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七章 彭家大院劫富济贫 蒋公子立下婚约

发布:2021-05-03 21:25:33

个将近三十岁的少女,脖子上戴着铁项圈,看出来是当阳山卖到江南的女奴,除了那项圈外的赤身裸体。  两个少女很显然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场面,脸色而已有些微红,一个少女把头略微偏过去的不愿看这场面,却听到彭老爷一声怒骂:“望着!贱人!”吓得那少女立刻这天晚上,彭家大院的灯一直亮着,彭老爷正值壮年,却是个精瘦精瘦的汉子,此时一个容貌姣好的妇人正赤身裸体的趴在床上,彭老爷本人也脱得赤条条的在那妇人身后卖力的扭动着下半身,那妇人随着彭老爷的扭动浪叫连连。。

  彭家大院位于长乐城外的一个小村庄,彭老爷一家世世代代开矿,家境阔绰,汤王朝先皇允许土地私人买卖以后,村里的村民大多是他家的佃户或者工仆。

  这天晚上,彭家大院的灯一直亮着,彭老爷正值壮年,却是个精瘦精瘦的汉子,此时一个容貌姣好的妇人正赤身裸体的趴在床上,彭老爷本人也脱得赤条条的在那妇人身后卖力的扭动着下半身,那妇人随着彭老爷的扭动浪叫连连。

  那妇人是彭老爷前些天刚讨的五姨太,他们床边还站着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脖子上戴着铁项圈,看起来是当阳山卖到江南的女奴,除了那项圈外同样一丝不挂。

  两个少女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场面,脸色只是有些微红,一个少女把头稍稍偏过去不愿看这场面,却听见彭老爷一声怒骂:“看着!贱人!”吓得那少女马上又把头转了过来。

  彭老爷扭动了一会儿,把那之前转头的少女一把拉到跟前,让她跪下,然后将少女的头一把按到胯下,将自己下身塞到少女口中。

  突然少女感到彭老爷的手松开了,抬头一看,吓得连滚带爬的缩到了墙角,那五姨太和另一个少女也同样抱成一团缩在墙角。

  原来那彭老爷身后此时站着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此时正拿着一把短刀抵着彭老爷的脖子。

  又有几个蒙面的黑衣人从门外溜进来,彭老爷此时也是吓的不轻,咽了口唾沫说:“几位好汉爷,我彭某人平日里造福乡里,少有仇家,几位要是近来手头不宽裕,我彭某人也是颇有家私,切不要伤了我一家老小的性命。”

  他背后那汉子冷笑了一声:“就你还造福乡里?老子本来就是想取点不义之财,见到你这老贼干的鬼事,忍不住要替天行道!”说完拿刀的手一发力,彭老爷脖子上渗出血来。那几个妇人一阵尖叫。

  “慢慢慢!”彭老爷连声说道,“我出钱买!我彭某人的命值多少钱我出钱买!”

  “大哥,他说出钱买,我们就给他个机会吧!”另一个黑衣人说。

  “这样的鸟人留着作甚,杀了只当给老子解恨。”

  彭老爷慢慢举起手,从手上摘下一个玉扳指,递给身后的黑衣人道:“我彭某人的钱,只有我自己知道,杀了我,好汉们也找不到。”彭老爷明知道对方故意在套他,但是也没办法,只有乖乖束手就擒。

  屋外还有几个黑衣人在忙着搬彭家大院仓库里的粮食,地上是两只被射死的狗,他们把粮食从院墙上整袋整袋吊出去,再有人在外面用小推车接应。

  两个高个黑衣人一脚剁开一间大屋,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屋大约一百平米,却满地铺着稻草,上面躺着满满当当的躺着几十个浑身泥渍脖子上戴着铁项圈的汉子,一个个瘦的肋骨分明,很多人身上还有没有愈合的伤口,没有东西包扎,便自己用泥土在上面糊的一道黑一道红一道黄。见门一推开,全都被惊醒了,一齐抬头用呆滞的眼神看着两个黑衣人。

  黑衣人摘下面巾,一个正是赵冥,一个正是何威,何威道:“奶奶的,彭家买这些当阳山奴隶就当牲口一样对待他们。

  赵冥盯着他们说:“都是我们高塔人犯下的罪孽。”几个黑衣人抬着两口沉甸甸的小箱子匆匆从屋里跑了出来,见到他们大喊:“老二老三!我们得手了,快走。”

  赵冥何威站在原地不动,一个黑衣人便冲过来,见到这场景也是一惊,“彭家本就是开矿的,这些当阳山人买来就是给他们下矿井的!先走吧,今天救了他们也没处安置!”

