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亢龙寻道》第4章 武者之战

发布:2021-07-22 00:41:14

暴菊花兰蒂斯小说名字叫作《亢龙有悔寻道》,提供更多暴菊花兰蒂斯是哪部小说,暴菊花兰蒂斯是什么小说。亢龙有悔寻道小说暴菊花兰蒂斯摘选:暴菊花自小父母双亡,被其爷爷奶奶带大,并且双位至亲又相续在其少年时得绝症逐一松手人寰等…

暴菊花兰蒂斯小说名字叫做《亢龙寻道》,这里提供暴菊花兰蒂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亢龙寻道小说精选:“却说曹操统领众将入冀州城,将入城门,许攸纵马近前,以鞭指城门而呼操曰:“阿瞒,汝不得我,安得入此门?”操大笑。众将闻言,俱怀不平。”……“一日,许褚走马入东门,正迎许攸,饮唤褚曰:“汝等无我,安能出入此门乎?”褚怒曰:“吾等千主万死,身冒血战,夺得城池,汝安敢夸口!”攸骂曰:“汝等皆匹夫耳,何足道哉!”褚大怒,拔剑杀攸,提头来见曹操,说“许攸如此无礼,某杀之矣。”操曰:“子远与吾旧交,故相戏耳,何故杀之!”深责许褚,令厚葬许攸。……”从十五到十七,…

“却说曹操统领众将入冀州城,将入城门,许攸纵马近前,以鞭指城门而呼操曰:“阿瞒,汝不得我,安得入此门?”操大笑。众将闻言,俱怀不平。”

……

“一日,许褚走马入东门,正迎许攸,饮唤褚曰:“汝等无我,安能出入此门乎?”褚怒曰:“吾等千主万死,身冒血战,夺得城池,汝安敢夸口!”攸骂曰:“汝等皆匹夫耳,何足道哉!”褚大怒,拔剑杀攸,提头来见曹操,说“许攸如此无礼,某杀之矣。”操曰:“子远与吾旧交,故相戏耳,何故杀之!”深责许褚,令厚葬许攸。……”

从十五到十七,两天里,等待土豪金拨款和打包物品同时,亚特兰蒂斯不知说了几回当时怎么磨值班民警两个半小时的机智故事,初听新奇,而觉有趣,后感乏味。

可这小子一字说词也没更改过,如播放器般重复循环,尤其是在他总讲到怎么博取同情,骗说专暴菊花自幼父母双亡,被其爷爷奶奶带大,而且双位至亲又相续在其少年时得绝症一一撒手人寰等等时眉飞色舞,弄得专暴菊花尴尬无比,最后恼羞成怒要和他进行决斗,用武术家的方式解决此公案。

人们劝阻无效情况下,无奈点头同意他俩按自个方法进行,专暴菊花胜了,亚特兰蒂斯闭嘴,不再提此事;亚特兰蒂斯胜了,专暴菊花捂住耳朵,不再与其计较。

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希望专暴菊花赢,只有这样才会让无聊的笑话被终止。

专暴菊花,原名郭刚铭,自幼习武,擅长跆拳道,今年18岁,天津人;亚特兰蒂斯,原名王昆,武馆出身,空手道是他的强项,今年也18岁,上海人。个头,体重都相差无几,1米7和70多公斤左右。

虎爷从校园武术馆借来两副拳套与护具,免得二人因此斗得头破血流,本来还想找个拳师来做公正,但鲁志松阻止了他,花豹道:“兄弟之间的事,不劳烦外人,鲁志松和我就可作为决斗的公正。”,鲁志松是练截拳道的,花豹的军事格斗相当凶悍,可以让人放心。

虽然拳手间PK打得鼻青脸肿是家常便饭,为了使伤情得到确实可控,并且在不伤友情的状况下解决纠纷,鲁志松、花豹各自锁定一人,随时出手。

专暴菊花和亚特兰蒂斯认为武馆内打,不够刺激,坚持一定要在户外,所以人们选定校园操场正中央作为比武场地。拉开绳索,在草地上划开一个正方形图案。

随着虎爷一声吼,双人拉开架势,抖动着凹凸结实的胸肌,露出腹部线条刻痕清楚的八块肌,只穿着运动短裤。

在清晨微风,初升阳光中,拳头碰了一下作为敬礼,正在操场上锻炼和路过,奔走相告洗漱打饭的师生围了上来观看不可多得的真人PK,电视机前看的不如现场版那样使人血脉贲张,锅碗瓢盆敲击声为二人呐喊助威着。

专暴菊花与亚特兰蒂斯虽年纪不大,却已身经百战,保持着距离和跃动节奏,让自个处于时刻可以重击对手最佳状态。

二人所学不同,但搏击的规则哪不能打,哪可以打,怎么打了然于胸,只是跆拳道重视手脚并用,并且腿法所占比例达70%,以刚制刚,直来直往,极少采用闪躲防守;空手道,追求用身体各个部位用于徒手格斗,要求全身保持柔韧,弹跳平衡。

双眼逼视着对手一举一动,“呔”,亚特兰蒂斯大喝一声,率先出手攻击,打正专暴菊花作为防御工事的双拳,这招简单实用却是虚招,专暴菊花知道此中道理,对手要借此进步,然后目标劈向自个脖颈或者欺身弓弹,摆腿腹部或腰肋。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直接一个前踹,攻击贴过来的亚特兰蒂斯上半身,不等专暴菊花退守,拧腰转髋又一脚外摆腿攻击对手腰、肋、膝部三处,亚特兰蒂斯不慌不忙,以双脚为轴心,用顺向旋转和逆向旋转步法技巧,把专暴菊花的连环腿一一化开,不时逼住对手,格挡拆解。

