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重生

发布:2021-06-10 22:11:52

“快,拿水拿水!”“叫救护车!快!”“人都分散开来!别围在!”噪杂声突然再一次响了出来,放佛离她很远,却又触手可及。白韵尔胃里一阵肌肉痉挛,猛然呕吐了一下,睁开眼睛了眼,顿白韵尔胃里一阵痉挛,猛地干呕了一下,睁开了眼,顿时一愣。。

“快,拿水拿水!”

“叫救护车!快!”

“人都散开!别围着!”

嘈杂声突然再一次响了起来,仿佛离她很远,却又触手可及。

白韵尔胃里一阵痉挛,猛地干呕了一下,睁开了眼,顿时一愣。

周围这是……

一堆人穿着礼服,拿着香槟,手忙脚乱地跑着,有几个正关切地低头看她。

白韵尔微微张嘴,缓缓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她正躺在地上,靠在身后人的怀中,头发散着,全身都虚弱无力。

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醒了醒了!”有人惊叫,众人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都朝着白韵尔围了过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你吓死人了!怎么会突然晕过去?”

关怀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这个场景瞬间勾起白韵尔脑中的回忆。

似乎记忆里某个片段和现在几乎是重叠的……

“韵尔,你没事吧?”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一只手伸过来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

熟悉的嗓音闯入耳中的一瞬间,白韵尔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愤怒在一瞬间流遍了全身……

她猛地转头,对上了陈泽的脸,瞳孔微缩。

陈泽!

不……是他,又不是他。

发型不一样,穿着不一样,表情也不一样,唯独这张化成灰她都认得出的脸。

这是……十年前的陈泽。

白韵尔颤抖了起来,嘴角不可抑制地抖动着,她想尖叫,想质问,想知道现在这个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陈泽伸手将她的头一揉,低声道:“醒来就不认识我了?我都和你说了,你不用减肥,你看看你把自己饿成什么样?就这样挺好的,我喜欢就行。”

熟悉的话,熟悉的腔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虚伪!

白韵尔狠狠咬着牙,想法渐渐在脑中浮现。

自己没死。

她重生了!

现在的她不是那个婚后十年相夫教子的她,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就是十年前A市陆家举办的那场宴会。

她曾因为减肥节食在这场宴会上晕倒,而这场宴会之后,A市的整个格局都经历了大变。

这时候的陈泽和她正在恋爱中,但是他已经勾搭上了孙晓彤,种种迹象暧昧不清,只是当时的自己相信陈泽的人品,没有深究和多想……

“到底怎么了?”陈泽见白韵尔久久不说话,靠近了些。

白韵尔条件反射地朝着后面一躲。

陈泽一愣,眼底的厌恶突然晃了一下。

白韵尔咬牙,盯着陈泽的脸,强忍着想要将面前这个男人撕裂的情绪,闭着眼睛缓了很久才道:“没事,我想吃点东西。”

“好,好,我去给你拿。”陈泽伸出手扶她,她立刻撑着身子,自己站了起来。

他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尴尬地停住了,眼底的厌恶更甚,转身走向了食物区域。

白韵尔的眼神一直盯着陈泽的背影,死死咬着牙。

老天终于有眼,给了她这个机会……

再来一次,她发誓,绝不会任人宰割,绝不再重蹈覆辙,更不会像个傻子似的被这个男人戏耍多年!

他十年来给自己心头剜上的每一刀,也势必要让他好好尝尝!

陈泽很快便端着几块甜点过来了,递给了白韵尔。

白韵尔眼睛一低,接了过来,掩下自己眼中燃烧的恨意。

“吃啊韵尔。”陈泽在一旁眼神关切地看着,强忍着心底的恶心。

白韵尔抬眼,盯着陈泽的表情看了许久,嘴角缓缓一牵,笑意从整张脸上绽放出来。

实在是太虚假,太明显了……为什么从前自己没有怀疑过陈泽的动机?他从一开始的接近便是算计,生生坑了她的一辈子!

“最近接广告忙吗?”她突然开了口,声线有一丝压抑的颤抖,问了一句。

十年前的形式她已经记不太清,但依稀知道陈泽此时已经在白家给的资源下走得顺风顺水,已经算是一线明星,很快就会搭上厉奕航。

“忙啊。”陈泽笑了笑,宠溺地伸手将她鼻尖一刮,“是不是最近没时间陪你,你心里不舒服了?”

“怎么会。”白韵尔应了一句,低头吃了东西,抬头低眼间,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厉呈川——厉家长子,和次子厉奕航出了名的不对付。

而陈泽日后是依附着厉奕航,荣辱共生的。

现在她的选择不多,厉呈川无疑是最靠近她的那根救命稻草……

她迅速分析着现在的形式。

这场宴会明着是庆功,暗地里却是厉家内部的家变。

长子厉呈川并不受宠,外界传闻性情阴鸷,桀骜乖张,他的继母忌惮他,竟然给这位少爷下了药,强逼着他娶了林氏千金,这林氏千金婚后给厉呈川戴了无数绿帽,私生活糜烂放荡。

如果自己成了厉太太……

“我肚子疼,去洗手间。”白韵尔立刻将东西一放,扔下一句便转身离开。

“韵尔?”陈泽叫了一句,跟着走了几步,看着白韵尔头也不回的背影,心里多少起了点疑虑。

今天的白韵尔似乎……有些不对劲?

白韵尔的步子很快,凭着记忆朝着这个酒店的二楼走去。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估计那位林氏千金已经上了厉呈川的床……她必须快点。

跑在二楼的长廊,仔细听着每个房间的动静,路过其中一间,她突然停住了,抬头看着面前这个房门。

透出的缝隙里一片黑暗,里面却隐约传来细碎的呻.吟……

她眉眼一动,当下伸手一推,适应了一会黑暗,才看见床上的香艳的场景。

一男一女,女人已经赤.裸,坐在男人的身上,手指正解着男人最后的裤子,身子磨蹭着发出浪荡的呻.吟……

白韵尔咬唇,紧张的拿起一旁柜架上的饰物慢慢的走了过去。

即使放轻了脚步,可女人依然有所察觉,突然一顿,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白韵尔一惊,立刻靠近了去。

女人大惊,“啊!你是……”

“谁”字还没有尖叫出声,便是一声闷哼,音节断在了空中。

寂静几秒,空气中只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白韵尔平稳的一呼一吸。

她眯着眼睛看向床上的人,眼神却突然一顿。

黑暗笼罩着整个房间,门缝之外的一点微光倾泻,隐约可以看清厉呈川半张脸的弧度,精致绝伦。

刚毅的线条一路顺着高挺的鼻梁向下蜿蜒到了喉结,他喘.息声很重,眉头紧紧蹙着,潮红的脸色和额头的薄汗给他的人添了几分诱惑。

白韵尔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她伸手,想将厉呈川拉扯起来带走,手却突然被一个力道攥紧,猛地一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