  黑衣人一再拉扯之下,赵冥才跟着其他人一起翻出了院墙,消失在一片暮色之中。

  “大哥,大丰收啊。”一个黑衣人摘下面巾,正是蒋华。

  “叫弟兄们把钱粮藏在老地方,待风头过去了,再把分到穷人家里去。”蒋云也摘下面罩说。“老子上次的伤还没好,今晚一折腾回去得换药了。”蒋云身上的烧伤还没有痊愈。

  其他十数个黑衣人便七手八脚的抬起了粮食和搜出的珠宝银钱。

  “来来来!下注的抓紧咯,压定离手!”一个赤着上身留着小胡子的精瘦汉子站在桌子上一边喊一边摇着骰盅,桌子上摊着一张大桌布,四方分别写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桌子四周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抢着下注的人,其中还有一个又高又胖身上缠着绷带的汉子,那人正是蒋云。那站在桌上的汉子蹲了下来把手中的骰盅,往桌上一按。众人一齐紧紧盯着骰盅齐声喊着:“龙!龙!龙!龙!”

  骰盅里有三颗骰子一共十八个面,其中每颗各有一面刻得是青龙图案,四个面上刻得是白虎图案,五个面上刻得是朱雀图案,六个面上刻得是玄武,最后朝上的图案最多的一方获胜,玄武图案最多,赔率最低,青龙图案最少则赔率最大。

  一般下注四个图案都会压一部分,只不过是多少,但是因为“青龙”的赔率极高,每个人都会多少压一点青龙。蒋云这个人从来不贪小便宜,只想发大财,这样的人大多是压青龙白虎压的多,但是赌坊也不是傻子,钱都给你们赢走了,还开赌坊做什么。

  骰盅一掀开,两个“朱雀”,一个“青龙”。蒋云气得不顾身上烧伤未愈,一巴掌狠狠的拍到了桌子上,从小习武又一身横肉的蒋云竟一把把桌子拍塌了,那汉子连带着摔到了地上滚了三滚,方才沸腾的人群一下安静了下来。

  几个在赌坊看场的粗壮打手围上来,众人一哄而散。之前跌下桌的汉子见状一个骨碌爬起来,顾不得自己摔得怎么样,只是连忙去拦那些打手。

  那汉子呵呵一笑:“都别动手,蒋少爷怕是今天输了钱,心里不大痛快,我马上吩咐账上把蒋少爷的银钱如数退还了便是。”

  蒋云一皱眉头:“我那也是一时冲动,哪里是输不起银两,得了,今天不玩了。”说罢转身就走。

  那汉子随便捡起摔到地上的几个元宝,追上去塞到了蒋云手里。“小人这个小本买卖还是仰仗蒋郡尉关照,蒋少爷什么时候想来玩了就来玩几把。小的今天确实招待不周,这点银两蒋少爷拿着便是,只当小人请蒋少爷兄弟伙子晚上吃酒了。”

  蒋云看了看那汉子手上白花花的银两,想了想还是说:“老子说话算话,愿赌服输,剩下的一点碎银两,只当赔你们赌坊桌子了。”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蒋华,赵冥,何威三人则坐在对街的一家茶楼坐着,那蒋华喜欢养鸟,这次也提着个鸟笼子,里面装着一种长得像小八哥的鸟。虽说他排行最小,却仗着是蒋云的亲弟弟,没有把何威赵冥放在眼里。

  “给,老三,去给我这将军买点吃的。”蒋华说完丢了几枚制钱到了桌上。何威赵冥一并看了蒋云一眼。

  “将军?就这半大的八哥凭什么叫将军?”何威板着脸,冷冷的说道。

  蒋华辩解道:“这不是八哥,这是‘百舌’,比八哥还聪明。”

  赵冥抬起手准备去接那几枚制钱,何威抢先一步把制钱一把攥在手里,“还是我去吧,正好我打算起来走走。”说完转身就走了。我跟你去吧,赵冥起身跟着走了。

  蒋云瞪着两只大眼睛气鼓鼓的进来了,径直走到蒋华桌前坐下,自己倒了一碗茶,一饮而尽。蒋华猜到大哥应该又输钱了,不敢答话。

  赵冥何威回来,端了两叠点心,放到了桌子上,蒋华捏了一小块去逗鸟。蒋云见此阴着脸说:“以后要喂你这鸟玩意儿自己去弄,别叫你二哥三哥动。”何威赵冥也看出来蒋云本来就心情不好,连声说没事,不让蒋云责怪蒋华。

  “大哥稍安勿躁,难得今天不必去校场训练,我们兄弟就别不痛快了。”何威道。

  蒋云突然说了一句:“你们说,他们是怎么知道那马帮送的东西的?”

  其他三人一齐抬头看着他,赵冥小声说:“大人不是不让我们提这事吗?”

