己太阳穴的青筋都在“突突”直跳。

她这样还叫没有礼仪?

就他这么招人恨的,真正没礼仪的早就挠他满脸花了!

许心蓝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两下,想着自己若是现在朝他扑上去挠他,结果会怎么样呢?

许心蓝抬起自己雪白如葱的手指,对着水云寒的背影用力的挠了几下。

水云寒从玻璃镜子里,看到许心兰的举动,便声音冷冷的问道:“你手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8章 跟我回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