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荣华路》第9章 劲敌

发布:2021-05-05 00:43:58

沈茗嫀沈茗妧小说名字叫作《荣华路》,提供更多荣华路,荣华路小说深度阅读。荣华路小说沈茗嫀沈茗妧节选:沈茗嫀的浴房内,罩着大红薄纱灯罩的灯火射向红彤彤的光线。 象牙白的木质浴桶内,撒满了稚气的玉兰花瓣。 整个浴房香气肆溢…

沈茗嫀沈茗妧小说名字叫做《荣华路》,这里提供沈茗嫀沈茗妧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荣华路小说精选: 沈茗嫀的浴房内,罩着大红薄纱灯罩的灯火射出红彤彤的光线。 象牙白的木质浴桶内,洒满了稚嫩的玉兰花瓣。 整个浴房香气四溢。 沈茗嫀一个深呼吸,整个人浸在了温水中。 采青一旁笑道:“看样子是彻底好了!” 采香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三姑娘说了什么。夫人两日没出房门了,连饭也吃的少了。” “或许是这些日子守着三姑娘累了,如今三姑娘好了,夫人是该歇歇了。再说夫人本来喜静,不出门也是常事。” “你没瞧见那日夫人离去的样子嘛?” “是有些......”…

  沈茗嫀的浴房内,罩着大红薄纱灯罩的灯火射出红彤彤的光线。

象牙白的木质浴桶内,洒满了稚嫩的玉兰花瓣。

整个浴房香气四溢。

沈茗嫀一个深呼吸,整个人浸在了温水中。

采青一旁笑道:“看样子是彻底好了!”

采香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三姑娘说了什么。夫人两日没出房门了,连饭也吃的少了。”

“或许是这些日子守着三姑娘累了,如今三姑娘好了,夫人是该歇歇了。再说夫人本来喜静,不出门也是常事。”

“你没瞧见那日夫人离去的样子嘛?”

“是有些......”

哗啦一声,沈茗嫀从水中冒出头来,漾出温水溅了采青一裙。

“呀!”采青一呼,提裙连连后退:“我的姑奶奶,您才消停几天?”

沈茗秦长长吐了口气缓缓的依靠在浴桶边上,微微眯着眼睛一字一顿道:“如果现在是真的,娘亲肯定有事瞒着我!”

“又来了!”采青跺了跺脚,对着采香说:“你守着,我去换个裙子。”

“去吧!去吧!”采香冲采青摆了摆手。

采青提裙出去,采香见沈茗嫀又陷入了沉思状,默默的拿起了沈茗嫀的手背,用巾子细细的擦拭起来。

沈茗嫀任采香擦拭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浴房内只有细碎的水声。

那日沈茗嫀和娘亲讲了自己所能记得的一切人和事。

一开始秦清玉只认为女儿说梦话,面带微笑的听着,还不时的安慰两句。

只是说到沈羡陵北上不久的大火秦清玉就笑不出来了。

再说到沈羡陵不归,沈茗嫀为医治自己哀求陆秀英,还不时遭到沈茗妧的奚落,纵使沈茗嫀刻意隐去不少细节,秦清玉还是听得泣不成声。

等说到被骗冲喜,被迫殉葬,秦清玉已经抱着女儿哭到气竭了。

见娘亲比自己哭的更厉害,沈茗嫀凑在娘亲耳边问道:“娘亲您怎么闻出火油的味道了?您闻过?”

秦清玉连连摇头,声音带着震颤:“没有!娘亲没有!是你在做梦!一定是你病中做的噩梦!一切都不是真的,你现在醒了就好,什么都不要想了。”

“娘亲......”

没等女儿说完秦清玉推开女儿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这两日,沈茗嫀也不敢去见娘亲,一人静静的躺在床上前思后想的,总也想不明白。

沈茗嫀病好了,第三日晚上采青采香才侍候她沐浴。

浸泡在温水中,又有侍女轻柔的擦拭,沈茗嫀觉得自己似乎清醒了不少。

“采香你觉得二姑娘如何?”

“啊?”采香被这么一问,顿了片刻才道:“三姑娘您怎么会问起她了?”

记忆中采香成了沈茗妧的陪嫁,她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勾搭上的?想到这里沈茗妧的语气不由提高了几分:“怎么?我就不能问她了?”

