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装病拖延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2020-09-16 17:24:53

星辰玖

资讯 | 完结

张斌这一被架回后院,可不得了了。小云这嘴巴一瘪,还没开哭呢,收到消息的小六婶张翠花就从外面跑进来,扑到床边,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还边嚎道:”五姑娘,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小六婶啊!“不要叫五姑娘好不,张斌被她嚎的差点背过气去。他哪里是想吓张翠花啊,他只是想装病拖延一下时间,好让赵穆去构陷徐辉而已。这会儿他还不能告诉张翠花自己是装的,因为小六婶张翠花着紧他这在整个县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要是他摔的头疼欲裂,张翠花还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不正常了。这边小六婶张翠花才开始嚎哭,县城里有名的大夫周成已被王二和孙标两人架着,疾步冲向县衙后院。周成今天也被吓了一大跳,这一大早才刚打开医馆大门,便有两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冲了进来,他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呢,吓的差点没尿裤子。还好,这两个衙役并不是来抓他的,而是请他去给县令大人看病的。不过,这个两个衙役却是急的不行了,他才匆匆准备了一点治跌打损伤的药,便被这两个家伙架着,一溜烟跑到县衙后院。好在医馆离县衙不远,要不他胳膊非被这两个壮得跟牛一样的家伙给夹断了不可。到了县衙后院门口,两个衙役终于把他胳膊松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又被这两个家伙推了一把,推得他差点没一跟斗栽进后院。他被推的向前冲了几步,却没有往厢房那边走,反而又转身回来了。王二这个急啊,都到这儿还想不治还是怎么滴?他指着周成的鼻子大喝道:”周老头,你干嘛,还不赶紧去给县令大人看病!“这架势,周成再往外走,他怕是要打人了。周成这个气啊,平时这些家伙倒是客客气气的,就算他们自己得病了也没见这么急过,这县令大人一病,这些家伙简直就跟疯了一样。他指着王二的肩膀没好气的道:”你把药箱给我啊。“王二闻言,这才记起来,刚自己嫌药箱妨碍他架人,直接夺过药箱扛自己肩上了。他尴尬的拿起药箱,往周成怀里一塞,随即又催促道:”你快点啊,里面有女眷我们就不陪你进去了。“这意思要不是不方便进后院,他们怕是早就把周成给架进去了,哪里还会跟他啰嗦。周成无奈的摇了摇头,抱着药箱往后院厢房走去。他现在也头疼的很,这县令大人怎么就把脑袋给摔伤了呢?摔其他地方不好吗,偏偏要摔脑袋,希望别摔太狠啊,这脑袋摔坏了,可就没治了!他刚一进厢房,又被吓了一大跳。师爷吴士琦正急的在屋子里团团转呢,还有两个女人在床边哭哭啼啼,特别是那年纪大点的,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啊,难道县令大人不行了?这倒霉催的,怎么遇上这种事呢,要县令大人就这么死了,自己的名声不是臭大街了,今后还怎么行医啊!他冒着冷汗,走到床前,鼓起勇气,打眼一看。县令大人正躺那哼哼呢,不像是垂死的样子啊?这两女的也有病吧,哭什么哭,吓死个人了,他不由充满怨念的看向小六婶张翠花,还哭,还哭,哭丧啊你。张翠花见大夫的眼神,以为自己影响到大夫看病了,连忙收了声,站起来,让到一边。周成这才把药箱往旁边桌子上一放,走到床边,仔细看起来。他看了一阵,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小心的问道:”县令大人,您能听见小人说话吗?“张斌当然能听到,他缓缓睁开眼睛,假装虚弱的道:”能,就是头疼的厉害。“周成闻言,松了口气,这县令大人还清醒着呢,摔的应该不是很严重。他又把中指小心的搭上去,细细的把了下脉。这脉相也还算平稳,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不过,头部摔伤,还真不好妄下定论。他想了想,再次问道:”县令大人,您除了头疼,还有哪里不舒服不?“张斌再次虚弱的回答道:”没,就头疼。“老夫头比您还疼呢,这可怎么治啊?