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四豪杰砖窑结义 青石岭水落石出

发布:2021-05-03 21:25:33

这味道,他记得我。  “好!是火油!”蒋云突然大叫一声,但砖窑外了有人直接点燃了火油,火势蹭的窜出来了,入口完全被火墙封死了,兄弟俩放佛玻璃窗火墙还看见了有人从砖窑口往里丢成捆的柴火。  蒋云大怒,把外衣裹了裹,想冲回去,蒋华把他一把搂住,哭着砖窑并不大,蒋云举着火把不一会儿就把砖窑转了个遍,“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砖窑地面上都是荒草,偶尔还有死老鼠什么的,显然很久没人进来过了。。

  “哥!”蒋华的声音在砖窑里回荡。

  砖窑并不大,蒋云举着火把不一会儿就把砖窑转了个遍,“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砖窑地面上都是荒草,偶尔还有死老鼠什么的,显然很久没人进来过了。

  “哥,好像有水流进来了。”蒋华说。

  蒋云表示一筹莫展,听弟弟说有水留进来了便举着火把过来看,确实有水流一阵淌进了砖窑,还夹杂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蒋华也感到不对劲,“哥,好像不是水。”

  蒋云仔细的嗅着,好像在哪闻过这味道,他记得。

  “不好!是火油!”蒋云突然大喊一声,但砖窑外已经有人点燃了火油,火势蹭的窜起来了,入口完全被火墙封住了,兄弟俩仿佛透过火墙还看见有人从砖窑口往里丢成捆的柴火。

  蒋云大怒,把外衣裹了裹,想冲出去,蒋华把他一把抱住,哭着说:“哥!火太大了,冲不出去的!”

  “老子怎么能在这着了一帮装神弄鬼之徒的道!”蒋云心里不甘。

  赵冥何威匆匆赶回来,看见砖窑被人点着了,几个瘦黑的汉子正在往里面加成捆的木柴,为首的一个正是那酒家小二。

  何威赵冥见此情景勃然大怒,就是这样一帮刁民在装神弄鬼。冲上去就与那些汉子厮杀起来。

  何威之前与老头交手没有讨到便宜心中本来就憋屈,这下更是锐不可当,那几个汉子也没有防备,冷不防被砍倒好几个。

  那小二冷笑一声:“你们几个毛头小子不知道嫩到哪里去了,我劝你们别趟这浑水。”

  两边住手,相互僵持,赵冥用刀指着小二问:“你就是幕后主使是吧?青石岭都是你在装神弄鬼。”

  小二呵呵一笑:“光靠我一个哪里够,这里面的水深的很。”

  何威问:“你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吧?”

  “我小户酒家,大场面没见过,走江湖的货郎可是见多了,哪有里面两位公子那么白净的货郎,你们几个个个举手投足稳健有力,也是从小从事枪棒刀剑的练家子,这点老子还是看的出来。”小二道。“哈哈,想办法救你们兄弟吧,现在怕已经熟了。”

  听这话赵冥何威一同看向砖窑,此时砖窑入口火势凶猛,砖窑爬满爬山虎的破败烟囱里冒出滚滚黑烟。

  “速战速决,救蒋家兄弟要紧!”赵冥低声对何威说。

  双方又是一阵厮杀,刀光剑影,那小二看起来老实本分,交起手来煞是灵活,但赵冥何威此时也是急于救人,赵冥何威都几处被砍伤,但还是毫无惧色,那小二不敌二人,唤着几个还能跑动的汉子转身往镇上逃。

  赵冥想追被何威拉住:“别追了,救人要紧。”赵冥转身看着火势,甚是凶悍。

  “这么大火,蒋家人怕是性命不保。”何威说。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赵冥找了一棵碗口粗的青翠松树,憋了一口气,几下砍倒了松树,倒拖着来到砖窑口对着火堆一阵乱扫乱铺,何威也连忙去砍来小树帮忙。

  “这不行,火势太猛,这么扑太慢了。”赵冥说:“多砍几棵树来。”

  两人把砍来的树往火堆里一抛,趁着这一会的功夫,火势略弱,赵冥便一头扎进了火堆之中。

  何威急了,这松树刚丢进去枝叶新鲜不好烧,可过一阵子火可就更猛了,他连忙又砍了几棵小树在一边备着。把刚刚丢进去的小树和烧了一半的柴火往外扫,然而火势并没有减小的趋势。

  许久,在外扑火的何威突然听见砖窑里面有人的声音,连忙把备好的松树往里面铺,赵冥和蒋华架着赵冥三人熏得焦黑的踏着这松树一股脑冲了出来。何威见三人脱困,长长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大少爷没事吧?”何威问。

  “他非要冲出去,被呛晕了。”蒋华说。

  蒋云此时身上多处烧伤,四人满身都是被烟熏的乌黑。

  “咱们先找地方把大少爷安顿下,再好做打算。”赵冥说道。

  蒋华看到周围几具尸体问:“这真是恶鬼作祟吗?”

