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穿越时空(一)

花腰傣传奇

2020-09-16 20:07:51

滚心磨

资讯 | 完结

  刀金对王教授这样没头没脑的话题一时无法理解,只好一声不吭地等着他讲下去。果然,见刀金不再提问,王教授再也忍不住地道:“这幅图是画在古墓里发掘出来的一块石板上的,由于画得实在潦草,也谈不上有什么艺术价值,当时我们认为这是墓主人的涂鸦而弃之不用。现在想来,这幅画实在是大有深意啊!”

  刀金实在想不出来这样一幅确实是类似于涂鸦的画能有什么深意,当下不再多想,而是直起身来四下打量,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个人来问一问。

  王教授倒不在乎刀金态度的改变,反而象一个终于彻悟了困扰了其一生难题的智者,自言自语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与那个明夷族守护的‘天赐福宝’有关!”

  刀金听王教授突然又提到了明夷族的“天赐福宝”,不禁凝神聆听。

  “那幅图是要告诉我们,也许接近福宝之人会被其吞没而从现实世界中消失或死去!”

  刀金听得如坠五里云雾中,于是道:“王教授,我想知道这幅画与我们现在的处境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王教授抬头盯着刀金,仿佛老师对不理解问题的学生有着强烈的不满,道:“小刀,这么关键的问题难道你也看不出来?古墓主人为什么要将秦王诏书与画了这幅图的石板放在一起,因为他要说明的其实都是同一个问题,‘福宝’可能有某种奇异的能量,能把人从现实变成虚无。实线的那个人代表着现实的人,他正在躲避的是那个东西发出的能量,而那个用虚线表示的人则代表他已经被‘福宝’吞没了,或者弄没了!”

  王教授说的都是子虚乌有的推测,但刀金终于弄懂了教授的意思,惊道:“古墓主人想要告诉我们的是他掌握着的一个重要秘密:那个‘天赐福宝’会将现实中的人变没了!”

  王教授双手一拍,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说对了!”

  “这……这怎么可能?”刀金惊奇地道,“能把人从现实中变没了,除非是人从一个时空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

  “还有一种可能。”王教授斟酌了片刻道,“那就是我们已经死了!”

  “这绝无可能!”刀金叫道,“我们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可对于现实中的人来说,我们确实已经死了!”王教授道,“我们任何人也没有体验过死亡,谁说死亡的过程不是这样呢?”

  “可是,小刘等人的尸体还被埋在石头下面呢!”刀金心里还是无法接受王教授的说法。

  “可你看看这里的环境,这是我们生活过的世界吗?”王教授只觉得脑子一片清明,各种奇怪但又看似合理的想法纷至沓来,“想想古人如果真的亲眼看到那个‘福宝’一下子能把人变没了,不要说以他们当时的想法理解不了,就连我们二千多年后的现代人也无法理解这样的现象,所以他们真的会把这当成一种获取长生不老的方法也未可知。”

  “既然他们这样看,那现实中的人为何还要这么害怕呢?”刀金反驳道。

  “这是人面对未知危险时一种本能的反应。”王教授道,“也许这真的是人间仙境,那块‘福宝’是助人羽化飞仙的一个重要工具!”

  “可我们现在还能够感受到身体的疼痛,还有肚子的饥饿!”刀金脱口而出道,想来大概王教授的脑子被这一系列的巨变弄胡涂了,知道再争辩下去也没有意义了。说到肚子饿,刀金一时间只觉得胃里火烧火缭地饿得不行,再看王教授也是一幅饥不可耐的样子。

  刀金笑了笑道:“王老,我看我们还是先找点吃的吧,这样下去真的是会被饿死的。”

  王教授似乎也明白了自己刚才的推测有些过火了,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两人沿着山坡向下走去,一路上遇到的野兔、野鸡还真不少,可惜两人都没有打猎的本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只美味从眼前溜走,饿得口水长流。

  只有走进真正的原始森林才能体会到其可怕之处,到处是树木的枝杈和乱草一样的藤蔓缠绕得人快要发疯,入眼处是无休无止浓得化不开的绿色,两人终于知道要想走出这片看起来美得让人心惊的原始森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在森林里绕来绕去,他们终天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们迷路了。

  刀金在前面开路,因为没有任何工具,只能靠手拨开路上阻挡的树枝,不一会儿刀金不由得蹲在地上大口地喘起粗气来。

  王教授也累得够戗,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再加上肚子饿了很久,体力消耗很大,他坐在地上一声不吭地想着什么。

  过了半晌,王教授突然开口道:“小刀,我在想我们现在确实没死,从现在面临的情形来看,我觉得我们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刀金惊道:“你是说……我们穿越了!”

  王教授点了点头。

  刀金道:“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从那幅图给我们的启示来看,我们就是虚线中的人,对于那个世界的人来说,我们被那块奇异的岩石吸走了,然后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

  其实刀金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内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现在王教授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也再没有反驳的理由,只好低下头一个人闷闷地想着心事。

  “如果我们穿越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那么不管是古代还是未来,我们都有活下去的希望,可现在……”

  一句话提醒了刀金,他问道:“王老,你说我们穿越的时间点会是什么时候?”

  王教授想了想,说:“这里荒郊野岭的,我也说不准。”

  “从我们发现古墓所处的位置来看,我们是在哀牢山脉的主山脉,也就是说离著名的茶马古道很近,你说我们会不会是穿越到了‘明夷’国时代的哀牢山?”刀金问道。

  王教授理了理下巴上地几根稀疏的胡子,说:“我是怕,我们穿越的世界根本不是我们熟悉的世界。”

  “这一点王老倒不必担心。”刀金自信地道,“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因果关系,那块岩石不会把我们带到一个完全没有联系的地方。”

  “那我们怎么走出这片原始森林?”王教授最大的担心还是这个问题。

  刀金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异常的森林实则危机四伏,先不说他们能否找到食物在这片森林里活下去,就眼前的困境来说,如果在天黑前还不能走出这片丛林,恐怕他们活不过今晚。

  想到这里,刀金知道多停留一刻就有十分的危险,站起身道:“王教授,此地不宜久离,我看我们还是走吧。”

  王教授点了点头,忍住全身的酸痛站起身来。

  没有目标、没有未来,刀金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向哪里,没有定位仪指引,他只能沿着太阳运行的方位一直向东走,在茫茫的原始林海中,这样做其实毫无意义,但这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随着太阳西沉,森林里很快暗了下来,刀金两人仍然没有走出这片林海,想到即将到来的黑暗和躲藏在黑暗中致命的野兽,刀金的心也随同这天色一样暗了下来。

  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刀金干脆选了一棵大树暂时作为栖身之所。刀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王教授弄上了树枝,刚一坐下来,强烈的困意袭来,刀金竟然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惊醒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穿越时空(一)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