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荣华路》第3章 幻觉

发布:2021-05-05 00:43:58

沈茗嫀沈羡陵小说名字叫作《荣华路》,提供更多沈茗嫀沈羡陵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沈茗嫀沈羡陵小说在线阅读。荣华路小说沈茗嫀沈羡陵摘选:沈茗嫀只会觉得越发热,不由得的抱紧了娘亲:“娘亲好热!” 娘亲的声音饱含了关切:“嫀儿就怕,娘亲…

沈茗嫀沈羡陵小说名字叫做《荣华路》,这里提供沈茗嫀沈羡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荣华路小说精选: 大火中的沈茗嫀只觉得越来越热,不由的抱紧了娘亲:“娘亲好热!” 娘亲的声音充满了关切:“嫀儿不怕,娘亲护着你呢!你睁开眼睛看看娘亲!” “娘亲......”沈茗嫀只觉得眼皮有千万斤重怎么也睁不开:“娘亲这么黑睁开也看不到。” 沈茗嫀感觉耳边有温热的气流,还有娘亲温柔的声音:“孩子,天都大亮了,一点也不黑,不信你睁眼看看!” 难道大火灭了!自己和娘亲都还活着!沈茗嫀心中一喜顿时来了精神,奋力一睁,张开了眼睛,果然眼前是亮的。 不但天是亮的…

  大火中的沈茗嫀只觉得越来越热,不由的抱紧了娘亲:“娘亲好热!”

娘亲的声音充满了关切:“嫀儿不怕,娘亲护着你呢!你睁开眼睛看看娘亲!”

“娘亲......”沈茗嫀只觉得眼皮有千万斤重怎么也睁不开:“娘亲这么黑睁开也看不到。”

沈茗嫀感觉耳边有温热的气流,还有娘亲温柔的声音:“孩子,天都大亮了,一点也不黑,不信你睁眼看看!”

难道大火灭了!自己和娘亲都还活着!沈茗嫀心中一喜顿时来了精神,奋力一睁,张开了眼睛,果然眼前是亮的。

不但天是亮的还有娘亲的俊美容颜,娘亲那双流光溢彩的瞳眸虽有些红肿却因为自己醒来显得神采奕奕。

“娘亲!”沈茗嫀内心一惊一把抓住了娘亲的手,芊芊玉指,细腻白皙:“娘亲,我是在做梦吗?”

沈茗嫀清楚的记得自己十三岁寿宴后不久的那场大火烧去了娘亲的美丽,给娘亲留下了一身的伤病。眼前的娘亲分明是毁容前的样子,难道自己和娘亲都死了?要不就是被大火炙烤痛苦至极出现了幻觉!想到此处,沈茗嫀连忙抬手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

秦清玉伸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额头:“我可怜的孩子,怕是烧坏了吧。你都昏睡了两天两夜了,醒了几次净说些胡话。”

“烧坏了......”沈茗嫀来回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面前的娘亲,素白软丝襦裙,烟青色长裙,乌黑秀丽的长发只随意挽了个髻,几缕碎发垂在凝脂般的脸颊上,说不出的美丽娇俏。

床边霞色纱帐随风微微摆动。

糊着绯红细纱的窗户大开,明亮亮的光线照在铺着烟霞流云缎面桌布的圆桌上显得异常温馨。

圆桌一旁的盆架上放着翠绿荷叶状的玛瑙水盆,映着光线更加的赏心悦目。

这是自己的闺房。

那场大火前半年自己确实重病了一场。沈茗嫀记得那场病足有半月之久,自己险些丧了命。为了庆贺自己病愈加上十三岁生辰爹爹沈羡陵特意大摆宴席,广邀宾客。

“嫀儿醒了?”一个温润的男中音。那声音入耳便使人觉得十分熨帖。

沈茗嫀定眼一看,身量修长,穿着银灰色澜袍,系着灰色帛带,脚踩黑色厚底靴的中年男子来到近前。那男子温润至极,润润的唇上一抹黑须修的十分齐整,碎玉般的牙齿因笑容越发显得干净。此人正是自己的爹爹沈羡陵。

在沈茗嫀的记忆里,爹爹一直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只是当年为自己庆生后不久爹爹便带着商队北上,最后连尸骨都没有回来。自那以后自己和娘亲便由长兄及大娘照顾。三年后在长兄和大娘的安排下嫁入了副相府......