“能!能!能!”采香见主人恼了连忙陪笑道:“回三姑娘的话,采香知道她是三姑娘的劲敌。三姑娘的敌人自然是采香的敌人。”

“噢......”幼时的记忆渐渐的清晰起来。

采香说的没错,从小,这位没大几个月的二姐就不喜欢自己。若不是九岁那年在族学的课堂上和她打了一架,娘亲爹爹也不会把自己关在家里,单独请先生到家里来。

那次两人都牟足了劲连须发花白的老先生都挂彩了,想到当时的惨烈,沈茗嫀不由摇了摇头。大火之后,沈茗嫀几乎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多么淘气,多么的霸道......生活有时候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那年初夏的课堂上,沈家的几十个几岁到十几岁不等的小姑娘,整齐的坐在课堂里。清风拂面,聆听先生教诲。

须发皆白的老先生津津有味的讲着褒姒烽火戏诸侯的故事。

沈茗妧指着沈茗嫀对着身边的几个女孩们悄声道:“她和她娘亲一样都是祸水!”

沈茗嫀的耳朵最是灵敏,听到娘亲被羞辱,把书本往桌子上一拍冲着沈茗妧嚷道:“你说什么!小人才背后嚼**!”

沈茗妧也不甘示弱,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的鄙夷:“你没听到先生讲嘛!红颜祸水,调戏诸侯,终至亡国!”

耳背的老先生,正讲着,猛见一红裙小姑娘单手掐腰的站着,说的还头头是道的,不由赞道:“说的不错!”

哈哈哈......课堂顿时乱成一团!

有了先生的鼓励,沈茗妧越发得意,三两步冲到了讲台上,站在老先生身边指着沈茗嫀大笑道:“族里的姐妹姑姑侄女们你们都听到了吧。如今连先生都说她是祸水!”

老先生此刻才发现原来是两个女学生在吵架,使劲的敲打着戒尺连声喊道:“停止喧哗!停止喧哗!”转头又指着沈茗妧:“回到位子上去。”

沈茗妍连拖带拉的将沈茗妧拉到了位子上。

沈茗妧还没坐稳,一个砚台飞了过来。沈茗妧一低头躲过了砚台,只是黑黑的墨汁浇了一头一脸。

那边一身淡蓝衣裙的沈茗嫀,一脚踩在矮桌上,两只袖子撸得老高,见沈茗妧被墨汁浇了才幸灾乐祸的大声道:“丑八怪!你是嫉妒我和娘亲生的美吧!还祸水呢!你做梦都想当这个祸水呢!只可惜啊,老天有眼!你这种小人怎么配生的好相貌!”

沈茗嫀的样子以及沈茗妧的丑态又引得一阵哄笑。

“你!”沈茗妧一边抹着脸一边怒吼道:“你这个小**,都是你娘那个狐狸精教的!”

沈茗妍正拿着帕子给妹妹擦墨汁,听见妹妹如此恶语,连忙捂住了妹妹的嘴。

沈茗嫀搬起了小书桌就朝沈茗妧砸了过去!

恰巧老先生赶来拉架,挡住了小书桌,人也顺势倒在了地上!

乱糟糟的课堂一下子安静了。

很快又炸开了!

“先生被打了!”

“先生被砸倒了!”

“先生被打死了”

“......”

直到大伙都跑光了,打架的两个主儿还怒气冲冲的看着对方。

沈茗妍连忙上前扶起了疼的满脸抽搐的老先生,连声的问着:“先生您还好吗?您还好吗?”

见大人们赶了过来,沈茗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跑了过去:“娘亲,三妹打了我,还把先生也打了!”

想到此处,沈茗嫀一拳打到了水里。

那之后,沈茗妧及沈茗嫀一连几年都没碰见。

直到秦清玉被烧伤,沈羡陵又杳无信讯,陆秀英将母女俩接到了大宅,两人才有了接触的机会。

想到此后自己受到的百般刁难,沈茗嫀不由怒道:“采香你记住今日说的话!”

采香见主子呆了半日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连忙答道:“是,是,是!”

半响仍不听主子说话,采香轻声道:“三姑娘,你都好几年没和她碰面了。刚刚您这么一问,奴婢一时没反应过来。”采香的声音带着小心,生怕惹主子不高兴,或者惹得她不言不语痴痴傻傻的。

“明日即墨先生真的会来?”自己心里的许多疑问,可以问问他!若是没记错这是自族学退学后,爹爹为自己请的第十位先生了。之前的先生没有超过三个月的,不是被气走了,就是自愧说不过沈茗嫀自个求饶走人了。这位即墨先生倒是厉害的很,至少已经教了一年多了。

在沈茗嫀的记忆中,病后就没见过即墨先生了,再后来顾着娘亲的伤痛就更没有进过学了,直到出嫁。

见主子丢开了刚才的话题,采香连忙答道:“一定会来的。莫离姑姑晌午才说了让我和采青为三姑娘准备好上课的东西。”

“好......”沈茗嫀说着又闭上了眼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