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引子

发布:2021-05-03 21:25:33

道几个千百年,暮江了在那里独自一人汩汩流淌了,无论中原朝代如何更迭,天灾人祸如何血流成河,暮江依旧,波澜不惊而孤独的。  “大早上的连个毛都也没,值勤个屁,上面就明白捉弄小的。”一个人说。  “懂得知足吧你,守江堤的不至于丢了性命,我据说前段时间当阳山贼人越闹往年江水异常的时候,高塔城都会在江堤上加派守卫,但是今年,高塔城实在抽不出更多的人手来巡查江堤了。。

  暮色深沉,暮江深黑色的江水挤压着,翻滚着,如同舞女的手一般摩挲着江堤,汛期未至,江水却意外的丰沛,大概是今年雨水多的原因吧。

  往年江水异常的时候,高塔城都会在江堤上加派守卫,但是今年,高塔城实在抽不出更多的人手来巡查江堤了。

  两个穿着高塔城花青短褂的士兵举着火把,在江堤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与其说是巡逻不如说是闲逛。

  暮江是中原第一长河,有人说中原人就是暮江里龙王爹爹的后代,在中原人之前不知道几个千年,暮江已经在那里独自流淌了,不管中原朝代如何更替,天灾人祸如何血流成河,暮江依旧,平静而孤独。

  “大晚上的连个毛都没有,巡逻个屁,上面就知道作弄小的。”一个人说。

  “知足吧你,守江堤的不至于丢了性命,我听说最近当阳山贼人越闹越凶,在城外看守农庄的弟兄常常走着走着就被贼人收了性命。”另一个人应答着。

  暮江一眼望不到对岸,但依稀可以看到对岸长乐城里金光四射,灯火通明印的天边都闪闪发光。

  “要是当初老子没犯事,想必现在还在长乐城里享乐呢!”

  高塔城属于长乐郡,长乐城与高塔城隔江相望,高塔城人口很少,全境只有十万人口,却因为盛产金矿和铁矿,是中原最富庶的地方之一。

  “你以前是长乐城里的人?”

  “当然,别看兄弟现在这样,当初在长乐城里可也是有头有脸的……”

  另一个士兵没有听他继续吹,而是静静的望着漆黑的江面。

  自己祖上是赵家军的人,自从追随赵大将军北伐,在江北建立了高塔城,他们家就世世代代在高塔城服役,年轻时是军人,退役后分了田地种地,自己从未离开北方,但是经常听去过暮江之南的人说起长乐人的生活如何如何好,长乐的小姑娘如何如何貌美,自己也经常幻想,如果自己生活在江南就好了,只可惜,一江之隔,大家有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正当他看着江面出神的时候,他似乎感到有什么异样,

  “别动。”

  “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我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好像不对劲。”

  “干你娘的,大晚上别疑神疑鬼的,马上换岗,老子要回去睡觉了。”

  “真的不对劲,好像,江面上好像有东西。”

  “江面上有东西?不会是行船吧。”

  “不可能,江上的船这么晚哪会不打船头灯的。”说完他走近了江堤,瞪着江面,森寒的月光下江面上有几个硕大的黑影伴随着水声缓缓向江堤靠近。

  “江面上真的有东西,好像是船,很多没点灯的大船!”

  江堤下黑色的江水中突然伸出一只胳膊,“嗖”的一声,站在江堤边的士兵胸口插着一根湿漉漉的短矛,他惊恐的张大嘴瞪大眼睛,缓缓倒下。

  另一个士兵吓呆了,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挥舞着火把大喊:“夜袭!有人夜袭!”一面喊着一面往城中跑去,

  江堤下的芦苇荡里传出一阵喊杀声,数十个赤膊的汉子拿着武器从水里钻出,他们用绳子绑着倒钩钩住江堤互相托举着往上爬,

  江堤附近的巡逻士兵听见同伴的喊声纷纷拔刀和爬上江堤的人战成一团,但是爬上来的汉子越来越多,高塔城巡逻队寡不敌众,纷纷向城中败退。

  高塔城中的士兵挥舞火把向其他瞭望台示意,钟楼的警卫敲响大警钟,城里一片混乱。江面上的大船渐渐靠近江堤,大船上放下吊桥,无数士兵喊杀着奔下船。

  高塔城城墙上的士兵和支援的士兵点起火箭,在城墙上一字排开,对着敌群放箭,登陆的士兵被弓箭压制,一时无法前进,

  这时船上的火把才点起来,船上装备有巨弩,这是一种装备在战船上的一种长达五米的攻城巨弩,射程和攻击力都很强,随后数个油罐被巨弩投射到城墙上,罐子崩裂,碎片带着火油四溅,溅到城墙上的火把便迅速烧了起来,城墙上一下变成了一片火海,

