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 练字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2020-09-16 17:24:57

星辰玖

资讯 | 完结

“少爷,少爷,该起床了。”张斌在一阵娇柔的呼唤声中缓缓睁开双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位小美女。小云,娇俏可爱。小凤仙,美丽动人。有两个小美女服侍貌似是难得的享受,但是,张斌却一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因为他心里有鬼,因为他对小云有想法。现在,猛然间多出个小凤仙,他什么想法都泡汤了。做人,可以风流,但不能下流,特别像他这种一方父母官更要注意形象。当着治下普通平民百姓的面调戏自己的丫鬟,甚至是动手动脚吃豆腐,这种没品位的事他还做不出来。多了个电灯泡,怎么办呢?在小凤仙凑上来帮自己穿衣服时,张斌终于忍不住尴尬道:“这个,张,张姑娘,你当在这里做客好了,不必和小云一起服侍本官。”他这意思是让小凤仙该干嘛干嘛去,哪怕去找她弟弟玩都行。总之,不要在这里妨碍自己办事就好。没想到,小凤仙却是羞红着脸道:“县令大人,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帮帮小云姐姐和小六婶是应该的。”张斌正要继续劝阻,一旁的小云却是兴奋道:“是啊,是啊,少爷,凤仙妹妹可能干了,有她帮忙,我和小六婶都轻松多了。”好吧,这都姐姐妹妹的叫上了,硬要拆开她们,暂时来说怕是不可能了。其实,张斌和赵穆对小凤仙一家早有安排,赵穆会盘下她家的茶山和房舍,而张斌则会给他们一家开具路引,让他们离开平阳,去大金所那边生活。这也是事先就讲好的条件,不然他们一家人怎么敢指证徐辉,以徐辉的霸道性格,如果指证了他还留在平阳,绝对会遭到他的疯狂报复。“唉,再忍几天吧,他们一家子反正是要去大金所的,到时候又剩下自己和小云两个人了,有的是机会。”,张斌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了。一想到开路引,他猛然记起来,自己还没写过毛笔字呢,就算开路引不用自己动笔,总会有动笔的事情等着他,一个县令不可能一年到头连名字都不用签一个吧!正好今天还没做什么安排,张斌决定,趁着这功夫先把毛笔字练一练,要是到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签的乱七八糟,那可就没法解释了。东厢房的右边就有简易的书房,倒是不用出门,毕竟他这会儿正在装病,无缘无故跑去大堂又或是退思堂那边练字难免会引起人怀疑。当然,这会徐辉已经落下了罪名,他倒不必再装出头疼欲裂的样子,相反,他还必须赶紧装出病情迅速好转的样子,不然那卖地的事情就要被耽误了。想起了正事之后,张斌倒没再觉得小凤仙这个电灯泡碍眼了,在两人的服侍下洗刷了一番,又简单的吃了点早餐,他便招呼着两人一起往书房走去。这还是他穿越以后第一次进入书房,书房中的场景他倒是很熟悉,就是一个书架,一个书桌,一把椅子,一个小盆景而已。书架是个大约一人高的简易书架,上面摆放的书倒是不少,有《四书五经》,有大明各种律法,甚至还有各种兵书。这些都不是张斌现在要看的,他只是翻出了以前自己“亲手”摘抄的一些笔记什么的,貌似是要查找一些什么,其实就是想看看原来县令张斌的字迹。这一翻,着实把张斌吓了一跳,要不是清清楚楚记得这些都是原来县令张斌亲手写的,他甚至会认为自己拿错了。因为上面的字迹太工整了,简直就跟打印机打出来的一样,原来县令张斌写的就是标准的楷书,只有签名带点行楷的痕迹!这个其实并不奇怪,要知道科举考试对卷面的要求是相当高的,字迹必须工整,不能有一点涂抹的痕迹,甚至一个小墨点都不能有。明末有名的文学家,大诗人,有“明诗殿军”之称的陈子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么大一个文学家,按道理金榜题名应该是很简单的事,但是,他却被连续刷下来两次,考了九年,到第三次会试才金榜题名。第一次,明末有名的大奸臣,东林党大佬周延儒负责查阅考生试卷,他被刷下来了。第二次,明末最大的奸臣,温体仁主管录取,他又被刷下来了。并不是因为他应对不得体,更不是因为他文采不出众,两次刷下来的理由都是卷面不工整。第一次,据说是他有一个笔画涂改了一下,第二次更离谱,据说是卷面上有个小墨点!至于到底是不是他不小心涂抹了一下,又或留下了一个小墨点,还是周延儒和温体仁帮他涂抹了一下,又或留下了一个小墨点这些已经无从考据,总之,科举考试对卷面的要求相当严格。你要是耍个性,写个行书、草书什么的,搞的卷面上龙飞凤舞,那么,对不起,零分!当然,一般文人科举高中之后都会开始练习书法,或临摹,或模仿,或独具一格,不过,原来的县令张斌明显还没有开始练习其他书法,他写的还是标准的楷书。这楷书张斌倒是会写,要给支钢笔或者给支铅笔他也能写的工工整整,问题用毛笔写,他还真没试过。自己写出来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呢?不管了,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张斌一咬牙,坐到书桌前,提起了毛笔。这会儿小云正在给他磨墨,小凤仙则在给他准备稿纸,两位美女相伴左右,画面貌似温馨无比。张斌却是紧张到不行了,要是自己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那可怎么得了啊,毛笔字可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好的。终于,墨也磨好了,纸也铺好了,两位美女眼中冒着小星星,娇羞的看着他,露出期待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气,提笔蘸足墨水,随即便“刷刷刷”写起来。好熟悉的感觉啊!张斌只感觉一种愉悦感油然而生,好像写字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享受,那笔一落下去,他全身所有的精气神仿佛都汇聚到笔尖之上。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面对两位绝色美女,他脑海里自然而然冒出诗仙李白的这首《清平调》,不一会儿功夫,一首千古绝唱便跃然纸上。看着自己写出来的字迹,张斌不由长吁了一口气,没有一点问题,就是标准的楷体!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一卷 第十七章 练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