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灵》第四章 探灵纸

追灵

2020-09-16 22:55:12

梧桐阅读

资讯 | 已完成

周彤叶贝贝小说名字叫做《追灵》,这里提供周彤叶贝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追灵小说精选:“放弃吧,咱们已经找了两个小时,几乎把医科大学周边找了个遍。”顶着大雨,楚奇感到有些乏力,很怀念自己那破烂不堪的被窝。“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贝贝啊,我都要急死了。”周彤带着哭腔,脸上满是水,连她自己也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楚奇摇了摇头:“还是别找了,没准你朋友有梦游的习惯,也许现在已经梦游回到她那张温暖的床上了呢。”一提到床,他感觉头晕乎乎的,真想立刻就睡上一觉。“对了,李晨不是在学校里面找吗,你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有没有…

“放弃吧,咱们已经找了两个小时,几乎把医科大学周边找了个遍。”顶着大雨,楚奇感到有些乏力,很怀念自己那破烂不堪的被窝。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贝贝啊,我都要急死了。”周彤带着哭腔,脸上满是水,连她自己也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楚奇摇了摇头:“还是别找了,没准你朋友有梦游的习惯,也许现在已经梦游回到她那张温暖的床上了呢。”

一提到床,他感觉头晕乎乎的,真想立刻就睡上一觉。

“对了,李晨不是在学校里面找吗,你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有没有找到贝贝。”周彤知道李晨是表哥的铁子,还是个警察,对他那头抱有一丝希望。

“如果他找到了,早就该给我打电话了……”

“你打个电话问问嘛!”周彤最讨厌他不紧不慢的态度,生气道。

对这个表妹,楚奇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自己一旦让她有一丁点的不满意,她就会找他的父母去告状。要知道父母对她那是百般地疼爱,甚至已经超过了对他的疼爱。

没办法,打电话吧。他掏出手机,拨了李晨的手机号。

“楚奇,我现在很忙,有时间再跟你说……”一接通电话,李晨语速很快地说。

“怎么了?”楚奇追问。

“靠,今天真是点背到姥姥家了,我到医科院不久,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我现在已经给我的同事打电话了,他们马上赶到,我得先忙这边的事情。周彤的朋友你们就慢慢找吧,我这实在走不开。”李晨的语气里满是郁闷,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他感到很累很疲惫。

“哦,人民警察累点就累点吧,谁叫你们头顶国徽,拿着国家的俸禄……”楚奇还想多说两句,结果那头已经挂断了,“我……我靠,挂我电话,你敢挂我电话!等着,以后什么忙我也不帮你了!”

“怎么了?”周彤问。

“一起凶杀案发生在那家伙的眼皮子底下,他郁闷得不行,不能帮咱们找你的朋友了。”楚奇气愤愤地收起了手机。

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凶杀案?我们学校发生了凶杀案?”周彤感到不可思议,“我们的学校里还会发生凶杀案啊。我一直感觉凶杀案会距离我的生活很遥远的,那是只能在电视剧里或者新闻上才能看到的。”

“任何事情距离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很近的,如果你一个把握不好,最坏的事情就有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楚奇一副老成的大哥模样,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深沉。

“现在管不了什么凶杀案不凶杀案的了,我现在只想找到贝贝……”忽然,她脸色大变,声音都颤抖起来,“哥,你说那个凶杀案的被害者会不会是贝贝啊?我……要不……要不咱们去那里看看啊,我……我好害怕。”

她这么一说楚奇也是一哆嗦,要是像她说的那样,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一个梦游者,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被鬼上身,因为晚上梦游而被杀害。那么杀害这个梦游者的人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怎么会知道她在今晚会梦游?想到这里楚奇觉得脑袋大了两圈。

“好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他说,“你现在听我的,回到你朋友的家里去等她,她肯定是会回去的。咱们在这干挨着大雨的浇,还找不到人,这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和体力嘛。”

这话让他说得实在不中听,周彤白了他一眼。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她虽心有不甘,却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微微点头。