  何威不屑道:“都是在镇上的人,为首的就是那酒肆小二。”

  这时候蒋云居然睁开了眼,咳了几下,吐了两口漆黑的浓痰,“扶……扶我起来,老子去宰了那酒肆鸟人。”

  三人哪里容他起来,可蒋云倔强,硬是重新站起来了。

  赵冥把他架住:“大少爷,若你有了事,我们怎么跟蒋大人交待。”

  “大哥,别去了,我们查出了酒肆有问题不就能回去跟父亲复命了。”蒋华也摇摇头说。

  何威也站起来,看了看赵冥,最后也把目光投向蒋云。

  蒋云冷哼了一声:“从来只有我搞别个,没得别个能从老子这里讨得便宜,男子汉大丈夫,老子有仇就报。”

  蒋云转头又看向赵冥:“赵公子,你今天救我兄弟二人一命,无以为报。”说完伸出了一只袖子已经被烧烂的手。

  赵冥说:“大少爷早就救了我们北方兄弟一命,北方人恩仇必报。”说完也伸手握住了蒋云的手,一起捏成了一个拳头。

  蒋云仰天一笑:“好一个恩仇必报,今天我们兄弟也是绝处逢生,不如就此结拜,从此兄弟相称如何。”

  蒋华看着蒋云,何威看着赵冥。

  赵冥想了想:“好!蒋公子豪情重义,长乐城里也是声名远播,今天我北方佬还就高攀了。”

  说完何威也伸出手,加在两人手上,蒋华看了看左右,最后伸出了手。

  最后四人面对熊熊燃烧的砖窑,每人面前放着一个人头,各自把刀尖剑尖直指天空,并排跪下。

  “皇天为鉴,厚土为凭,今我长乐蒋云。”

  “高塔何威。”

  “高塔赵冥。”

  “长乐蒋华。”

  “绝处逢生,患难与共,从此结为异姓兄弟,从此生死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背誓者如此人头!”

  说完蒋云开始把剑尖转而向下,一剑刺穿了放在他面前的人头,把那人头钉在了地上。何威也倒转刀尖,一刀捅穿了面前的人头。赵冥,蒋华依次如此。

  四人排行蒋云最为年长,何威为次,再而赵冥,蒋华最年幼。何威起初不愿在赵冥之上,一再推脱,最后不及几人推让,还是按规矩长幼排行。

  四人一起起身,把刀剑拔出收回鞘中,又把人头抛进了熊熊火焰之中,转身便打算去镇上找那“酒肆店家”火拼。

  一阵马蹄在石子路上迸的火星四溅,数十个骑兵全副武装从路上往砖窑奔来。

  “看来不要我们去找他们,他们已经来了。”蒋云道。

  何威冷哼一声:“来得正好,让我们兄弟杀个痛快。”

  骑兵们渐渐靠近,四人看清旗子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蒋”字。

  原来是自己人。那马队赶到跟前停下,为首的正是蒋生本人。

  蒋生看了一眼狼狈的四人:“怪为父太鲁莽了。”

  长乐马队在小路上缓缓往回走,蒋云在和蒋生说刚刚四人结拜之事。赵冥看见道路两边举着火把全副武装站岗的长乐武士越来越多,远远望向镇子的方向更是灯火通明。

  到了镇口,道路两边尽是长乐武士持武器把守着,赵冥看见那逃走的酒肆店家被一支长枪钉在酒肆前的旗杆上,血液都快凝固了。走到镇上,随处可见镇民的尸体,一群士兵在清点尸体和伤兵。

  “父亲,这里怎么回事?”蒋云问。

  蒋生没有看他,骑在马上盯着前面缓缓的说:“你们走后,我总觉得此事上面格外重视,一定非比寻常,便又连派了几批人来,果然查出这一个镇子都是绿林强人。”

  兄弟四人听到心里不由暗自庆幸,自己差点就死在对方的陷阱里了。

  走到街道中央,一群甲士手持长盾长矛,围成一圈,蒋家的部将黄明站在中央,他面前跪着一个五花大绑的老头。

  何威一看,对赵冥嘀咕,“这不正是那两个鬼老头吗?”

