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楔子

发布:2021-04-09 07:41:00

我如何?  你待我如何……  “停住——!”身后传来一声震野吼叫。  “哈哈哈——!”我嚣张悲笑,蹄声近了,后转身,站定,抓紧时间长枪,引项朝天。  “我待你若手足,想不到你却叛我!还不束手就擒,我定向父亲直接请求为你从轻发落!”你愤怒不己,右手指“哈哈哈——!”我猖狂悲笑,蹄声近了,转身,站定,抓紧长枪,引项朝天。。

  前有魔物,后有追兵,魔物之强,非自己可力敌,追兵之亲,情同手足,布衣之交,三生之缘,同门之谊,却为追兵,奈何?奈何?

  手中丈半附魔枪,颤抖,杀,只一瞬,只是,此情惯满一生,,动不了手,只是,虽为同门,但为追兵,其心系家门,并无网开一面之意,杀气之汹腾,比之杀敌更胜,心悲凉,意狂啸,我待你若何,你待我又若何?

  你我之谊,虽若手足,却非手足,我始终,是被你用一条线划分在,那个圈子之外的人,你待我如何?

  你待我如何……

  “站住——!”身后传来一声震野吼叫。

  “哈哈哈——!”我猖狂悲笑,蹄声近了,转身,站定,抓紧长枪,引项朝天。

  “我待你若手足,想不到你却叛我!还不束手就擒,我定向父亲请求为你从轻发落!”你愤怒不已,右手指着我一字一顿般说道,两眼通红,咬牙切齿,又满怀不信。

  想不到,我待你若手足,却只换来,一死忠部下的地位,你待我若手足,却非真手足!

  “哈哈哈哈哈……!何来叛与不叛!林某为你白家做事,自小打起三十余载,任劳任怨,刀里来枪阵去,立下多少汗马功劳!想不到白老匹夫得了天下,便要良弓金枪从世上就此消亡!白浪!我林大牛虽然笨,但不蠢!哼!若你待我如手足,便不会使此计将我一十二名兄弟诱至宫中,摆酒宴毒酒而亡!我林家十三枪非亡于战阵,却亡于……”我怒目圆睁,执枪向天,天罡真气受此一激,周身一阵鼓胀,发出霹卡暴响,附魔枪在真气流转下散发出一阵眩目的金光,一阵黄沙随着我暴起的气势向身周迸射,在地面上清出360度的圆形地带。右臂向前一送,附魔枪带着一丝冷咧森寒的杀意指向阵前:“三千人马又何惧!要战,便战!”

  “你!”白浪俊美的脸上青白之色交替,牙齿咬的喀喀直响,他指着我的手缓缓的放了下去,紧紧瞪着我的眼,我毫不客气的与他对视,他面色铁青,眼神复杂的看着我,良久,才慢慢的说出三个字:“好、好,好……”

  白浪的右手缓缓举起,向前挥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休怪我无情。儿郎们!给本王杀!”

  你始终,还是把我划分在了那个圈子之外啊。你我之间,始终是被这么一条经洧分明的线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以前这条线远不如如今这般清晰……白浪,不,天华帝国的皇子殿下。

  一列骑兵队列整齐的开始了冲刺,整齐划一的动作,无声行进,精良至极的配备,闪着冷咧寒光的枪尖,无一不在表明,这是一支精锐严明的骑兵精兵。

  可惜……

  天罡气无色的罡芒忽然银光大作,将我整个人笼罩在一层耀目的星辉之中,附魔枪上更是泛起一层亮极的金芒,我身体前倾,双手擎起枪,如使刀一般将它由上至下劈下,劈至一半时向左使出一个诡异的垂直转折,左手之上泛起一团金银混淆流转的内息,向着枪身抚去,一道蓝白相间的光点自枪身之上冲出,就那么的环绕着我身周一米方圆,自顾自的散发出亮蓝的白芒。

  这是月初我刚刚悟出的战技,这道蓝芒可以阻挡不到十年修为的内气伤害,刀剑之伤想要对付我,也是微乎其微,只是,想不到拿来试招的,却是我天龙帝国自己的部队。

  同样的动作再次施出,一道亮黄的白芒从枪身之上弹出。这次使出的,是林家十三枪同知的家传战技,罡战术,寻常刀剑及体,至多划破表皮,虽说最近神功大成,但战场之上马虎不得,能使多少工夫出来便是多少。

  还有一招,不过,就眼前这点兵力,还用不着。

  世事果真如此无常,前日仍在把酒言谈的好兄弟,如今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不世仇人,真是讽刺啊。我摇摇头,看向冲至眼前,气势无匹的三波重骑,眼中满是轻视。

  开玩笑,谁人不知,天华帝国火云烈骑是出自我林大牛之手!这白浪所属的禁卫队虽然只是火云烈骑预备队资格,对上普通军队自然不在话下。但就他们那点水平,别说三千人,就是三万大军,又有何惧!