“哎,这就对了嘛!”楚奇长出一口气,他还真怕周彤坚持找下去,若是那样,他一定会崩溃的。

回到了叶贝贝的家中,周彤第一时间冲进了卧室去看,结果失望地慢吞吞走了出来。

“还没回来?”楚奇的心情也跌到了低谷。

“没有……”周彤苦着脸,失去重心似的跌坐在沙发上。

“唉,这可真是……呃……”楚奇的话没说下去,他直愣愣地看着进来时谁也没关的客厅大门。

发现楚奇没把话说完,周彤奇怪这个有名的碎嘴怎么会把半截话憋在心里,就看了看他,发现他眼睛直直地看着门口,便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结果也是一愣。

门口,站着穿着白色睡衣的叶贝贝。

她闭着双眼,似乎还处于睡梦之中。脸色苍白,浑身湿淋淋的,薄薄的睡衣无法掩饰凹凸有致的身材。头发湿湿的贴在身上,脚上,还穿着小虎头的布制拖鞋。

“啊,贝……”周彤惊喜不已,想要叫出叶贝贝的名字,同时也是在发泄这一晚上的委屈的心情。

楚奇见状,暗叫不妙,马上伸出手把周彤的嘴给捂住了,让她不能发出声音。

周彤对他的行为不满到了极点,双手齐上,抓挠捂住她的手,身体扭动,想要摆脱他的束缚。

“现在不能叫醒她。”楚奇低声说,“处于梦游中的人不管做什么,大脑中的大部分细胞都是处于休眠状态的,如果你叫醒她,她发现自己没有睡在床上,由此感到恐慌,而这种恐慌很有可能导致她神经错乱,变成精神病人。你是学法医的,不会不懂这些吧。”

周彤闻言,立刻不动了。对于这些医学常识,她是十分了解的,只是刚才太过激动,哪会考虑这么多。

“不许叫,为了你的朋友,不许叫,知道吗?”楚奇又一次叮嘱。

周彤点了点头。

楚奇慢慢松开手,暗自大喘气,刚才周彤差点就制造出来一个精神病人了,给他吓得不轻。

他倒不是担心一个精神病人会让社会多增加多少负担,而是想这么正点的女孩要是变成了精神病,那实在是罪过。

不错,梦游中的叶贝贝,也给人一种无法说出来的美。她脸上那丁点的雀斑,不但不会让人认为那是瑕疵,反而会让人认为那是对这张美丽脸庞的极品点缀。

她的美让楚奇陶醉,甚至缺点都会让楚奇感觉是世界上最美的缺点。

楚奇是追灵人,也是男人。所以他对叶贝贝紧贴在身上的睡衣所体现出来的曼妙身材,垂涎三尺。

他是有劣根的人,人人都有劣根,只不过他在这方面比一般人表现得更加明显而已。

看着表哥微微张开的嘴,嘴角甚至已经流出了亮晶晶的**,周彤一阵气闷,伸出拳头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一下。

楚奇这才知道自己失态,赶忙用衣袖擦了擦嘴角,尴尬地笑着。

叶贝贝动了,她慢悠悠的,一步一步走进了客厅。

这种情况很有意思,也很诡异。

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四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一个穿白色睡衣的女孩走动。而那个女孩根本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自顾自地走着。

到了客厅的中央,她微微转身,径直走进了卧室。

客厅的地上,有两条水痕,连接着客厅大门和卧室的门。

“我说什么来的,她没事吧。”楚奇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朋友长得还真漂亮,身材也不错!”

周彤翻了翻白眼:“我看她走路的时候身体都在发抖,肯定会感冒的。”

“这是必然的,只穿了件睡衣在雨夜出去,而且淋了两个多小时的雨,超人也会感冒发烧。”楚奇耸了耸肩,说道。

周彤现在没有心情去帮表哥改掉碎嘴的毛病,只能直切主题:“哥,刚才,你能不能感觉出她的身上有阴气,她是不是鬼上身?”