  无数高塔城射手在在火海中哭号着,几个赤膊的汉子背着短刀用绳索开始爬城墙,船上的士兵从船上卸下云梯,向城墙靠近,高塔城士兵纷纷丢盔弃甲向城里逃命,

  高塔城守将赵武听见城里的警钟敲响,从床上翻起跑到栏杆上远远的看见城门方向上一片火光冲天,城中一片哭号之声。

  “快!我们的弟兄需要增援。”赵武的长子赵权全副武装正在组织军队应战。

  赵权是赵武的长子,继承了赵武的很多优点,准确说是继承了赵家的很多优点,他身材高大,一表人才,无论是骑马射箭相扑兵器,他都是高塔城里数一数二的,无论是武艺,领兵还是胸怀,赵权都是一个英雄人物,赵权一直是赵武心中的骄傲,即使赵武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夸过赵权。

  赵权带着高塔城的守军在街道上埋伏,城门早已被打开,敌军鱼贯而入,拥挤的人群挤满了街道。

  赵权身穿一副精美的镶金铁甲,胸甲上有金线镶嵌的梅花图案,这是赵武亲自找长乐郡最好的工匠定制的,赵权也不负众望,高塔人和阳山蛮人纷争不断,尽管赵权穿着这套铁甲征战多年,但盔甲上却从来没有划痕。

  “不论你是充军来到高塔城,还是世代在赵家军服役,上天安排你成为高塔人,就是为了让你们成为最优秀的战士,高塔城里无懦夫,只有铁骨铮铮的好汉,明天我们将在九泉之下和我们的祖先诉说我们战死前的英勇事迹!跟我冲!”赵权领军从赵武的眼前消失。赵武叹息了一声。

  “父亲,我们要不要点燃大烽火台。”说话的是赵武的次子,赵冥。

  赵冥比赵权年幼十岁,赵冥不同于赵权的天赋异禀,赵冥也算高大的,但是比起赵权还单薄了一些,他似乎学什么都很慢,但是他很刻苦,赵权学一天的东西,他要学好几个日夜才能勉强学会,所幸,赵冥一直很刻苦。

  “点烽火台干什么,又不是当阳山贼人进犯。”

  “敌人是从暮江上来的,他们是什么人?”

  赵武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注视着远方被火光映红的天空,“高塔城失守了。”

  赵武转身走下楼去。

  赵冥走上父亲之前站的地方,心里一团乱麻,自己长大的地方,是不是就此消失了。

  赵冥正出神,一双手突然从他背后把他一把从栏杆上抓下来,赵冥毫无防备,冷不防被拉的一个趔趄。

  赵冥一回头看见自己和赵权的母亲正拉着他从栏杆上往回走,“你快回屋里藏好。”

  赵冥的母亲庞氏不同于其他贵族的女人,或者说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女人,当时的女子是没有地位的,她却从小深得他父亲的喜爱,常常在外抛头露面,嫁到赵武家以后也把赵府上下打点的井井有条,高塔城里的人都要让她三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庞氏显然认为相比赵权,赵冥尚且年幼,还没有到上战场的洗礼,而且当时的局势对赵家并没有利,就想带着赵冥先躲起来。

  魏豹也走到了家门前的一块高地上,他远远的看着高塔城的火光,四下站满了武装好的魏氏宗亲,他黝黑的脸庞上满是凝重的颜色。

  魏豹的家族世代在赵家服役,他的家族在高塔城外买了一家小农庄。

  魏豹的弟弟魏福问:“真的要去吗?”