  “哈哈哈哈哈!战阵之上,刀剑无眼!各位弟兄,休怪我无情了!天源雷崩!”我周围气劲狂涌,纷纷化为疯狂跳跃着的双色气劲在涌动,附魔枪朝天一指,天上忽然飘来一朵乌云,一道混着金芒的电光从枪上电射没入,接着乌云之中就翻滚起了电光。

  “且看我这新成的战技厉害!”我收起剑势,暗道一声可惜,这招战技本是需战剑配合方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枪使剑招,威力能剩下三成便不错了。

  气劲送上云层之后便在那里独自翻滚,不见有何动静,只是乌云的范围却越来越大,隐隐有将三千军士全部笼罩的趋势。好!想不到用枪使出这一招竟然有这样的效果,虽然威力降低了不少,不过范围竟扩展到如此之大,看来今天可以让这些追兵的脚步慢上不少了,真是天助我也!

  手中长枪推送撩拨之间,便以巧力将第一拨冲来的骑兵挑翻马下,轻巧的化解了第一拨的攻势,眼中却是在暗暗留意招式的变化,观察白浪麾下所布战阵,寻找最薄弱之处以在雷崩来临之时,飞速逃离。

  “哼哼!林大牛,想不到你竟藏着这么一手惊天绝技,果然包藏祸心。不过你真以为就凭这些就能逃离生天么?将士们,出来吧!”白浪看着上方仍旧在翻滚变化并隐隐传出阵阵雷声的乌云,冷笑连连,一支蓝色焰火从他的偏将手中飞射升空,暴起一团绚丽的焰光,照亮了黄昏的夜幕:只见一眼望不到边的火云烈骑不知什么时候,也许就是在我和白浪对峙之时,在半里之外缓慢的收拢着包围圈,每匹马的蹄下,都被一层布所包裹,推进之时,全无声息,领先指令之人,正是天华帝国现任禁卫团团长,火云烈骑前任都尉:白惊天。

  嘿!早知道这小子有问题,果然是白家在我身边安插的人手。

  “林都尉,别来无恙。”白惊天中气十足的扯了一嗓子,远远的传到我耳朵里。

  “好的很!白副将,哦,不,现在应该是白大统领,不知白统领带了这么多弟兄,是向殿下找酒吃的么?”我哈哈大笑,暗暗分出一丝精神留意头顶越来越大的乌云。

  “林都尉说笑了,末将此来,是协同殿下去雷火城郊演习,不知都尉这是?”说话间,白惊天从烈云马之上跳下,几个提纵便落到方阵对面,与我遥遥相对。

  “哦,殿下说他的禁卫军弱不禁风,林某这是在帮他们好好松松筋骨,唉,这种素质,国将不国哇。”嘴上胡扯着,又是一枪将一名冲刺而来的禁卫骑兵挑下马。

  “林都尉身手不凡,末将钦佩不已,既是如此,不妨为末将这三规火云烈骑也好好松松筋骨吧。来啊!烈云阵!”白惊天面色一板,手中丈八烈云枪挥出一道红云,便发起了总攻。

  猛然间,整个天间被冲天的红光映的赤红,一烈火云骑士身上猛的迸出逼人的红光,炎阳劲!想不到我林大牛亲手调教出来的火云烈骑最后竟成为落下井的第二尊石锁!

  “来的好!”看着气势如虹的八列共一百零八位骑士按着不同的阵位冲将而来,我全身的内劲一阵外冲,大吼一声,便将一直隐隐联系着的雷崩气劲猛然切断,刹时间,便由头上的滚云之中落下数十道拳头粗细的雷光,轰然直下,砸落在整个战阵之上,一时之间,电光翻滚,雷声隆隆,仿佛由九天直落的雷光瞬间便将冲来的一百零八位火云骑士的烈云阵破的一干二净,数道雷崩更是将周遭的地面轰出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地洞,不时的向外窜出数股极亮的电丝,很是骇人。

  场中猛然一静,我收枪回式,又是一招天源雷崩劲送入云中,如一道雷光自平地冲起,只是这道雷光相比之前送入的那道更为粗大,更为奔腾,更为耀眼,在白浪和白惊天以及数万火云烈骑满是震惊的眼神中,没入了滚滚的乌云.