他盘算了一番之后,把心一横,管你摔的严不严重呢,我就当最严重的来治得了,反正这位县令大人是出了名有钱,只要能把病给治好,用再多的药都没关系。想到这里,他直接从药箱里翻出一盒跌打药膏,挑出一大坨,往张斌额头一抹,又用布条给张斌包了个阿三头,然后又开几个安神补脑的药方,还仔细交待了一番,这才告辞而去。张斌见这周成的表现,感觉装的应该差不多了,于是乎他趁着小云和小六婶不注意,偷偷朝吴士琦使了个眼色。吴士琦正考虑是不是亲自去抓药呢,却突然看到县令大人朝他使眼色,这又是什么意思啊!他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便拿起药方对张翠花道:”翠花,别哭了,赶紧让张差去抓药,小云,你也别哭了,赶紧去准备一下煎药的东西。“这小六婶张翠花和丫鬟小云还有点舍不得离开,但是这抓药和煎药的事总得有人去做,总不能让年纪最大的吴师爷去吧?见她们犹犹豫豫不肯走,张斌只得装出精神好转的样子,安慰道:”小六婶,小云,你们赶紧去吧,这周大夫的药很管用,我感觉好多了。“有用?那得赶紧抓药煎药去!小六婶张翠花和丫鬟小云见张斌的精神真的好多了,连忙向外疾步而去。吴士琦见两人都出去了,这才走到床边小声问道:”县令大人,您这是?“时间紧迫,张斌连忙将自己的想法简单的讲了一遍,并交代吴士琦接下来应该如何如何做。吴士琦闻言,松了口气,原来县令大人是装病啊。他脸上刚露出喜色,门外又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一听就是小六婶张翠花,都不用张斌提示,他立马装出忧心忡忡的模样,继续踱起步起来。果然,他刚走了几步,小六婶张翠花便满脸担忧的走进来。吴士琦叹了口气,交待了几句,便转身向外走去。来到院门外,他招手让守在一边的赵如过来,交待道:”你去通知县衙所有官吏,县令大人吩咐,所有人都做好自己的事,不得前来探视。“赵如闻言,点头疾走而去。吴士琦却没有走,反而在门口来回踱起步来,貌似是等什么人。不一会儿,平阳县捕头谢正刚便领着四个捕快匆匆而来。这谢正刚也不是外人,他正是大金所百户谢正阳的弟弟,也就是张斌的小六叔。而他手下的四个捕快也是从大金所屯卫军户中挑选出来的精壮屯卫。一个捕头、一个师爷、四个衙役、四个捕快,再加上小云和张翠花,这十二个人就是张斌从大金所带来的全部亲信了。谢正刚正是这十二个人的头头,他原本正在县城里面巡逻呢,刚听到消息,所以回来的迟了点。这谢正刚国字脸,大浓眉,双唇厚重,双目有神,一看就是那种沉稳干练的人。听说县令大人摔伤了,他并没有惊慌失措,来到后院之后,他也没有急着往里走,而是拉着门口的吴士琦走到一边,准备先问下情况。吴士琦也正好有话对他说,两人很有默契的走到一边嘀咕了一阵,便开始分头行动了。谢正刚先是交待了一下随来的四个捕快,让他们好好在院门口守着,这才匆匆走进院中,而吴士琦则带着王二和孙标径直往大堂方向走去。县衙的后院面积并不小,进门正对面是一个大堂,那是县令接待宾客的地方。往左有一个小月门,进去就是县令居住的东厢房,东厢房分左右两进,左进是小卧室和主卧室,也就是张斌和小云现在住的地方,右进则是一个小书房和一个储物间。在东厢房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厨房,后面还有个小花园,可以说这东厢房就是个典型的小富之家的住宅。往右同样有个小月门,进去就是西厢房,同样分左右两进,安规制是给县令家属住的,现在是谢正刚夫妻和师爷吴士琦住在里面。谢正刚这会儿进的自然不是回自己住的西厢房,而是张斌住的东厢房。他刚一走进去,张翠花便疾步走上来哽咽道:”正刚,这可怎么办啊,五姑娘把头撞伤了。“这会儿谢正刚已经知道张斌是装的了,自然不会担心,他细声安慰道:”周大夫说了,县令大人并没有什么大碍,你先去厨房生火,等药买来了,赶紧跟小云一起把药煎好,这里我看着,没事的。“谢正刚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又是他们这帮亲信的头头,说出来的话还是比较令人信服的。张翠花闻言,脸色总算好看了一点,她点了点头,又担忧的看了下床上的张斌,这才转身向厢房旁的厨房走去。她这刚一走出去,张斌便睁开眼睛坐起来。谢正刚已经得了吴士琦的提示,自然不觉得奇怪,两人小声商议了一阵,外面张差便已把药抓回来了,很快县衙后院中便飘出一股浓浓的药味。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一卷 第七章 装病拖延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