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那人怎么可能是她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2021-09-15 18:08:33

赟子言

资讯 | 连载

苏言婳很快反应过来,给她下帖子的平阳郡主,是宁王的嫡长女,那便是这君戎璟的亲姐姐了。人家是亲眷关系,前来贺寿倒是不必大惊小怪。

可奇怪的是,他方才瞥了她一眼,这是何意?

见身份矜贵的人有话要谈,她们作为外人,自然是该避让一些。于是,苏老夫人便对着徐老夫人含笑示意,随后带着自己儿媳与孙女往席面那边走去。

在设宴的厅院里,男女宾客分开坐,中间用长长的屏风给间隔开来。

女宾席这边的宾客们看到苏老夫人身后跟着的一位妙龄少女,便纷纷打听那人是谁。

在听到有人说那人便是苏言婳时,众人吃惊不小。

在她们的印象中,苏言婳像个滑稽的年画娃娃一般,如今怎么见到的是这么一副无懈可击的俏丽容颜?

有人问苏定瑶:“那人真的是你堂妹?”

身着一身淡粉色襦裙的苏定瑶也是头一次看到如此貌美的苏言婳,她惊讶不已,不过面上很是镇定。

反应过来的苏定瑶点了点头,娇滴滴地道:“是我堂妹。”

她们虽然是堂姐妹,但是堂亲关系已经不算深厚了,她们的祖父是亲兄弟,毕竟堂了两代。而且,苏府里头,有一道矮围墙,将南北两苑给分了开去,所以她们基本没有什么交流。

京城中人只知道苏家有个嚣张跋扈的嫡女名叫言婳的,却是很少有人知道苏家旁支还有个苏定瑶的。

想到这里,苏定瑶看向苏言婳的目光中便带了些许恨意与讥讽。

那人继续问:“怎么可能,苏言婳可丑了,那人怎么可能是她?”

立刻其他有人跟着道:“你们没听说吗?就是因为苏言婳太丑,所以韩公子将她拒婚了!”

关于拒婚一事,苏定瑶自然有所耳闻。不过,她所听到的是苏言婳自己拒的婚,如今听人这么反着说,她嘴角微翘,道:“你们别这么说我堂妹,女子名声最重要了。”

“定瑶,你就是太好心,才会一直被人欺负着,若是苏家孙女就你一个,那你早就成了京城才女了。”

这个时候,也有人对苏定瑶的母亲仇氏道:“那蔡氏是你的堂妯娌,你瞧瞧她,侯夫人不在府中,她便跟着苏老夫人出来显摆了。”

仇氏笑了笑,低头悄声道:“瞧她那打扮,生怕旁人不知道她多有钱似的!”

又有人附和道:“到底是商贾之女,浑身上下的铜臭味!”

由于苏言婳跟着自己祖母与二婶往席位越走越近,方才人家说她的话,她听得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人家在说她的不好。可此刻那些人说她二婶的话,她就没法当做没听见了。

“在座的哪一位不是吃谷物杂粮长大并且活着的?”苏言婳声线拔高了一个度。

京城周边所产的大米,因为土地贫瘠不适合水稻生长,而且产出的稻米,但凡有钱人家都觉得难以下咽。大邺江南那边生产出来的水稻,稻米软糯香甜,深受京中人士喜爱,蔡家做的就是这门生意。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那人怎么可能是她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