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发布:2021-06-11 15:36:08

想昨天脚步声和脚印。她很确认,后来地下也没脚印,除浴室外的各个地方更是连水都也没。那就如此脚印是哪里来的?是那个姐姐吗?  下午警察来了后望着脚印也倍感很不解,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虽然是货真价实的人血,虽然看出来这个人像是也没重量“昨天晚上,一定有人进来,一定有人进来······半夜里我就听见有人在浴室和客厅里来回走动,听到有人敲门,可当时我动不了,后来声音消失,我还以为听错了······小汐你别怕,我现在报警······”。

  楚西汐看着这片脚印有些骇然,她想起了昨晚的“游戏”,但又不认为这是小唯做的——她这么点儿,踩不出这样的脚印。是啊,谁信谁倒霉。

  “昨天晚上,一定有人进来,一定有人进来······半夜里我就听见有人在浴室和客厅里来回走动,听到有人敲门,可当时我动不了,后来声音消失,我还以为听错了······小汐你别怕,我现在报警······”

  小汐点了点头,眼睛里一片茫然。奶奶以为她是被脚印吓到了,其实她在想昨晚脚步声和脚印。她很确定,当时地下没有脚印,除浴室外的各个地方更是连水都没有。既然如此脚印是哪里来的?是那个姐姐吗?

  上午警察来了之后看着脚印也感到很疑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虽然是货真价实的人血,但是看起来这个人好像没有重量,所有在场的警察都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这只是脚印,也只有脚印。不过他们依然检查了,脚印的走向,提取了血液样本准备送回局里做检验。就在他们做了笔录准备走的时候,一个警员发现了另外的东西——一支在小汐卧室门把手上的血手印。警员们很兴奋,他们认为有了指纹就会好办很多。可是,当他们仔细检查时却发现,那不仅没有指纹,就连手掌上的纹路都没有,只是一个手印。

  在警员们回警察局的路上其中一个说:“这不会是恶作剧吧?”

  “我看不像,那毕竟是人血······恶作剧用人血明显不可能。只是血的来源太奇怪了,方向性太明显。先回局里检查一下再说吧,我总感觉这次的案子比凶杀案还要凶险。”

  整整一天,小汐都在询问小唯有关血脚印的事。但无论怎么问,小唯的会答都是一样的“她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只感觉有人把她从水里拿出来走了一圈。”

  可是,楚西汐忽略了一点,真实的经历在被讲述出来时,前后一般都会有出入。没有出入的,要么是一成不变的故事,要么,是在撒谎。

  新的一周很快就来了,楚西汐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因为,她和奶奶不一样,她算是一个“知情者”,而且说实在的,她已经碰见那么多怪事了,多一件少一件无所谓。而且她也感受到了那个游戏的“魅力”,她隐隐约约的感到了那个游戏对她的诱惑,就好像这就是她一直在找的东西,这就是她需要的,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出了这么多怪事她却依然可以守口如瓶,除了小唯之外任何人都只能了解大概的根本原因——那所房子有一股力量在吸引她,在命令她,也在告诫她。

  因此,尽管有第一次的教训,这个游戏却像毒品一样诱惑着她,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整个九月,她和小唯“玩”了六七次,刺激而有趣。

  与此同时,楚西汐也越来越消瘦,脸色越来越苍白,经常喝凉水,在家里就算是白天也经常拉着窗帘。随着这种情况的加剧,楚西汐的病态越来越明显,小汐的奶奶以为是吃的太少,营养达不到,所以就给她变着法的补充营养,但是收效甚微。收效甚微。

  转眼间,冬日已到,大雪漫天,整个安落市的黑暗和堕落被雪掩盖在地下,期待来年春天冰雪消融之时的复苏和滋生。

  小唯依然是小汐的好朋友。小汐现在是真的离不开小唯了。往往是她在哪里,小唯就在哪里。她们就好像被绑在了一起。楚西汐其实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感到了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那种力量,可以改变血液的分析报告,可以改变楚西汐,可以改变一切,毁灭一切。可是楚西汐摆脱不了对它的依赖。因为如果没有小唯代表的力量,她会看到嘴角裂开的姐姐,看到浑身是血的姐姐,看到和人一样大的小唯,她还会听到那个姐姐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那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你会爱我吗?你会和他们一样吗?我想你会和我一样······和我一起飘起来······飘起来······”无休无止。

  虽然楚西汐和林逸杉关系依然很好,但是,楚西汐的注意力却更多的放在了小唯的身上。后来,林逸杉在临死之前顿悟了连接楚西汐和小唯之间的那层关系,那是最神秘的,在安落市令林雉自杀,逼蓝宏煜犯罪,帮助叶晓焕浇出艳红无比的血葡萄的,死亡。

  但是在当时没人往这方面联想。每一个人都认为,小唯是对楚西汐父母缺失的补偿,但事实上,楚西汐是对小唯的补偿,心理的补偿。

  时间一天天溜走,临近春节,远在北京的楚家远和叶琳也开始考虑回家的事,尽管并不顺利。

  “我们今年还回得去吗。”叶琳忧心忡忡的问楚家远。

  “我不知道······安落市那边第一次下这么大的雪,汽车火车都不行,飞机就更不要指望了吧,唉,这是第一次小汐不在我们身边过年。”

  “是啊,这半年我心里一直不踏实,总是梦见一个身上全是血,嘴角裂开的女孩子跟着小汐。”

  楚家远顿了一下,低声说:“我也是。”

  “你说家里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应该不会······出了事妈应该会打电话吧,要不我们现在给家里打个电话?”

  “好啊。”

  说着,楚家远就已经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家远?”电话里传来了母亲熟悉的声音。

  “喂,妈,小汐还好吧?您怎么样?家里没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都还好。”她一边说,一边又有点疑惑,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件令人惊恐不已的事情。

  “妈,我和叶琳这个春节就不回去了······安落那边雪太大,定的票都延后了·······”

  “这样啊,你们······算了,你们等我吧小汐叫过来,自己告诉她······”老太太有些愤怒,她隐约感到他们最好能回来,不然······

  “爸,妈”耳边已然是楚西汐兴奋的声音,那一边也开了“免提”,这样,楚西汐可以同时听见两个人的话。

  “嗳,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这里有一个新的洋娃娃你们没见过哦。”

  那边,楚家远和叶琳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下,然后,楚家远慢慢的说:“对不起啊小汐,今年,爸爸妈妈回不去了······雪太大,没有车了······”

  “你们,你们,你们说过的!你知道我多长时间没见你们了吗!你们知道我多想你们吗!骗子!”小汐瞬间就哭了出来,愤怒的将电话摔在一边,跑回了房间。

  小汐的奶奶叹息着拿起电话,另一边,叶琳也在低声啜泣。

  不过楚家远和叶琳并不知道,就算他们回去,也敢变不了什么了,太晚了。因为,他们最大的错误是贪便宜租了这套房子,再无其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