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新元乱尘曲》第八章 梼杌传承

发布:2021-05-04 00:43:32

王方长小说名字叫作《新元乱尘曲》,提供更多新元乱尘曲王方长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新元乱尘曲王方长比较完整版。新元乱尘曲小说王方长节选:王方长所在的位置,则是会出现了一个血茧。血茧有节奏的膨胀起来收缩后着,放佛跃动的心脏。终于等到,那血茧平…

王方长小说名字叫做《新元乱尘曲》,这里提供王方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新元乱尘曲小说精选:原本满满的一个血池,此刻已经尽数干枯,而那些本该漂浮着,充满光泽的骸骨,此刻也是一个个黯淡无光满是裂痕的散落在地上。血池的中央,本该是王方长所在的位置,则是出现了一个血茧。血茧有节奏的膨胀收缩着,仿佛跳动的心脏。终于,那血茧平复下来,不再膨胀,一点点的收缩,王方长的身形也渐渐显露出来。王方长依旧保持着开始进入血池时的姿势,盘膝而坐,闭着双眼,全身赤裸,呼吸平稳。悠悠的睁开眼,王方长一脸迷茫,仿佛刚刚睡醒,这是一觉,让他…

原本满满的一个血池,此刻已经尽数干枯,而那些本该漂浮着,充满光泽的骸骨,此刻也是一个个黯淡无光满是裂痕的散落在地上。

血池的中央,本该是王方长所在的位置,则是出现了一个血茧。

血茧有节奏的膨胀收缩着,仿佛跳动的心脏。

终于,那血茧平复下来,不再膨胀,一点点的收缩,王方长的身形也渐渐显露出来。

王方长依旧保持着开始进入血池时的姿势,盘膝而坐,闭着双眼,全身赤裸,呼吸平稳。

悠悠的睁开眼,王方长一脸迷茫,仿佛刚刚睡醒,这是一觉,让他脑海里多了许多的东西。

这个山洞,只会被拥有獓因血脉或是梼杌血脉感受到,也只有这两个血脉可以进入其中,而且这洞里只能待一个人,除非实力超过给这个山洞布下禁制的人。

假如妖族也能算是人的话。

而这个血池,是上一代梼杌和上一代獓因身陨后的精血化成,而其中的属于獓因一脉的传承已经诞生出了这一代的獓因,也就是被狐白凌带到万妖盟的那一只。

梼杌和獓因,在血脉上存在着不少共通之处,说是亲族也不为过,这也是两者精血可以共存的原因之一。

这也是不少人会将獓因和梼杌两者相混淆的原因。

血池中剩下的部分是属于梼杌一脉,若是没有王方长来到这里,这里将有可能会和天地凶气结合诞生出新一代梼杌,或是等到另一个身上带有梼杌血脉的后裔来到此处将其吸收,然后成为新一代的梼杌。

而王方长,就是类似第二种情况,对自己的情况,王方长也有了许些了解。

自己虽然天生为人,但诡异的是自己身上似乎并没有人族血脉,除了纯正的梼杌的血脉,王方长感觉到,还有其他多种不弱于梼杌的血脉,只是隐藏体内尚未激活,让他判断不出究竟是什么血脉。

也不知道自己的祖上到底是什么神奇的来历,居然有这么多血脉混杂。

原来自己不是人是妖啊。王方长在心中发出感慨,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人族,一下子变成一个妖族,还真是……没什么不习惯的,反正看起来也没有变化。

这一次意外来到了这里,让体内梼杌的血脉尽数激活,使得自己的肉身修为又进了一步,还获得梼杌的传承记忆。

自己的修为,已然初入五阶,而且根基越发扎实。

不过这一池的精血和遗骨中蕴含的能量实在太过庞大,直接吸收的只是少数,更多则是积累在肉身深处。

更为重要的是,王方长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得到了很大的滋润,功法运转间也比以前更加流畅。但同样的,魂魄得到滋养后,那一分缺失也更加清晰,已经清晰到自己都可以感受到,不像以前师傅不说自己便无从感觉。

伸了个懒腰,全身骨骼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这是太久缺乏运动的提现。

撑着站起身来,王方长从空间戒指中拿出衣物穿上,发现自己的师傅居然没有在戒指里准备鞋子。

心中抱怨一番老糊涂,却忽然看到自己刚刚起身时手掌所按的地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掌印。

走了两步,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地面上出现了两个脚印。

力量增幅太大一时间不好掌控了啊。

王方长抓了抓脑袋,心中这么想到。

当下便打起一套师傅所交的基础拳法来。

一直打了快两刻钟,也就是快半小时,王方长终于停下了动作。

只是不知为何,王方长始终感觉哪里有许些不对,有一种浑身有力却不能肆意使用的感觉。

不过好歹不会出现走路踩裂地面的情况出现,便不再去管,径直朝着山外走去。

王方长不知道的是,这种肉身力量超出掌控的情况虽然都是因为魂魄无法驾驭肉身导致,但两种原因的。

一是大多数人的情况,因肉体提神过大,有了一个质的的飞跃造成,这种情况通常很快便可以适应。但还有极少一部分,是因为魂魄相对肉身过于弱小,这种情况的适应则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

而从四阶到五阶,根本算不得质的的飞跃,加上魂魄缺失毫无疑问的是属于魂魄过于弱小的一种,所以王方长自然的是后者。

走出山洞,刺眼的太阳照的王方长眯起眼睛。

“你小子终于出来了啊,老子等了你快十天了。”一个少年音在王方长耳边响起。

仔细看去,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少年,一米七出头的身高,嘴里叼着根稻草,双手抱在脑后,身穿青色道袍,面容和自己有几分相似,气质却全然不同,颇有点吊儿郎当的味道。

感受到身上和自己有点血脉相近的气息,王方长不确定的问道:“獓因?”