  “我一直在琢磨着,整整一队马帮拉的金银财宝,要是咱们兄弟给办了,再加上长乐城,高塔城,到时候朝廷都不用放在眼里。”蒋云说。

  何威踩了他一下,示意他别再说了。毕竟茶楼人多眼杂,隔墙有耳。

  蒋华说:“咱们兄弟在长乐城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想那其他的做什么。”

  蒋云瞥了他一眼:“胸无大志!大丈夫生当顶天立地,我想搞把大的。”

  蒋府的一个老家奴匆匆跑进了茶楼,环顾了一下四面,正见到蒋云等人坐在一边。

  “大少爷!家里来客人了。老爷让你们赶快回去。”老家奴火急火燎的说。

  蒋云他那么急,也吓了一跳,“是什么人来了?”

  “郡丞柳英柳大人,听说大少爷受伤了带着女儿过来了。”

  “柳英?带着女儿?”蒋云背对着老家奴坐着,都没转身。“不去,老子都从来没见过那娘们。”

  那柳英是长乐郡的郡丞,官职理论上和蒋云平起平坐,蒋生和柳英早就结下了娃娃亲,即柳英的女儿嫁给蒋云,那时候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而这些官僚地主彼此都希望通过联姻巩固自己家族的地位。

  老家奴急了:“大少爷不回去,怕是老爷怪罪下来,老朽担待不起。”

  蒋云说“什么探望老子受伤了,就是来看老子有没有落下残疾。”其他三个年轻人哈哈大笑起来。

  自从他们回来,长乐城里就热议蒋家大少爷受了重伤,但也是有人说他残废了,也有人说并无大碍,蒋云平时都在军营,像这样露面的机会不多,柳英便亲自来探虚实了。

  何威起身把老家奴打发走,叫他随便编个理由说他们不在城里糊弄过去。

  老家奴走后,赵冥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大哥,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你不露面,那郡丞便更怀疑你……”

  蒋云想了想,“这样,老三,你先回去看看我那婆娘长相如何,要是还说得过去我就回去,要是说不过去,老子少见一次是一次。”

  赵冥被他的话下了一跳:“这……这要是大人问起你,我怎么说呢?”

  “随机应变啊,这还问我。”

  赵冥心里叫苦,最后还是答应了。

  蒋府大堂里两个挺着将军肚的中年男子各坐一边。一个是蒋生,一个便是柳英。

  “不瞒大人,柳某携小女此行正是听闻令郎近来负伤在身,特来探望。”柳英言。

  “蒋某谢过大人好意。”蒋生回答说:“只是老仆说小儿在校场练兵,实在抽身不得。”

  话音未落,赵冥已经到了门口。

  柳英站起身问:“这位是?”

  “这位便是江北赵武将军的虎子,赵冥。”蒋生介绍。

  赵冥双手抱拳一鞠躬道:“在下高塔赵冥,拜见郡丞大人。”

  柳英看着赵冥赞道:“一表人才,赵武也是虎父无犬子呐。只是这赵公子,没有和军士们一起操练吗?”

  赵冥根本没有多想,没待蒋生开口,随口就说:“操练?大人有所不知,今日军营未曾练兵呀。”

  蒋生脸色一下变了,黑着脸,连连摇头。柳英一回头看着蒋生呵呵笑了。“未曾练兵?蒋大人莫不是拿老夫开心?”

  “军机大事岂能随便泄露,我蒋家军军纪严明,何时操练何时出兵绝不会随意透露,还望大人见谅。”声音从门外传来,屋内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蒋云,何威,蒋华三人正走过来,说话的正是蒋云。

  柳英上下来回打量了蒋云几眼,蒋云步履刚健有力,步步带风,看起来不像有大碍,脸上却是有一点烧伤,但是也不值一提。实际上蒋云此时身穿宽大的袍子,把手臂上的绷带遮住了。

  柳英又呵呵一笑,“蒋公子回来的正是时候,来来来,我给你介绍小女,也就是蒋公子未来的妻室正房。”

  说罢两个丫鬟扶着一个姑娘从屏风后面缓缓走出,只见那姑娘,生得面若桃花,花容袅娜。星眼浑黑如漆,眉梢若半弯新月。身段窈窕,素体轻盈。包着一身青罗裙,裙摆下一双金莲小鞋时隐时现。

  当时社会比较保守,男人本来就很少能看见大姑娘,蒋云赵冥等人看到这女子如此貌美,一时竟都目瞪口呆,尤其是赵冥,不觉竟然满脸通红发烫。

  那女子走到近前对着蒋生行了个礼,轻声道:“小女子柳氏,见过郡尉大人,”然后便转过身来看着几个年轻人,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微笑,随即也行了个礼。

  柳英笑着问:“怎么样啊蒋公子,对小女可曾满意?”

  蒋云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女子,慢慢的点了点头。

  “好!那便是两厢情愿,天作之合。”对着柳氏一摆手示意她退下继续说道:“蒋大人,亲家,咱们来商量商量定个日子成婚如何?”

  那柳氏再次对着蒋生行了个礼,回头看了一眼满脸通红面容清秀的赵冥,隐隐一笑,用袖子遮住半张脸,便转过身去慢慢走回了屏风后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