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洋娃娃小唯

2021-06-11 15:36:08

蓝泽羽

资讯 | 连载中

  有的时候许多微小的细节会牵出背后隐藏的令人不敢相信的现实。只是这样的细节有时太过惊悚,大多数人都采取一种回避态度。就像许多成年人,不会在意孩子们看到离奇和诡异。

  一连几天,小汐都神情恍惚,干的最多事就是在卧室里抱着小唯看着镜子发呆。小汐的奶奶见了也很奇怪,几次询问,得到的都是同一个答案:有个姐姐要杀她,小唯说可以解决这件事,不过要等到除夕。奶奶听见之后也很担心,她会回想起前几个月消瘦苍白的小汐,认为这是一件事。在她的概念里,小汐的种种行为都是因为对父母的过度思念引起的:通过幻想自己被人伤害来获取不在身边的父母的关心。

  等他们两口子回来就会没事吧,奶奶想。

  除夕越来越近了,小汐也越来越越心神不定。尽管小唯告诉她除夕之前那个姐姐不会来了,但是小汐隐隐约约的感到一种危险,一种力量正在靠近,而这里就是风暴中心。

  腊月二十九下午,小唯开始告诉小汐具体应该怎样做。

  “小汐,今年没有腊月三十,所以今天就是除夕。今天午夜,我们继续上一次的游戏吧,只有那样我才能走出来,小汐只要躲在屋子里,锁上门,小唯会和主人谈的,小唯会拖住主人,只要过了午夜,小汐就安全了,永远安全了。”

  楚西汐还是很疑惑,小唯的身体那么软,而且在浴室里,她怎么进来?而且奶奶一定就会睡觉么?奶奶听不见么?

  当她说出自己的疑问后,小唯凑到小汐的耳边,轻轻地说:“主人在浴室里割腕自杀,她的尸体在里面泡的又肿又大······她会在那里面······至于奶奶,呵呵呵,对于老年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睡觉更有吸引力呢”

  小汐听了以后怔怔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但又感觉小唯说的有些奇怪,似乎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她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腊月二十九夜里,小汐的奶奶张罗了一桌的菜,一边给夹菜一边絮絮叨叨的安慰她。但是楚西汐却在一直抬头看表,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

  “小汐呀,你有什么急事吗,一直在看表。”

  楚西汐慌乱地说:“啊,没、没有啊,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想看春晚对不对?还有一个多小时,不用急,一会儿奶奶陪你。”

  楚西汐什么都没说,只是机械的往自己嘴里扒饭,深深的低着头,生怕奶奶再看出什么端倪。她感到自己快要疯了。

  小汐的奶奶看到她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又想起了父母,安慰道:“没事的小汐,爸爸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他们会给你带礼物,他们昨天还打电话问你怎么样了·······”

  小汐的奶奶还在自顾自的说着不知所云的话,楚西汐却感到一阵残忍的恨意。她现在的处境除了一只可笑的洋娃娃外没人知道,自己的亲人却在这里说废话。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有人要来杀我你到底知不知道老太婆老太婆老太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信不信我把筷子插进你的眼眶信不信信不信信不信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去死去死去死。

  楚西汐因愤怒而发抖,她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电话突然铃声大作,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铃声中透着一股子诡异。

  小汐的奶奶连忙放下筷子去接电话。很快,电话里传出了楚家远的声音,小汐的奶奶连声把她叫了过去。

  楚西汐紧紧地抓住电话,脑子里一团混乱,她现在只关心午夜的“和谈”,拿着电话“嗯嗯啊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当电话里传来“把电话给你奶奶我有点事时”楚西汐如释重负,把电话递给奶奶就赶忙跑回了屋里。

  另一边,楚家远的声音有些担心,他说:“妈,我和叶琳这几天老是觉得不踏实,那边没什么事吧?”

  “都还好,就是小汐这几天看起来有什么心事······你们也是,都过年了还不回来,孩子心里能好受吗?!”

  “今年算是栽了,往常那边都是腊月二十八左右下大雪,今年也不知怎么了一入冬雪就没停过,早知道就早点回去了······”

  “好了好了,过完年抽空回来一趟看看孩子······你们在那边也要注意,北京可不比咱家里,”奶奶说着打了个哈欠,又说,“先这样吧,我去看看小汐。”

  放下电话的时候,小汐的奶奶有些奇怪,看看了表,自言自语的说:“天不晚啊,怎么今天这么困?”

