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善

书楼诡狸

2021-10-14 13:48:55

赤灵01

资讯 | 完本

“做梦没什么,我偶尔也会做梦境成真的怪梦,上善师傅说梦可能是前世的记忆,也可能是你潜意识的想法,成真不是一件诡异的事情,以后你不要那么害怕!”上官雪轻声地说,虽然声音还是冷冰冰的,但语调听上去顺耳不少。

这些话让安之觉得有些愧疚,她轻轻点点头说:“谢谢上官总,我记住了!”

她不喜欢撒谎,也不习惯撒谎。血源的事情异常重要,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更不能说错话,安之很清楚这一点。可是面对上官雪的安慰开解,还是有点良心不安,在她眼里,这个好看的男人,除了说话和身体冰冷外,倒也没有资料中说的那般不近人情难以相处。

上官雪看上去的年纪和宁怡得相仿,谈吐间却比宁怡得亲和不少,安之对他没有一点畏惧的感觉,也许是他不曾对自己说刻薄的话。对于实习生这个角色,安之没有太多想法,她的目的就是打听失踪和血清的事。

对于还未涉足的职场,没有丝毫企图和渴求,因此便觉得集团里的老总,和实验室里的导师不相上下。虽然都是发钱给自己的老板,但说起话也不至于太过顾虑或禁忌,所以面对集团里人人都怕的上官雪,安之的状态很放松。

于是,她想起夺门而出的维娜,便很直接地问:“上官总,维老师会不会有事?要不要去看看呀?”

上官雪微眯着眼说:“安之同学,你是不是更应该关心自己的面试?”

安之愣了,脸一下又红了起来,他说的这话有些扎心,偏偏事实确实如此。面试还没有结束,对方可是集团的老总,轮得到她来考虑维娜的事情吗?应该积极对待面试,争取当实习生的机会,才是她此刻的正事。

想到这里,她立刻点头附和,表现出一种醍醐灌顶的悔过。作为安大一名经常会不务正业的学渣,对老板的批评和指教,表示出第一时间的反省,已经是安之得心应手的优势。

但是光有忏悔的态度还不够,还需要一些行动,来让老板觉得自己已经迷途知返,她必须说点什么。安之很认真地想着,忽然意识到,刚刚上官雪提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宁怡得也曾经跟她说过。

她马上开口说:“抱歉,上官总,我知道错了。您刚才提到您的师傅,他也叫上善师傅?”

上官雪点点头,有点疑惑地说:“嗯,是的。怎么了?”

安之说:“给我朋友项链的人,也叫上善师傅,不过那是一位隐居山中的出家人,应该不会认识您。听朋友说,那位师傅常年行踪不定,很不喜欢跟人打交道,要好不容易才能见一面。而且,他说起话来艰涩隐晦,别人也不太能听的懂其中的含义。对了,把项链转送给有缘人,是那位师傅嘱咐的,他还说了一些很怪的话。”

“隐居山中的出家人?很怪的话?他说了什么话?”上官雪追问。

安之皱起眉头,仔细想着宁怡得说过的话。他曾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要通过女性传递给上官雪,需要接近上官雪去寻找线索。后来,当安之看到那个很重要的东西时,心里还是有些吃惊,因为那只是一条有点特别的项链。

项链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链子,链子是纯银质地,做工很细很精美。另一部分是坠子,坠子是个水滴状的琥珀,里面是一片圆形白色毛状物。安之问过宁怡得,毛状物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很奇怪。

宁怡得说那是白狐身上的一小块皮毛,接着又告诉她,得到这条项链纯属偶然。在他刚回国不久,有一次去外地出差,路上碰到一个生病的小女孩。小女孩的病很重需要很多钱,那家人经济条件不好,正在医院门口痛哭。

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的奶奶看到他,从医院大门口走过,就上前抱住他的腿,拼命磕头求他。从来不管闲事的宁怡得,这才心软了,替小女孩交了所有的治疗费用,那家人对他感恩戴德。事后,宁怡得很好奇,便偷偷问那个老婆婆,为什么就选中了他帮忙?

小女孩的奶奶说,是有一个人告诉她,若是在自己的西边,看到一个相貌极英俊、穿灰色西装、黑皮鞋的高个青年男子,便去求他定能如愿。宁怡得非常吃惊,以为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便追问了下去。

这才知道,说出这番话的人,是一个行事非常神秘的老人。这个老人每年有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的一座山上小住。他很有智慧,当地人有什么疑难,或是想不通的地方,都会找他去问问,相当于一个民间的心理医生,大家都尊称他为上善师傅。

一个人,善于开解别人的烦恼,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只要有足够的心理学知识,谁都可以当民间心理医生。可是普通人想做到预知未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宁怡得对此的第一反应是,老人身上怕也有潜能,没准也会跟母亲研制的血清有关。

因而,他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找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人。但是,老人死活不肯见他,反而交给他一条项链,还说“来去之间,重重叠叠,云中梦中不见天阶”,并且叮嘱他,一定要把项链转交给有缘人,而这位有缘人会带他,找到真正想要的答案。

宁怡得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就听说老人仙逝了,从此这条项链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什么有缘人,他也无从得知。直到他开始查永吉大厦的案子,宁怡得在调查上官雪的时候,才发现这位上善师傅跟上官雪,曾经交往甚密,还差点鼓动上官雪同他一起出家。

因此,他得罪了上官家族的人,便被赶出了南扬市。就在同时,宁怡得还打听到,上官雪这几年,一直在找一条项链,一条戴在某位女性身上的项链。于是,他便想起了上善师傅交给他的项链,还安排安之戴上了这条项链。

安之将这些话,抛去不提血清的事,全都按照宁怡得的意思,原原本本转述给了上官雪。听到这些话的上官雪,一下子笑了,他笑的很开心。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章 上善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