提着一口气的攻击全都如泥牛入海般,没打到实处,专暴菊花和骑上虎背没啥两样,只要攻击一停顿,那亚特兰蒂斯的贴身暴击就如约而至,按鲁志松当时猜想,不亚于“降龙十八掌”猛烈,浑身可能会给拍打烂。

这回决斗有特别规定,比赛中撑开对手双臂紧紧贴着身体,抱人摔跤都是不允许的,会被直接判输,只能以招式和技战术博弈一较高下。

亚特兰蒂斯一个背拳击中专暴菊花踢来攻袭腿骨,趁机杀上去,挑向头部的拳突然变招,缩短两人距离,步子跨进,变肘来击打**直冲向头,情势逆转,攻守易人。

好个专暴菊花,不愧是武学达人,腿被亚特兰蒂斯用背拳硬碰硬格挡开,整个身躯重心驱使他朝一侧歪倒,中路大门洞开,面对亚特兰蒂斯的长驱直入,来了个顺水推舟,猛烈转身,加大转动惯量,迅速发出一记转身后摆腿,继而演化为后蹬腿,双腿全腾空。

亚特兰蒂斯正要对一马平川的专暴菊花为所欲为,不料想对手决心鱼死网破,趋身朝前要直接与两只臭脚丫做亲密接触,干脆肘关节弯曲,舒展,小臂快速摆动,横、纵、斜连续斩出。

足前掌,足背,足趾一系列微操作,借力使力,又不让自已双腿被亚特兰蒂斯绞杀,飞弹开去的专暴菊花落地后,亚特兰蒂斯右勾拳,左冲拳,摆拳封堵活动范围,大开大合,罩着专暴菊花,不给他喘气之机。

眼看就要被赶到绳索边了,四周暴雷般喝彩已震耳欲聋,专暴菊花快走上“乌江自刎”道路。

鲁志松和花豹最是紧张,因为只要亚特兰蒂斯钉死了专暴菊花,比赛就会结束,亚特兰蒂斯的连招打击为自个出拳保持有利距离,而且逼迫对手无所适从,占尽空间所有便宜,从而使对手防线大开,以迅速而不失精准的拳头,威慑对手急欲反扑的努力,不失时机给予重创,让其陷入“越赌越输”境地。

不能让自已走上绝路,否则将成为亚特兰蒂斯的拳靶,没有还手余地,专暴菊花对亚特兰蒂斯的速度和变化多端的招路,简单重复的打击,躲避中吃了不少,摸清了基本概况,知道力度大小,决定给他挖个陷阱,抓住他发出最大限度力道时反击,与此同时,亚特兰蒂斯的最终极招数来了,带着弧线,响彻着破空呼啸。

专暴菊花斜马步扎好,转弓步,换三七步,双拳也不含糊,推、拉、勾、砍,组合臂腕格挡,用得恰到好处。亚特兰蒂斯的拳势好像被驯服的烈马,面对斗牛士的蛮牛般,用来支撑力气的身体僵硬无法变化,收发已不能由已,在专暴菊花眼中,和一盘大餐无异。

练习模式,专暴菊花跆拳道的太极八场此刻把所有攻击敌方目标的招路全用上,得心应手,手刀,带着拳套削亚特兰蒂斯“国字”脑袋,连带着肘击,提膝顶着其八块肌肉的腹部,大腿一鞭打,“噼里啪啦”,三连击,亚特兰蒂斯遭受重创,。

旁镇场的鲁志松和花豹立即出手将二人隔开,直接宣布“KO”,亚特兰蒂斯爬起来,对专暴菊花抱了抱拳,表示感谢,因为,专暴菊花只用了六成力,迫使他屈从而已,点到为止,不然,可能要卧床几天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风平浪静,只是电讯联络不绝,由于高铁安检规定,有些物品是不能携带的,化整为零,改变其物理外形或者变更其化学性质等等手段,多开户头,用异地网拍,快递实现人货分运。在他们正式与虎爷分别时,虎爷高兴得差点放鞭炮庆祝,数天内,他的小屋被搞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但还是按下心中狂喜,表现出依依不舍,到车站挥手送别。

转了三到四趟列车,从高铁到普运,张掖火车站,土豪金派来迎接的人已举着牌子等候多时,二话不说,跟着来人分乘二辆越野车驶离车站,奔向目的地。

在车上,被选为临时队长的鲁志松打开土豪金发来的简讯记录,查阅着了解他现在的状况全貌。

除了接收鲁志松等人发送过来的物品外,土豪金也没闲着,他手下的两员干将早已开始行动,特别值得一提就是该两名专业人士可不是随便找来的,是业界南北响当当人物,因为此次情况特殊,所以土豪金为了慎重起见,特意高薪聘请,免得由于南北之差错漏些什么。

俩人存在着较劲竞争关系,如石涛弄出了安阳曹操墓,王亮就搞出咸阳上官婉儿来,当然他俩都是把肉给吃了,然后剩些汤给世人去品尝。(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与作者无关)看在钱的份上,俩人首次合作出马寻找当年安顺平在“沙洲--敦煌--雷音寺--月牙泉--楼兰”的痕迹,不会是很大问题,最近就有不错进展。

出发前,土豪金特别交待,到达之后通讯应有所收敛,不能肆无忌惮,因为该地是国家重要区域,兵团,航空航天,边防等等一大堆,如果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得不偿失了。

很多非法测绘在当地被保有警戒感的民众抓获,这让鸿哥回忆起以前所在城市郊区的一处军事地带,莫名其妙跑来两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对着军事设施一顿狂拍,被发现的村民扭送到派出所。花豹解释道:“在重要设施前沿都有不同警戒级别,一般人是靠近不了的,至于如今的“爬墙党”,那是一种与民同乐的方式,别太天真了。搞不好就得去国安局喝茶。”。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