  “来而不往非礼也!白兄,看林某的降魔神降枪!”我哈哈一笑,身形微沉,微侧右身,左脚猛一发力,一阵尘土飞扬间,我便如离弦了的箭一般弹射而去,半空中,手中附魔枪散出一股冲天的赤金色,带着一往无回的气势,冲向阵前。

  “不好!白瑰!速带殿下退至阵后。火云烈骑听令!长枪骑预备,盾剑骑预备,弓骑手预备,暗部预备,绝杀阵!”白惊天大惊失色,他跟了我这么久,早就对我成名大技知之甚详,若是让这套一共十三式的降魔神降枪完全施展出来,别说今天所调这三规火云烈骑,就是再来十规,也不够让林大牛糅蹋的份,是以立刻布起了火云烈骑号称十方无敌的绝杀大阵,要用这无往不利的杀阵来破林大牛驰骋天下的杀战枪技。

  “不妨,孤且看看孤这好·兄·弟,是怎么破这父皇亲传的十地绝杀魔灭阵,禁卫军听令,全军后撤!白副将,取孤惊神剑来。今日孤要与这好兄弟做个了结!”白浪一声喝令,独自留在阵前,品红的披风在微微折射着金属色泽的铠甲之后随风鼓荡,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决,坚定的看着凝滞在半空,周身散发着骇人气浪,仿佛将空间也凝结了的林大牛向着阵前冲来,他的脸上正渗着一层油,映着阵后的日光,配合着不屈且坚定的意志,挟着骇人的气浪,看起来仿佛天神下凡一般无可战胜,白浪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的毛孔,他觉得无论以后如何,自己都无法再忘却今天的这一幕。

  “杀——!”对着昔日的同僚,我暴出一声狂喝,附魔枪上金光迸射,便是一片人仰马翻,在千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装配精良的火云烈骑在我面前仿如纸糊的一般,数息之间便被杀出一片空旷的场地。

  “追星赶月!”我脚下一点,整个人如一只白鹤般掠起三丈之高,屈起右脚,身体在半空之中一个360度回旋,接着在落到地面的瞬间向正前方踢出一记回旋踢,只见一道气势汹涌的气劲流向前方猛烈疯狂的奔涌而去,如开山裂石一般的威力在密集的阵型之中撕开一道狰狞的血痕,在地面之上留下一道丈许深,不知道延绵了多远的裂坑,向着人们展示着它骇人的威势。

  “咝——!”整个战场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为这惊人绝技所深深震摄。

  “五百步!射!”一道声音在寂不可闻的战场里突兀的响起,紧接着扑天盖地的弓矢像蜂窝一般密密麻麻的冲向了持枪鼎立的林大牛。

  “第二队,预备!”白惊天看着场中傲然的林大牛冷笑连连,挥手下达了命令,眼中满是嘲讽与讥诮,还有一丝狠毒的怨愤一闪而过。

  “哈哈哈!来的好!楚汉悲歌!”我扬声大笑,傲然不羁,脸上却显出无限的悲意,双目神光暴涨,在弓矢及体的那一瞬间,双手在身周舞成一片金色的影墙,漫天的箭矢在这道由枪影组成的防御圈之前无情的被劈断,斩开,无数的断箭向四面八方流星般迸射出去,在周围的阵群之中唤出了道道惨叫与濒死的呼声。

  “哈哈哈哈哈!力拔山兮……气盖世!……”我在一片枪影之中放声狂笑,语中竟是无限悲意,苍凉的声音在战阵之中不断回响,透着一股决绝的气息。

  “第三队,预备!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多久!”白惊天铁青的脸上嘲讽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残忍与疯狂,右手像是挥动一把战剑一样,重重的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给我放!”

  “哼!得寸进尺!”我的眼中杀意迸现,在双目之中迸现出两道赤红,身周一片气流涌动,紧接着身边围绕着的光环尽数收入体内,在这一刹那,我做出了三个动作,微蹲,发力,前冲,接着便出现在了远在一百米之外的火云盾剑骑规列之前。

  “苍天霸血!”

  白惊天只觉眼中一花,原本被弓矢锁定着的林大牛不知在什么时候,便已经冲进了盾剑队的阵型之中,顿时暴起了漫天血雾——杀戮的血书,又一次书写。

  白惊天瑕疵欲裂,双拳紧绷,一双钢牙咬出鲜血,这规盾剑骑是由他所带队,却在半息之内伤亡过半,怎能不让爱兵若子的他恨若如斯?他拔出配剑,这是一把通体泛着青色寒气的细长佩剑,其名冰冽,取万寒冰窟之意。白惊天双目赤红,拔出的剑却缓缓还鞘。

  因为,白浪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白统领,退下。让孤来。”

  声音淡定从容,透着一种毋庸置疑的气势,将白惊天心中的冲动一点一点的压了回去,只见白浪的目光远远的看着在阵中杀进杀出,浑身浴血,仿如修罗的林大牛,周身竟透着一种决绝,以及,无比强大的自信:“我要亲手了结我们的恩怨。”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