  蒋云回头看了他一眼。

  黄明人高马大,甚是魁梧,见蒋生来了,上前跪下道:“启禀郡尉大人,逃了一个,抓了一个。”

  蒋生表情冷峻,点了点头,翻身下马,蒋云等人也跟着下马了,一众人走到那老头面前。

  蒋生黑着脸问道:“东西在哪?”

  老头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赵冥看见老头身上多处重创,两条小腿都被用剑钉在了地上,怕也时日无多。

  蒋生和黄明对视一眼,黄明点了点头,拔出匕首,过去一把把老头的头部牢牢用臂膀夹住,另一只手握着匕首,手起刀落,削去老头的一只耳朵。

  老头的脸上瞬间鲜血满布,但他咬了咬牙,硬是没哼出来。

  蒋云赵冥等小辈见状心里都有点发毛,但也不得不佩服这老头也是一个硬汉。

  “你说不说。”蒋生问。

  老头吐出一口带血的痰:“你有种就弄死老子!走狗。”

  蒋生摇了摇头,黄明又抱住老头,举刀削去老头另外一只耳朵。

  老头疼得大汗直流,混着血从脸上流下来,滴到地上,老头还是硬生生的咬着牙,没有吱声,还是恶狠狠的翻着眼睛瞪着蒋生等人,比真正的鬼还可怕。

  蒋云赵冥都看得头皮发麻,但是不敢作声。

  蒋生冷冷的说:“青石岭小路本就人迹罕至,大抵都是奸商或者滚马强盗运送赃物所行之路,你们在这里设局劫杀路人大多也是不义之财,我身为长乐郡尉倒也不是不义之人,对你们一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不到这次连丞相的东西也敢动。”

  丞相?赵冥心里暗想,看来这事不简单。

  “奶奶的,你这狗官还真以为是什么好东西。”那老头又吐出一口带血的痰说,“你以为堂堂丞相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找马帮从这些小路运货?老子告诉你!这马帮拉的都是真金白银,怕你江南小吏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的真金白银!”

  众人一惊,蒋生也是一怔,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你这老贼,死到临头还在狡辩。”

  老头一阵冷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子就告诉你你们在给什么样的朝廷卖命,这些金银都是你们这些狗官搜刮老百姓的,都是大奸臣高竲找人秘密送到西北讨好巴图尔大单于的赃物。”

  巴图尔人是暮江西北大草原的游牧民族,近年巴图尔人团结成了一个大部落,时时进犯中原西北边境。大单于也就是游牧民族的领袖。

  几个年轻人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的竖着耳朵。

  “眼下朝纲败落,奸臣当道,四方诸侯也是野心勃勃,拉拢了西北大单于,又可以保护边境,又可以在内乱的时候镇压叛乱,暮江太长了!再强大的统治者都没办法掌控每个地方,到时候暮江以北都是巴图尔人的!暮江以南也是纷争不断……”话未说完,老头血淋林的人头便滚到了赵冥脚边,吓了赵冥一跳,抬头看见蒋生手上握着沾满血的佩剑。老头无头的尸体慢慢倒下。

  蒋生握着沾满鲜血的佩剑,恶狠狠的环视着周围:“蒋家军听令!”他低吼着。“今日所听之事不准和任何人提起,违者斩立决。”

  “诺!”众将士齐声回应道。

  黄明接过蒋生的佩剑,用披风擦干净了剑刃上的血迹,才双手递还给蒋生。

  蒋生把剑收回剑鞘,黑着脸下令,把这些绿林贼人的尸体连同这个镇子一起烧光,从此不许提及此事。”

  蒋云急了,在蒋生背后悄悄问:“父亲,那些金银怎么办?不是让我们找回那些货物吗?”

  蒋生背对着他说:“找回来了我们还活得成吗?”

  问得蒋云赵冥都一愣,细想之下格外凶险,要是蒋家找到了那些金银,不就让丞相高竲怀疑蒋家知道他对内搜刮,对外卖国了吗?如此一来这事谁出头谁就是替死鬼。

  蒋生转身向战马走去。黄明指挥军士们抬尸体,搬柴草,点火。

  蒋云,何威,赵冥,蒋华四人相顾而视,都没想到青石岭牵扯出这么多事,还有一个古怪老头逃走了,日后怕后患无穷。还有那笔金银,若真有那数也数不清的金银,说不定真的可以武装建立一支大军,一支足以推翻汤王朝的大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