“没感觉到,她应该没有被鬼上身吧,只是梦游而已,并不是所有梦游的人都会被鬼上了身的。”楚奇说。

“可是以前我根本就没见过她梦游,我们从高中就是在一个寝室,一直到现在,她没有梦游的毛病。这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她身上出现鬼脸之后才梦游的,这你不感觉奇怪吗?”周彤是学法医的,推理能力很是不凡。

“嗯……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种情况我在书上也看到过,跟鬼上身是很像,但是她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阴气这还真是让我琢磨不透。”楚奇紧皱着眉头,“这样吧,我回家去拿探灵纸,等她早上醒了试验一下,要是探灵纸也发现不了她身上的阴气,那就说明她真的不是鬼上身,而是的的确确有梦游症,潜伏期很长的梦游症。”

“那你快去快回啊,我一个人守着她害怕。”

“好的。”楚奇马上动身,急匆匆地离开了。

要说他可不是个行动利索的人,但是现在需要他帮忙的是个美女,那就另当别论了。美女的需要他一向不会拒绝,而且会很快达成美女的要求。所以尽管快凌晨三点了,他的睡意却奇迹般的烟消云散,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小驴撂蹶般地往家跑。

清晨九点多的时候,叶贝贝终于醒了过来。

刚刚对外界有了知觉,她首先感觉浑身湿淋淋的,像是溺水的人刚刚被救上来一样。接着就是头晕,晕得厉害,有些隐隐作痛。浑身发冷,身上盖着被子,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暖意。还有就是没力气,甚至平时很轻松就能睁开的双眼现在也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睁开。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满脸焦急的周彤。

“你终于醒了,贝贝,我都要被你吓死了。”周彤开心地笑了,但是那笑容里,参杂着担忧。

“周彤,我……我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冷冷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头很痛……”叶贝贝想要皱皱眉头,可惜没有力气。

“你昨晚梦游了,冒着大雨出去逛了一圈,我们都不知道你去了哪儿。”周彤眼圈发红,“我们今天凌晨找了你两个小时,一无所获,还是你自己梦游回到家里。你被大雨浇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有点发高烧,头痛、乏力、感到冷是正常的反应。”

“我……我梦游了?”叶贝贝大惊失色,本来就很苍白的脸现在白得更是吓人。

周彤是她的好朋友,再看她一脸着急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在骗她。那就是说,自己真的是梦游了。可是自己以前根本没有梦游的症状,怎么昨天会梦游呢?忽然神经一紧,她想到了那半张恐怖的脸。

昨天晚上她在浴室的镜子里发现了长在自己脸上的半张鬼脸,而且确定不是幻觉,是真真切切的看到的。还有,昨天在跟周彤说半张脸的时候,忽然嗓子发紧说不出话来,接着就从自己的右半张嘴里发出了另外一个声音,她虽然不能说话,却听得到那个声音,也能看到周彤惊恐的表情和发出的尖叫声。那时候她就判断出来,半张脸又一次出现,并且被周彤看见了!

半张脸的出现当晚,她出现了梦游的症状,这也太巧合了吧。

正在思考中,她眼光瞄向了周彤的身后。

一个二十左右岁的男孩,站在那里,手中还拿着一张洁白的宣纸,宣纸上鬼画符地画着很多东西,都是由朱砂画成的,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那个人的目光很猥琐,在她的脸上瞄来瞄去,让她十分不舒服。

“这个人是谁?”叶贝贝问。

“哦,这是我表哥。”周彤介绍道,“他会一些阴阳之术,我把他找来是帮你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被鬼附身。”

鬼附身?叶贝贝心中一惊,如果真的是被鬼附身的话,昨晚梦游的事情就好解释了,但那也在太恐怖了吧。

“嗯嗯……我叫楚奇,多多关照。”话一说出口楚奇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现在是自己要关照这个叶贝贝嘛,这话说得把自己地位摆得太低了。

叶贝贝听了噗哧一声笑了:“现在是我需要你的关照。”