“感觉如何?”沈羡陵眉开眼笑:“这段日子可把你娘亲担心坏了。”

沈茗嫀脑子里一时理不清头绪,难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亦或自己真的死了,不然怎么会见到爹爹了?

“烧已经退了!”秦清玉帮女儿掖了掖被子:“老爷放心吧,再吃几服药发发汗就会痊愈了。”

沈羡陵冲秦清玉温和一笑:“那就好,你多陪陪嫀儿,晚间我再过来。”

秦清玉温婉一笑:“老爷你去忙吧,嫀儿没事的。这些日子,您一忙完过来,姐姐那边怕是要担心您了......”

沈家是吴越国数一数二的茶商,经手的茶庄几乎遍及整个吴越国。沈羡陵主事以来更是垄断了整个吴越国的茶业。沈羡陵素来以茶会友,结交宾客众多,加之沈羡陵又爱仗义疏财,待人极为宽厚在整个吴越国多有美誉。甚至不少王公贵族对他也都是以诚相交。

秦清玉和沈羡陵的原配夫人陆秀英两边独大。沈羡陵对两房夫人一视同仁从不厚此薄彼。

陆秀英孕有两子三女。

长子沈芃涛深得父亲真传,对经商,茶道都是一等一的精通。年底刚行过加冠礼,已经定下了舅家表妹陆思瑶,待来年成亲。沈羡陵也有心让长子继承家业,从小便让他参与了不少生意上的事,加冠后,更是将很多生意交于他打理。

次子沈芃润刚满十八,酷爱兵法,对经商及茶道不屑一顾。从十五岁起便东奔走西的拜师学艺,几乎不沾家。

长女沈茗妍刚刚及笄尚未婚配。

次女沈茗妧和沈茗嫀同岁。

小女儿沈茗嫤年仅六岁。

陆秀英及众子女住在城东茶园的大宅中。沈茗嫀和娘亲则住在城中的小院内。沈羡陵平日经商遍及各地,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在外奔波。在家的日子两院平分。

陆秀英和秦清玉也只有在年关祭祖或重要宴会时才会碰面,两人相处还算和睦。

这次因沈茗嫀病了,沈羡陵这半个多月都守在此处,秦清玉心里自然不安。

听出了秦清玉的不安,沈羡陵眉头微微一蹙随即展开。微微一笑看了看床榻上的沈茗嫀道:“嫀儿,你快快好起来,爹爹这次给你带的礼物你一定喜欢。”

看着爹爹满脸的愉悦,沈茗嫀自顾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

自己的人生似乎是从那次寿宴开始变了。确切的说应该是从那场大病开始的。

寿宴后爹爹远行,之后娘亲和自己又遭遇大火......

看着女儿兀自出神,秦清玉柔声道:“嫀儿怕是太虚弱了,老爷您先去忙。嫀儿也醒了,您就去姐姐那边吧,您好不容易才回来,别让姐姐太挂心了。嫀儿痊愈我会差福叔告诉您。”

“好!”沈羡陵望着秦清玉微微笑道:“这次回来,会呆的久些,你就放心吧。照顾好嫀儿!”

望着沈羡陵离去的背影,沈茗嫀心里一酸泪水便涌了出来。

这么好的爹爹,不久就要阴阳相隔了吗?

自己如今究竟是梦是幻?

为什么一切又是那么真实?

“嫀儿怎么了?”秦清玉见女儿流泪不由紧张了起来:“好好的怎么哭了?”

“娘亲,我们还活着吗?”沈茗嫀用力的抓住了娘亲的手,是热的。

由于离得近,母亲温热的气息自己都能感受的到。

放开娘亲的手,沈茗嫀又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脸颊,是疼的!

真的还活着!

沈茗嫀一下子笑开了:“娘亲,我们还活着!”翻身就想起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