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怪梦

书楼诡狸

2021-10-14 13:48:47

赤灵01

资讯 | 完本

可能是私产的缘故,小木楼只开放了一层和楼前小院,摆了八九张很讲究的座椅。精致的半高纱幔,巧妙围绕着每个座位,四周还布置了各色的绿植,院子中间有条人造小溪流,整个环境舒适而私密,用起餐来赏心悦目。

木楼的二层是私人区域,并不对外营业,只有像赵涛这种自己人,才可以带朋友上去。所以,他们三个经常会在那里吃吃喝喝,特别是遇到这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事情时。

那天,三个人第一次决定一醉方休,赵涛趁着许老板在忙,偷了她房中去年冬至新藏的苏州酿,然后一起喝了个干干净净。习惯饮酒的人都知道,米酒一旦上了头,那清醒起来很需要时间。营业结束的许老板,看到躺在地板上,东倒西歪的三个人,哭笑不得。

她只能分别通知对方的家人,先将他们安置在自己的小楼里,等他们自己醒酒。于是那晚,第一次喝醉酒的安之,在老板古色古香的小楼里,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梦里,安之坐在高考的考场里,铺在桌上的是一份英语试卷。不同于以往的梦境,在这次的梦里,她的视力很好,所有的东西都能看清楚,就连这份试卷上,ABCD的每个选项标点,她都能认的清清楚楚。

梦里的安之,小心拿起试卷,正要往后翻看,突然大脑内响起一个声音:记下来!接着,她就像接收到了某种指令,大脑马上开始高速运转。在她将这份页试卷,记得差不多的时候,更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安之看到手中的试卷,居然变成了数学试卷。

又是一番如法炮制后,安之在自己梦里,将高考所有科目的试卷,都记了一遍。她刚想再看看,确认记忆内容时,突然听到有人在不停喊她:“安之,安之!你快醒醒,你怎么了?”

安之睁开眼睛,发现梦醒了,她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眼前是熟悉的赵涛和私房菜馆的许老板。他俩正在手忙脚乱,拿着一沓卫生纸和棉球,在她脸上擦着。

“我,我怎么了?”她觉得脸上很不舒服,用手摸着脸,迷迷糊糊地问。

“我脸上怎,怎么全是血?”安之一下坐起来,手上的血顿时让她清醒。

“快,别动,你在流鼻血!天干物燥!”许老板温柔地说。

听到是鼻血,安之这才安下心来,难怪脑袋会头疼欲裂,鼻血流成这样,没死就好。她忽然发现,自己无法感受到许老板情绪的变化,以前她明明可以。

“天哪安之,你在梦里一直挣扎,我们怎么叫你都叫不醒。然后,一下子就开始流鼻血了,样子就像鬼上身,太可怕,你,你不会是撞邪了吧?”赵涛一脸关心地问。

“你才撞邪,我这儿风水好着呢!别吓唬她,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待会我带你去医院?”许老板一巴掌拍在赵涛背后上,示意他不许再胡说八道。不过,安之睡梦中的样子,真的有点吓到大家。

“真的吗?我,我没事,您去忙吧,他陪着就行!”安之挤出个微笑,虚弱地说。

许老板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听到安之的话,她便冲着赵涛暧昧一笑,就转身离开了。在她眼里,眼前的赵涛和安之,就是一对早恋小情侣,但事实上,安之只是想问问李明,她梦到试卷的事,还不想让别人知道,省得被人笑话。

“李明呢?”安之看到她离开,赶忙开口问。

“她已经被她妈妈接走,回家肯定少不了一顿打。你是没看到她妈那个脸色呀,可怕的不得了,我都看着。。。”赵涛看到安之没事,就婆婆妈妈地说起李明的事。

“唉!送我回家,今天帮我请个假,头疼的厉害,想回家休息!”安之长叹一口气说。她的脑袋疼的厉害,一睁眼就感觉天旋地转,一闭眼,全是梦里的试卷和题目,高考是妥妥要将她逼疯。

赵涛看到安之的状态很不对,便赶紧答应,将她送回了家。但是,等到了周一,他俩再见到安之时,她的状态还是让人大吃一惊。安之的脸色白的吓人,眼眶下面挂着巨大的黑眼圈,特别醒目,就像是电影里,很久没睡过觉没吸过人血的吸血鬼。

安之告诉他俩,这两天晚上,她只要一闭眼,就会做不停地噩梦,然后还会不停地流鼻血。于是,两个好朋友便决定请假,带她去看医生。到了医院,检查半天,安之一切正常。

无奈之下,他俩只好把她送回家,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李明和赵涛跟家人请了假,留在安之的住处照顾她。果然,到了深夜两点多,睡熟的安之又在梦里闹腾起来。她的身体不停扭动,鼻血流个不停,吓得赵涛和李明差点打120,最后还是李明有主意,想到用冷水毛巾擦脸的损招,才把安之叫醒。

“天哪,你吓死我们啦,到底梦到什么?又是流鼻血,又是不停挣扎,见鬼啊?”赵涛关心地问。

“比见鬼还可怕!你俩,你俩可能不信,我梦到,梦到今年的高考题。每门卷子都看得特别清楚,连ABCD选项的标点都能看清。现,现在我脑子里,全是这些题,三天了真是要命!你俩,快,快去找些纸和笔来!”安之有气无力地说着话,她熟练地从床边纸巾盒里,抽出一张卫生纸,堵起流血的鼻子。

“天哪!你被高考逼疯了?梦也能信?怎么不说你梦到上帝,他说明天是世界某日,让我们都不要去上学?”赵涛很不屑地说,显然他不相信。

“对啊,不,不可能吧?你流个鼻血,就有这种特异功能啦?”李明疑惑地摸摸安之的脑袋,同样很不相信地说。

“唉,我也不想相信。可是,连续三天,梦到一模一样的试题,好像不把内容写下来,脑袋就会炸开一样,没准真是神迹!算了,不管了,你俩先去给我找纸和笔,快点,不写下来,我肯定会被憋死!”安之头疼欲裂地浑身发软,但脑袋里的那些试题却呼之欲出,内心就想有个要爆发的火山,那种必须要把它们写下来的想法,无法Y制。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八章 怪梦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