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石勇

书楼诡狸

2021-10-14 13:48:55

赤灵01

资讯 | 完本

集团的人事处在15楼,里面的员工训练有素专业严谨,有条不紊地替她办理入职手续。大概半个小时后,集团人事处的所有入职流程,都已统统走完,安之拿到了进出永吉大厦的员工卡,还有新配的办公室钥匙。

在走廊上,安之很兴奋地说:“你们永吉集团的办事效率,真的非常快呀。这么多入职流程,要是在安大里,没有一周或十天,根本别想走完,你不知道学校的那些行政人员,处事有多官僚。集团人事居然连办公室的钥匙,都会发给新人,在其他地方几乎不可能!,”

石勇笑着对安之说:“别说你们,以后就是我们。集团要以利益为重,效率自然很重要,这下知道上官总有多能干了吧?不过,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一堆入职的事情等着你,那些也是上官总想尽快修正的方面。”

安之瞪大眼睛说:“啊,还有呀?这么麻烦,以后不会怎么办?”

“以后你跟着我做事,有任何不明白或需要的地方,都可以随时找我。”石勇看着她温柔地说。

安之听到这句话,笑得很开心,她不怕努力,就怕不知该如何努力,现在有人愿意教她,自然很感激。她说:“好的,谢谢您!我一定好好学,不会让您失望!”

“安之,快别您来您去,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以后不能这么见外,叫我石哥就行。对了,这儿还有一份资料,是《实习须知》,留给你好好看看,希望能有所帮助。但是,它属于绝对的内部资料,不能外传啊!”石勇很认真地说。

论石勇的长相和外在,他在宁怡得、上官雪这些人身边,属于丝毫没有存在感的普通人。可是,比起两位不食人间烟火,高高在上的男神,他极普通的长相和谈吐里,却多了一丝莫名的安全感。

他笑起来的样子,很温暖憨厚,就像从小一起长大的领居家大哥哥,这让他的气质格外亲切随和。面对这样的人,安之心里没有丝毫的防备,顿时对他产生一股由衷的信任。

她立刻伸出手,接过那一份材料,还忙感激地连连点头说:“谢谢石哥,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不过,这就是新人必备的《实习须知》,为什么说是内部资料呢?你这样交给我,算不算违规?会不会有事?”

石勇憨憨地说:“因为这不是人手一份的官方材料,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实习须知》,所以说是内部资料。内容吧,也正在不断修订中,不想别的同事说我在抢培训部的工作,是专门留给自己新助理的指南。”

安之说:“石哥,你早就知道要来新助理吗?”

石勇很温和地笑笑,说:“集团给我招助理,你说我知不知道呢?而且,有时我也会帮HR去培训部,给新员工做一点日常培训,这才有了做这份《实习须知》的冲动。算你运气好,留给你先试用,多提点宝贵意见!”

“明白了,石哥。这么珍贵的指南,那好啊,我可要好好看看,仔仔细细地学习。”安之说着,低头翻看起这份《实习须知》。

等她认认真真地看完《实习须知》,她才发现石勇,是一个非常细心周到的人,因为资料里标注了很多,对女性很有用的事项。比如,永吉大厦内的女性休息室、女性保健科、女性活动室、距离大厦最近的购物中心等等。而且,他使用的标注语言,都非常生动幽默,读起来朗朗上口不说,还特别有趣。

“石哥,你好细心好有才啊,这份《实习须知》做的真好,很方便清晰,我必须要疯狂点赞!”安之赞不绝口地说,并打心眼里觉得,石勇这个人不错。

石勇的脸有点红了,他轻声说:“第一次被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表扬,我很激动!”说完,自己先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有点呆头呆脑的样子,也逗乐了安之,安之也笑了起来,觉得他很可爱。就在两个人很开心的时候,一个冰冷刻薄的女人声音,在两人的耳旁响起:“安之,别得意太早了,你了解他吗?有你哭的时候!”

安之回头,看到一双冰冷冷、恶狠狠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原来已经恢复常态的维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安之看到她时,只觉得浑身一冷,接着便一时语塞地沉默了。

还好身旁的石勇反应很快,他先开口说:“维总,上官总的性格您是最了解的,他的手链已经送给了安之,您还是回去吧!”

