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烧了的好

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

2021-09-15 18:08:31

赟子言

资讯 | 连载

苏言婳挪了挪脚步,还是没往二婶那边去,要是让她发现她身上湿湿的,那今晚掉进男人浴桶里的事情就要瞒不住了。到时候,她祖母与二婶就该难过了。

如此想着,她赶紧拿出那封已经被水泡了的书信,道:“祖父祖母,二叔二婶,言儿今晚还是有收获的,只不过书信拿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

听到书信拿回来了,苏老侯爷与二儿子对视一眼。

“言儿,你自己拿回来的?”苏老侯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孙女那三脚猫的功夫,他岂会不知?

韩家的人虽说已经没有从政的,但是他们的根基还是有点的,所以要从韩家将书信找到并且拿回来,那身手要极高才行。

“是言儿自己拿回来的。”苏言婳将书信递给了苏老侯爷。

苏老侯爷拿过有些湿的书信,小心翼翼地展开信纸,上头的字迹由于水渍的关系,已经有些不少重叠在一起模糊掉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封信就是邻国老将军写给他的。

苏老侯爷一拍桌子道:“就是这封信!”

当时,韩斐来到他的书房,他还叮嘱了他一番,说了些要对言儿好的话。没想到,那个阴险的小人居然偷了他的书信。

苏老侯爷长吁一口气,拿出另一封信,将两封信都递给了自己的二儿子看。

苏二爷看了,义愤填膺道:“父亲,看来韩斐这人早就是蓄谋已久了!”这书信落在有心人手中,那后果不敢想。

苏老侯爷从二儿子手上拿回两封信,随后站起身,走到灯盏边上,取下灯罩,将两封信放在了火焰上头。

干的那封信先点燃了,湿掉的那封信纸被烘干,紧接着也燃烧了起来。

反正书信他早就看过,以防万一,这种棘手的书信还是烧了的好。

看着书信在火苗中一点点燃尽,苏言婳道:“算我以前眼瞎,竟会瞧上韩斐这个小人!”

二夫人蔡氏道:“咱们家娇娇儿那么懂事的一个娃,怎么可能瞧得上韩斐这种小人?肯定是韩斐他处心积虑地勾引的!”

“好在言儿已经把书信取回来了,就算韩斐看过那封信,他手上没有了书信,暂时不能将我们苏家怎么样。如今,咱们苏家唯一要做的就是提防韩家,特别是韩斐这个小人。”苏老侯爷总结道。

苏二爷点头。

“好了,半夜了,都回去睡吧。”苏老侯爷抬步往外走,走了两步,转过头来对苏言婳又道,“言儿,记得等会喝碗姜汤。”

苏言婳看着自己祖父祖母二叔二婶往外走的背影,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衣服,成不成祖父他看出来她掉进水里了?

这时,珍珠与橘苹才从院子里跑进来,一人伺候苏言婳梳洗,一人跑去小厨房指挥婆子煮姜汤。

珍珠拿着苏言婳身上脱下来的那件男装道:“小姐,这衣服料子很贵呢,起码百两银子一尺吧。”

珍珠对钱财十分敏感,是以前世的苏言婳便让她管理她的小金库。

苏言婳听到珍珠的话,转过身去,看着珍珠圆圆的脸庞,道:“那就把它洗洗收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7章 烧了的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