  说完一脚踢一个吓得直哆嗦的年轻小兵,“这小子是从城里逃出来的,高塔那边好像不太好办……”

  魏豹突然回头,眼睛里射出逼人的光,吓得周围人都不敢再作声了,魏豹走到那个小兵身边,“高塔那边怎么样了。”

  小兵头也不敢抬,跪在地上原地发抖,魏福又狠踢了他一脚,小兵这才爬起来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回各位大人老爷的话,高塔城……高塔已经失守了!到处都是他们的人……他们都是从天而降……”

  话未说完,一颗人头骨碌碌的滚到了魏福脚下,吓得他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栽倒了,一具跪倒的尸体缓缓倒下,魏豹擦干净了手上的腰刀,把它插回刀鞘,转身骑上一匹强壮的棕马。

  宗族人丛里鸦雀无声,魏豹扫了一眼四下,用浑厚的声音喊道:“生乃高塔人,死是高塔鬼!”四下左右皆紧握长矛弓刀,瞋目而立。

  “随我进高塔!”说完便拍马带着队伍奔上了前往高塔城的大路上。

  再说赵权这边,高塔城守军士气受挫被打得节节败退,赵权手握一把近五尺长的双手环刀,名曰:百炼龙冽。

  是赵氏先祖北伐前先王御赐的宝刀,即使当时铸铁技术不及现在,但是百炼龙冽刀刃通体被打磨的透亮,刀柄两侧各镶一条金龙,刀身寒气逼人,刀刃吹须立断,即使现在的技术也造不出这样的兵刃,也许真像它的名字一样它是用龙血千锤百炼而成的。

  赵权手中的宝刀此时已经被血染的通红,就连刀柄也因为满是凝固或快凝固的血而滑不可握,赵权在一栋民房后面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从身边的尸体上扯下一块布条把刀死死的缠在手上,看着周围满是丢盔弃甲往回逃的高塔守军,赵权决定孤注一掷。

  夜袭高塔城的大船全部靠岸,其中最大的一艘船上升起一面大旗,上书:长乐郡全境守卫长乐城郡尉蒋氏。

  一群军士在船和江堤上架起浮桥,数十个大小军官皆披坚执锐分成两队,从船舱中走出,左右各列一队。

  最后从船舱中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眼睛不大但暗藏凶光,大腹便便但步履稳健生风,面黑而神色凌厉,头顶烫金校尉兜鏊,身穿一副烫金筒袖甲,脚蹬虎纹饰靴,在万千军士的火把下,铠甲反射出阵阵金光,中间的将军宛如天神下凡。

  他就是长乐郡郡尉蒋生。“郡尉大人,一切果如大人所言,我军出奇制胜。”一名身上佩刀上满是血的赤身汉子跪在他面前说道。

  “围困赵武,逼他投降就行了,北方只有赵家能管住。”

  那汉子应声退下,蒋生便站在甲板上环顾面前的火海,思索着和赵武谈判的对策。

  这时蒋家军方面一阵骚乱,蒋生刚刚回过神来就被周围的人扑到在地,蒋生起身一看,自己的几个亲信将自己扑倒。

  其中一个护在自己身前的人心口插着一把刀,刀柄两侧各镶着一条金龙,金龙却被血染红,随后一个身穿有梅花图案镶金铁甲的英武将士跳上蒋家大船,躲过一军士手中长矛,来了一招横扫千军,数个兵将被一击打落水中。

  船上数十个将士顿时乱作一团,几个亲信拖着蒋生打算往船舱里躲,蒋生则将他们推开,示意不必大惊小怪。

  而那穿着镶金铁甲的小将正是赵权,他在船上连挑几名敌将,蒋生,看着赵权精湛的武艺,竟然面露欣喜之色,赵权满脸是血的发出一阵怒吼,四下一时竟无人敢上前,他扭头直勾勾的眼神正对上蒋生,赵权又是一声怒吼,正要冲上去与蒋生厮杀,胸口却连中数箭,蒋生大怒回头看着船舱上的几个射手,大声呵斥:“谁让你们放箭的!”赵权怒视着蒋家军,眼眶都要瞪裂了,然而血流不止的他却摇摇晃晃的跌下船舷。

  蒋生上前握住镶有金龙的刀柄,将这柄环刀握在手上用力挥舞了两下,不禁赞道:“好刀哇,想不到高塔城竟然有这样的武将。”话音刚落。

  船下便传来声音:“报~,郡尉大人,赵武投降了!战争结束了!我们赢了!”四下一片欢呼,齐声道:“长乐千秋,贺喜郡尉大人。”

  蒋生看着手中的宝刀,陷入了沉思。

  似乎战争才刚刚开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