“呃……呵呵,那咱们开始吧。”楚奇走上前来,晃了晃手上的宣纸,“这是探灵纸,因为我感觉不到你身上的阴气,不确定你到底有没有被鬼附身。但是你突然梦游的情况实在让人难以捉摸,再加上小彤对你昨天晚上的表现所作出的描述,我感到十分奇怪。所以,我决定借用这探灵纸,好好探查一下你的身上究竟有没有阴气。”

“好的。”叶贝贝也不是纯粹的无神论者,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排斥。另外帮忙的是个与她年龄相仿的人,看上去普普通通,心理上还是能接受的。如果现在让一个长相诡异的老太太来给她做法的话,她肯定第一时间反对。

“首先,拿着这张纸。”楚奇说。

叶贝贝费了好大的力气伸出一只手,拿住了那张纸。

楚奇点了点头,右手掐了个印诀,掐了足足七秒钟,这才将那个印诀向探灵纸一挥:“探灵诀,现!”

探灵纸被他一挥所带来的风刮得抖动起来。这是很合乎常理的,另外两个女孩都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马上,不对劲的事情就发生了。

楚奇的一挥所带起的风没有多大,按理来说纸张的抖动马上应该停止。然而事情并非如此,风虽然消散了,探灵纸没有停止抖动,反而抖得越来越强烈,就好像是被放在大风里一样,剧烈抖动,甚至达到了上下翻飞的程度。

卧室里现在一丁点的风都没有,纸张就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翻飞着。

叶贝贝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这对她的震撼,不低于晚上在镜子里看到半张恐怖的脸!

周彤虽然知道舅舅和表哥都是不一般人,却也没见到过如此怪异的事情,睁大了眼睛看着探灵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要松手,紧紧捏住!”楚奇看到叶贝贝震撼的表情,生怕她因为害怕而松手,连忙叮嘱道。

叶贝贝还真有松手的意思,听了楚奇的话,赶忙手上加力,不敢松手。

看着探灵纸被催动得极为剧烈,楚奇心中暗叫不好。

一般来说,身上有阴气的人,一旦拿住探灵纸,纸张就会不停地发出轻微抖动,这就证明了拿纸的人身上确实有阴气。可是没想到,叶贝贝身上的阴气竟是他从没有见过的浓重,从她体内散发出来的阴气竟然可以把纸张催动到这种程度。而且,还隐藏得那么深,他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足可见盯上叶贝贝的鬼有多么恐怖。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探灵纸连续发出“呲呲”的声音,定睛一看,纸张被分为数片,纷纷散落在了盖在叶贝贝身上的被子上。

“啊!”叶贝贝和周彤被如此变故吓了一跳,惊叫出声。

“嘶——”楚奇倒吸了一口凉气,探灵纸可是被称为“纸中之王”的,其坚硬程度是普通宣纸不可比拟的,就算是用手撕也得小费些力气,没想到叶贝贝体内的阴气竟然这么轻易地将探灵纸撕扯开,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会这样?”周彤看向楚奇,“哥,这代表着什么?”

“这……这代表着她身上的阴气很重,附在她身上的鬼怨气更重,几乎到了不能调和的地步。”楚奇脸色很难看,“而且,这个鬼非常厉害,主要是她的怨气使她变得很是强大,我根本没有信心制住她。她可以隐藏本身的阴气,让我不能察觉,这就足够让我头疼的了。”

听着楚奇的话,叶贝贝感到身体更加冰冷,喉咙发紧,右脸麻木。她想叫,想喊出声来,发泄心中的恐惧,可是她只能干张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就在她特别难过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她右半张嘴里发出:“你想制住我?嘿嘿,别做梦了,识相的就赶紧滚开,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周彤大叫:“又出现了,半张鬼脸又出现了!”

“嗯?”楚奇抬起低下的头,他也看到了,与左半张洁白的脸产生明显对比的右半张黑色诡异的脸。

他先是一愣,随后又笑了起来,轻声说道:“我很期待,你让我惨死的手段。”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追灵》第四章 探灵纸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