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发布:2021-06-11 15:36:06

是啊,小汐,爸爸妈妈在外面赚够钱便会回去,等哪天你放假了了,奶奶就带着你去找爸爸妈妈玩,别哭了了······”  楚西汐什么都没说,转头望着窗外,泪水在脸上留下的几道又几道小细纹。  几个小时后,楚家远一家回到了他们在安落市外城的新家。没办法,“妈妈,你和爸爸一定要走吗?”。

  一辆破旧的轻卡满载着家具在公路上缓慢的行驶着。驾驶室内,楚西汐坐在她妈妈的腿上抽泣着问:

  “妈妈,你和爸爸一定要走吗?”

  叶琳眼圈也红红的,有点哽咽的说:“我和你爸爸也不想啊······没事的,奶奶会陪着你,会照顾好你······”

  楚家远狠狠地抽了一口劣质香烟,缓缓地说:“有事就给我和你妈打电话······等开了学,你就在市里念书了,好好学,听到没?”

  西汐的奶奶在后座上也安慰着:“是啊,小汐,爸爸妈妈在外面赚够钱就会回家,等哪天你放假了,奶奶就带着你去找爸爸妈妈玩儿,别哭了······”

  楚西汐什么都没说,扭头看着窗外,泪水在脸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细纹。

  几个小时后,楚家远一家来到了他们在安落市外城的新家。没办法,就这所公寓,如果不是比市场价差不多低了快三倍的话,他们也租不起。同样,也为了西汐的生活费,楚家远和妻子决定把乡下的地包出去然后再去北京打工,让她奶奶在这里照顾她。

  下车后,楚家远和叶琳慢慢地将一件又一件家具搬到三楼,小汐的奶奶则在一旁拉着她的手静静地看着。

  在他们忙完之后,一家人慢慢的走上去,谁都不说话。原本搬家这件虽然麻烦却仍然激动人心的事也在离别之时的悲伤面前下了半旗。

  小汐这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父母身旁多呆一会儿,因为明天,他们就要走了。

  可是这明明是七月,骄阳似火,但当小汐走进新家时,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凉意由内而外慢慢的袭遍了全身,就像被人强行灌入一桶冰水。她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不由得抓紧了妈妈的手。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一到影子一晃而过。

  她只是跟在妈妈身边,小心翼翼的走遍了每一间屋子。

  “小汐,你想什么呢?这里就是咱们的新家了,是不是比村子里要宽敞干净一些?以后啊,你就和奶奶住在这里,想爸爸妈妈了就打个电话······我和爸爸也会打给你的······走吧,我们去看看爸爸在你的屋子里放了些什么。”叶琳轻声说。

  小汐点了点头,脸上看起来有些阴沉的表情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叶琳不知道,楚西汐的沉默和压抑不是因为分别,而是因为······恐惧。

  小汐和妈妈一起来到了她的屋子。这间屋子里为了遮阳窗帘拉上了一半,吊着刚刚买来的淡粉色蚊帐,靠窗是崭新的湖蓝色书桌,书桌对面是房东留下来的带镜子的衣柜,书桌旁边也是房东没有搬走的一张单人床。叶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去,把小汐自己留在了卧室里。

  小汐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镜子前面怔怔的看着它,随即,她就屏住了呼吸,心砰砰直跳,因为她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从里面直直的看着自己。她慢慢的转过头,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再看向镜子时里面只有她自己。

  她安慰着自己,刚才一定是眼花了,整个公寓内只有四个人,谁会站在自己背后呢?

  小汐一边想,一边走出卧室,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她不知道,这只是开始。

  这一天中午,小汐在午睡的时候,感到有人压在自己的身上,是妈妈吗?她睁开眼,感到一阵惊恐,是那个她在镜子中看到的女孩子,不知为什么,小汐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正站在我的身上”她想。这是梦,对吧?只是梦。可是那个女孩子身上的血,红红的血慢慢的滴在了她的脸上,带着一种特有的温热和甜腥。小汐突然想想尖叫,想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想从自以为的逼真的梦里走出来。可是,她却动不了,就像被人用绳子捆起来一样。小汐看到身上带血的女孩子突然笑了出来,嘴角一直裂到耳根——

  尖叫,刺耳的尖叫在卧室里回荡着。

  隔壁的父母听到以后冲进了楚西汐的卧室,看到她自己躺在床上,哭喊着,扑打着,楚家远将小汐一把搂进怀里,轻声安慰着,叶琳坐在旁边抚摸小汐的头。

  好一会,小汐才平静下来,颤抖着告诉了父母她从上午就经历的怪事。

  “看着我,小汐,白天呢,是不会有东西出来捣乱的;晚上呢,关紧门和窗户,那些你不想见的东西也进不来的,对不对?还记得你五岁的时候吗?那个时候你总是说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人,那时候不是也没事吗······”

  楚家远还没说完,楚西汐就又哭了起来:“可是这一次你和妈妈就要走了······”

  楚家远和叶琳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心下了然的表情,在他们看来,小汐之所以看道“鬼”

  ,就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走才发生的——毕竟是小孩子,没离开过父母。

  叶琳安慰道:“我和爸爸走了还有奶奶陪着你啊;奶奶也会保护你的。所以说,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小汐慢慢的止住了哭泣,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汐把门和窗户全都锁住,不安的爬上了床。也许楚家远说的是真的吧,这一夜,小汐没再听到或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在另一间卧室里,楚家远和叶琳正在收拾东西。

  叶琳说:“我们要不要再陪小汐一天?说实话,我也感觉这座房子怪怪的。”

  楚家远抽着烟,头也不抬的说:“换个新环境总会不适应,咱刚结婚的时候在那间新盖的瓦房里不也是不舒服吗?再说,这次不走,下一次的火车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所以,唉······”

  “也对······要不就这样吧,明天走的时候,我再看她一眼······”说着,叶琳的眼圈又红了。

  楚家远什么都没说,继续闷头收拾东西。

  第二天,楚家远、叶琳还有小汐的奶奶很早就起来去火车站赶火车,谁也没有去吧小汐也叫起来。离别的时候,总归是人越少越好。

  楚家远和叶琳在车窗内向奶奶挥手告别,两人不约而同的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似乎这一去,就是永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