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通风报信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2020-09-16 17:24:53

星辰玖

资讯 | 完结

平阳县在温州府也算是大县了,其面积足有临近的瑞安和苍南加起来那么大,不过明朝这会儿总人口还不是很多,整个平阳县总共也就十多万人,平阳县的县城也不是很大,总共才几条街。乡绅徐辉的府第位于城南,离县衙倒是颇有点远,胡江疾走了近一刻钟,身上毛汗都出来了,才赶到徐府。徐府占地也有几十亩,只比县衙小那么一点,左右也是三进,不过前后只有两进,前院是护院、家丁、杂役的住处,后院则是丫鬟、老妈子、女眷的住处和主宅。胡江是县丞,又是徐辉府上的常客,门房自然不会拦住他,他到门房打了声招呼,便有一个家丁过来领着进入后院主宅的大堂中。不过,徐辉这会儿还没起来,迎接他的是徐府的管家。县丞大人亲自来访自然不能让他久等,徐府管家立马招来一个老妈子,让她赶紧去叫老爷徐辉起床。此时,徐府的西厢鼾声如雷,连地面仿佛都在鼾声中抖动着,就如同睡着一只超级大肥猪一般。当然,徐府的后院不可能有猪,发出鼾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徐府的主人徐辉。这徐辉是个超级大胖子,也不知他是怎么吃的,那肚子简直就跟塞了个酒桶在里面一样,那满脸的肥肉更是在鼾声中一阵抖动,仿佛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一块。而徐辉的第八房小妾却是个不到十八岁的较弱少女,这会儿也不知道她是累了还是怎么了,在如雷的鼾声中她竟然也能睡的着。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进来的并不是管家派来的老妈子,而是此间的通房丫鬟。这通房丫鬟貌似很惧怕徐辉的样子,她脸色苍白的走到床边叫了几声,徐辉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无奈之下,她只得走上前使劲摇了摇徐辉,徐辉这才醒过来。徐辉刚一醒来,那老鼠眼中便露出凶光,他气呼呼的瞪了那丫鬟一眼,随即便张开血盆大口,怒喝道:”干什么,欠操是吧。“那通房丫鬟闻言,浑身一颤,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她结结巴巴的道:”老爷,县衙胡大人来了,找您有急事。“胡江,莫不是那两千多亩地的事情办妥了。徐辉闻言,瞬间露出兴奋之色,那变脸就跟翻书一样。他使劲在小妾身上胡乱摸了几把,这才恋恋不舍的爬起来,示意丫鬟给他穿衣服。丫鬟正给他穿衣服呢,他手还不老实,直接在丫鬟身上乱摸,只摸得丫鬟浑身直抖。感觉这手上的柔软,他不由感叹,这日子过的,真他吗的爽。这徐辉还真是徐大化的远亲,他父亲就是徐大化的远房堂弟,不过,他家原本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在徐大化考中进士之前,他家也只是普通的农户而已。但是,自从徐大化考取进士之后,他家就慢慢抖起来了。万历十四年,徐大化从庶吉士改任都察院监察御史,他父亲便凭借徐大化的关系当上了乡里的里正;万历二十年,徐大化升任工部主事,大肆挪用工部修桥铺路钱款收购土地、谋取私利,他家便转而成为徐大化敛财的工具;从万历二十年到万历四十七年,短短二十多年时间,他徐家便利用徐大化挪用的钱款,收购了三四千亩耕地,当然,这些地都挂在徐大化门生的名下,是免税的。到天启元年,徐大化投靠魏忠贤,升任刑部员外郎,已经当家做主的徐辉更是利用各种手段疯狂掠夺附近平民的土地,可谓嚣张至极。这会儿,徐大化都当上工部左侍郎了,徐辉那酒糟鼻更是翘到天上去了。他昨天请张斌喝酒,就是为了买那两千多亩地。这会儿阉党已经在党争中大占上风,南北两京官员大肆投靠阉党,也不知是谁把这两千多亩地的事情告诉了徐大化。徐大化那是出了名的贪得无厌,这两千多亩地的事被他给知道了,自然不会放过。至于钱谦益,一个过气的东林党而已,在他眼里,那就是个屁。所以,徐辉早就收到了徐大化的指示,要将钱谦益整出来的正两千多亩地弄到手,而且他还知道,这两千多亩地的《鱼鳞图册》就要发到平阳县来了。这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昨晚请县令张斌喝酒的时候,他大概提了一下买地的事情,这县令大人并没有表现出偏袒赵穆的意思。他想着只要等《鱼鳞图册》来了,县丞胡江再稍微点拨一下,这县令大人应该就懂事了,这地十有八九就到手了。又是两千多亩地啊,虽然抽成不多,一年也能多出上千两的收入,他这心里别提多美了。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了一番,又吃够了豆腐,他才慢慢悠悠的来到大堂。此时,胡江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不过,这位爷他还真不敢得罪,就算等再久,他也不敢露出一点不耐烦的表情。他一见徐辉走进来,便装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关切道:”孟仲,这次你怕是有麻烦了,县令大人昨晚摔伤了,头上肿了好大一块。“这胡江莫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吧,县令大人摔伤了关我屁事啊,徐辉忍不住哼哼道:”胡大人,你这副表情干嘛,县令大人摔伤了就摔伤了呗,与我何干。“胡江闻言,心中不由鄙夷,表面上却是担忧道:”孟仲,你昨天可是请县令大人喝酒了,听说还把县令大人灌的酩酊大醉,他要是摔出个毛病来,那大金所千户张成德会放过你吗?“徐辉闻言,脸色一变,心中暗骂一句:”真他吗没用,几斤马尿就喝成这个鬼样子。“其实,他并不怎么把张斌放在眼里,毕竟他的堂伯是工部左侍郎,又是九千岁魏公公跟前的红人,一个县令算个屁啊。不过,一听说这张斌摔伤脑袋了,他又有点害怕了,他不是怕张斌,而是怕张斌的父亲张成德。昨晚他的确是有意在灌张斌,因为张斌那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对他没有表示出一点敬畏之心,他心中有点不爽。而张斌是军户家庭出身,虽然文质彬彬,喝起酒来还是有遗传的,特豪爽。只是这酒量一般都和身段成正比,张斌那身段自然无法和超级大胖子徐辉比,所以,很容易就被他给灌翻了。徐辉虽然粗俗,却也知道,跟那帮兵痞是没什么道理可讲,人家要是豁出去了,不弄死你才怪,大不了赔命呗!真要把张斌脑袋摔出毛病来,他那当千户的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为了这点小事把命丢了,那可就真划不来了。他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先去县衙探视一下。他倒不是有心去探望张斌,他只是想看看张斌到底有没有事,要真有事,他就得赶紧躲起来,不然,被那帮兵痞逮住了,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一卷 第八章 通风报信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