  她一边敲门一边喊:“小汐,小汐,你出来一下······小汐······刚才我跟你爸妈说了,他们准备过完年就回来,算了,桌子不用收拾了,奶奶困了,先去睡一会儿,你自己玩儿一会儿吧。”

  北京那边,楚家远和叶琳虽然打了电话,但是仍然感觉有些不安,似乎那边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他们又回想起了在火车上的那种······害怕的感觉。

  午夜,小汐把小唯放进浴室,说了声:“游戏开始。”就很快的含着一口盐水拿起杯子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并锁住了门。

  楚西汐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紧张无比,心砰砰直跳,她感到有点冷,在她想确认一下窗户是否关严的时候,恐惧攫住了她的心脏,嘴里的盐水回流近喉咙呛了她一下,她张开嘴,盐水又灌进了她的鼻腔,淋淋漓漓的洒在了身上。楚西汐惊恐的瞪大了眼,盯着那边镜子,她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小唯说,那个姐姐是跳楼自杀的!

  楚西汐愣了几秒,随即将杯子扔在一边,冲向房门,想把锁打开,然后逃出这座房子逃出去逃出去逃出去。

  可是不管她怎么弄,她就是拉不开门,有某中力量在门的那一边。

  “奶奶,奶奶,奶奶快来,快来呀奶奶!”楚西汐哭喊着,疯狂的拉着门。但是,旁边的屋子里毫无反应。楚西汐,转身来到书桌旁,用力拿起椅子,一下一下的砸门。

  “哗啦”楚西汐清楚地听到了浴室里的水声。她清楚地听到了脚步声,跌跌撞撞的脚步声,随后,门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内滑动,楚西汐用后背死死的顶住门,但是,门依然一寸一寸的往内滑开。楚西汐的脚一滑摔倒在地。

  当她挣扎着站起来,看见小唯稳稳的站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折刀,嘴角裂道耳根,满口的碎牙闪动着狰狞的红光。

  “小汐,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你会和我一样,因为你和他们一样······”

  楚西汐在地上不住地后退,哭着说:“小唯你别吓我,你不是说要和它谈吗?你不是要保护我吗?你别过来!”

  “哎呀,哭什么呀,你知道吗,这是我死的第三年,我知道我到底做错什么了要被整世界嘲笑!你知道我的父母为什么不去给我做矫正手术吗?因为那个****跑了,那个混蛋准备把我养大了卖给马戏团!你知道什么!你有一切!啊,不,你很快再也不会有了!我自杀了,凭什么只有我死?!所以我会杀死每一个住这所房子的人,很棒,对不对?我还要感谢你呀,楚西汐,谢谢你的游戏,让我有了足够的阳气来支撑这个我所附身的娃娃,哈哈哈,也只有她陪我,陪我哭,陪我笑,还有,陪我杀人!”

  说完,它将楚西汐扑倒在地,折刀探向了她的嘴角。

  楚西汐的挣扎只是徒劳,因为它的力气很大,张着嘴,唾液一丝丝的滴下。殷虹的血自楚西汐的嘴角流出,裂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小汐,你就要和我一样漂亮了。”

  “不——”楚家远和叶琳同时从梦中醒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就一起冲向角落的电话。但是电话里只有盲音,畅通无比的电话线第一次失去了作用。

  “通啊,快通啊,小汐,妈,你们快呀······”两个人念叨着,一遍又一遍的徒劳的拨着号码。

  叶琳突然说:“公安局!”楚家远不知所措的看着她,没有反应过来。

  “公安局!110!快啊!”叶琳朝他吼着。

  楚家远反应过来,拨了安落市的报警电话。

  “您好,请问······”

  “安落市,安落市金淼区子阳小区3栋302,快,快,求你们了······”

  “好的,我们······”

  公安局值班人员的声音消失了,代之以一个扭曲刻毒的女声:“楚家远叶琳,你们别多管闲事!”

  在安落市,小唯抓着楚西汐没有下颌骨的头恶狠狠地将电话摔在一边,走进了楚西汐奶奶的卧室。

  当公安局的干警来到那里时,屋子里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一个老人被割裂了嘴角,刺穿了喉咙。

  就在她旁边,是两个洋娃娃,一个嘴角开裂,手中一把折刀;另一个头别扭的上下分成了两截。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END-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八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