“呦呵,不错嘛,还能认得出老子。梼杌家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少年轻浮的问道。

这个少年,赫然便是前往万妖盟的獓因。

“我叫王方长,来日方长的方长,你呢?”也没在意獓因这吊儿郎当的语气,王方长礼貌的回答道。

“我?你是不是傻,当然就叫獓因啊,像我们这种独一无二的妖族,当然是拿本体做名字啊。”獓因顿了顿,又说道:“脾气真不错啊,一点都不像梼杌一族的,老子这个态度换成别人早就想打死老子了。”

“是这样啊。”王方长习惯的抓了抓头,又问道“你在这里等我干嘛?”

獓因啧了一声道:“问题真是多啊,因为我和万妖盟的人说感受到梼杌传承给人获得了,他们让我过来带你去一趟万妖盟。”

“这样啊,那走吧,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王方长又抓了抓头。

“怎么和一个傻子一样老是抓头。”

“呃……习惯了。”

“算了,反正你们这一脉向来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卷轴打开丢在地上。

只见卷轴上画着的繁复阵法随机亮了起来,獓因便迈步走了进去,身影随之消失。王方长犹豫了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随着两人都步入这个阵法之后,地上的那一纸卷轴竟是自燃起来,化为灰烬。

就像个多月前从金陵到三危山,只是短暂的失神,眼前的景象就变了。

两人出现的地方,是一个宽阔古朴的洞穴,四面和顶上墙壁刻满了各种异兽奇珍的图案,满是古老悠远的气息。

洞穴中央,乱糟糟的摆着一个石堆,石堆上面漂浮着一颗珠子,珠子通体暗红色。

而在两人面前,站着三人,左边书生模样的正是狐白凌,中间是一个拄着龟头拐杖,须发皆白的驼背老头,右边是个披头散发络腮胡的壮汉。

看着两人到来,狐白凌朝着两人开口道:“老狮子,这就是獓因说的人了,还请龟长老稍作鉴定。”

“咳咳咳,好说好说。”龟长老不断咳嗽的说着,又对着王方长说道:“少年郎,过去,滴一滴血到鉴血珠上。”

“老前辈你身体不要紧吗。”王方长关切了问了一句。

“真是礼貌的小伙子,无妨无妨,过去滴血吧。”龟长老说完又咳嗽了几声。

“哦好。”王方长也不再多问,只是又看了龟长老几眼,便走到那个石堆前,运功从指尖渗出了一滴鲜血滴在鉴血珠上。

便看到鉴血珠在吸收了那一滴鲜血之后,放出五道血光,一道竟是穿过墙壁飞向远方不知所踪,剩下的四道则朝着石壁上飞去。

那是四副临近的石壁,随着四道血光的飞到,四副壁画上竟是传出声声嘶吼,随后有虚影浮现,刹那之间,洞穴之中一股古老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第一道兽影,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

第二道兽影,像是鸟类,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没有面目。

第三道兽影,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声如戛铜盘。口旁有须髯,通体青色,布满鳞片。

第四道身影,龟蛇合体,通体黝黑。

这等样貌,这等气息,分明便是梼杌、混沌、青龙、玄武这赫赫有名的四大妖族!只是诡异的是,青龙与玄武乃是四圣兽,梼杌与混沌乃是四凶,竟是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其中以梼杌的形象最为清晰,最为活灵活现。其余三者只是成一种淡淡的虚影状态,只能勉强看的清。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从那个壮汉口中传出,语气满是惊喜之极的说道:“这下老子的兽堂赚大发了。”

“老狮子你未免也太激动了,这位小兄弟同时具有混沌血脉,这混沌可不算走兽一族,应当是归混血堂才对。”狐白凌在旁边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宛若一盘冷水泼在了这个壮汉头上,另这壮汉顿时哑口无言。

“狮王何须如此,这少年郎依旧是我万妖盟一大助力。”龟长老在旁边说道。

“这倒也是,唉管那么多干嘛,好事好事。”这壮汉狮王想了想,又是大笑。

不得不说,这狮王和王方长还颇有几分相似,一样的没有没有大脑。

看着三者这幅模样,王方长忍不住开口道:“可是,我没打算加入万妖盟啊。”

听到这话,狮王像是再次被泼了盆冷水安静了下来,一直安静待在的獓因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狐白凌和龟长老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仿佛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