谁知他的话,竟然让维娜更加的激动,她冷笑着往前走了一步,拽起安之的手腕,一脸不相信地看过去。哪里想到,一串水润光泽的黄水晶手链,赫然出现在安之的手腕上。

维娜震惊了,她摇着头,嘴里不停地说:“不信、不信、不信,我不相信不相信!这手链一定不是他的,你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看到她异常的反应,石勇没有再说话,只是也往前走了一步,推了推安之胳膊的位置。让走廊窗户外的阳光,正好照在安之的手腕上,也就是让那串黄色睡觉手链,浸泡在灿烂的阳光里。

紧接着,不可思议地一幕发生了,手链上每颗水润的黄色珠子内,都慢慢地浮现出,一个片状的白色雪字。这时,石勇开口说:“维总,您看看,现在相信了吗?您知道的,上官总的手链,别人仿不出来。但是您放心,今天的事,绝不会多一个人知道。安之以后就是我的助理,也劳烦维总给个方便,您回去吧,我也好跟上官总交代!”

此时此刻,维娜心如刀绞,她很清楚安之戴着的,就是上官雪的那串贴身手链。这是上官雪对别人的一种提醒,也是一种警告,他在很清楚的告诉别人,安之是他的人,维娜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是她不甘心,非常不甘心,凭什么上官雪认定的人,会是默默无闻突然出现的安之?

她难掩内心的愤恨,不甘心地说:“石勇,连你也见风使舵!好,好!”

“维总,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牢记自己的身份,您也别为难我这个下属!这个永吉集团是姓上官,您和我都很明白这一点,对吧?”石勇不卑不亢地说。

面对这样你来我往的较量,菜鸟一个的安之则是一脸懵逼,她只能傻傻地看着,不知道该做什么。维娜的声音冰冷刺骨,一张漂亮的脸蛋变得非常阴郁。

终究是多年摸爬滚打过来的精英,沉默片刻后,她硬生生忍住了所有的情绪,冷笑着说:“好,好,我记着自己的身份!安之,劝你也记着自己的身份!”

石勇对她客气地点点头,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般,扭头对安之说:“我们走吧,带你去办公室,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忐忑不安地安之,胆怯地说:“哦,好的,石哥!”

于是,石勇神情自若地从维娜面前走过,就像走廊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安之学样跟着他,低着头也快步走过。可惜,她做不到石勇那般淡定,身后的维娜让她如芒在背极其忐忑。

不用回头,她似乎也能感知维娜杀人般的目光,那个作孽的上官雪,只是自己的老板,安之和他没有一点私人关系,维娜对她的恨意完全莫名其妙。在上官雪的办公室里,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安之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维娜要对她这般厌恶?

上官雪不喜欢维娜,应该去找他的麻烦,而不是找自己的麻烦。安之觉得应该去澄清一些事,但又觉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根本没有资格去澄清什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复杂的感情问题,她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索性打定主意,以后在集团里,躲着维娜走就对了。

安之边跟着石勇往前走,边在脑海里胡思乱想着,她在想,上官雪会不会察觉了自己来集团的目的?那条项链到底代表着什么?失踪的女孩们,跟上官雪有没有关系?她们失踪前,到底遇到过什么事情?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找到查案的线索呢?

如此种种的问题,让她的脑袋发胀。跟着石勇,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到办公室后,安之就很快发现,自己没有什么私人时间,去发呆思考了。因为,迎接她的,是一大堆需要填写的资料、各种新人需要学习的系统和文件,以及为期两周的新员工培训。

石勇安排完她该做的事后,便开始忙碌起自己的工作,留下安之在自己的工位上。看着眼前山一般要做的事,她只能立刻开启马不停蹄的程序,疯狂地填写起各种资料和信息。

等到好不容易忙完这些入门准备,安之早就过了下班的点,周围已经变得非常安静。她跟还在忙的石勇打完招呼,便去打卡下班。来到走廊等电梯时,安之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变得全黑。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石勇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