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刷卡哥哥》Chapter 01 因为你是我哥(上)

发布:2021-04-08 22:57:15

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名字叫作《不刷卡哥哥》,提供更多边伯贤朴灿烈小说,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名字。不刷卡哥哥小说边伯贤朴灿烈摘选:边伯贤脸上佯作镇静,手心却出了一层细汗。但是不想否认,但这时朴灿烈确实像极了一个男巫,眼睛散着邪…

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名字叫做《刷卡哥哥》,这里提供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刷卡哥哥小说精选:朴灿烈沉沉的声音在鼻尖处响起的时候,边伯贤脸上佯装镇定,手心却出了一层细汗。虽然不想承认,但此时朴灿烈确实像极了一个男巫,眼睛散着邪气的光,里头的漩涡简直要吸走边伯贤的灵魂。两人位于楼梯间一角,四下无人,耳边清净。唯一闯入边伯贤耳内的是对面那人浅淡平稳的呼吸。“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带着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叹了口气,边伯贤抬起眼,正视他,“朴灿烈,你什么时候能长大?”朴灿烈眸中的热度顿时冷了不少,他撇撇嘴,收回将边伯…

朴灿烈沉沉的声音在鼻尖处响起的时候,边伯贤脸上佯装镇定,手心却出了一层细汗。虽然不想承认,但此时朴灿烈确实像极了一个男巫,眼睛散着邪气的光,里头的漩涡简直要吸走边伯贤的灵魂。

两人位于楼梯间一角,四下无人,耳边清净。唯一闯入边伯贤耳内的是对面那人浅淡平稳的呼吸。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带着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叹了口气,边伯贤抬起眼,正视他,“朴灿烈,你什么时候能长大?”

朴灿烈眸中的热度顿时冷了不少,他撇撇嘴,收回将边伯贤困于墙角的两只手,插进裤兜里一副无谓的样子。

“明年我们就高三了啊。”边伯贤的语气中带着微不可察的焦急和担忧。

“你跟我爸一样啰嗦。”朴灿烈皱眉,不耐烦道,“不帮算了,我叫妈妈来。”

“爸爸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优秀一点,但我是……”

看见朴灿烈转身想走,边伯贤脑袋一热,脱口而出的话到了一半却突然停住。见面前那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朴灿烈眉头一挑,倾身戏谑地看他:“你,什么?”

边伯贤喉头一动,把原先想说的话生生吞回肚里,腹黑一笑:“我是怕你太笨考不上大学,拉低我们家平均学历水平。”

“……”

朴灿烈被气得直翻白眼,二话不说转头就想走人,刚抬了腿迈上一阶梯,身后便传来急急的叫喊:“好了我帮你!答应你了!”

转身,对面是表情无奈却万分好看的一张脸。

朴灿烈笑开,大跨步过去抱住边伯贤猛地在他脸上啵了一口,刚才的沉郁一扫而空,占完便宜就欢快地跑走了,唯有一句欢呼顺着他带起的风飘入边伯贤耳朵里。

“耶边伯贤全世界最帅!”

楼道里课间的嬉闹声传过来,边伯贤在阴影里抬手用手指揉了揉眉骨,一阵叹息。

那句未说完的话,压得他胸口沉闷。

——我是因为…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学啊蠢货——

教学楼旁的树木在初夏时分便长得有些出人意料的茂盛了,郁郁葱葱的一片,叫人看了舒心。树的一枝从这头伸到那头,跨过几截红砖,连接了相邻教室的两扇窗。

边伯贤从办公室的方向走回来,路过已经在走廊上连着罚站了几节课的朴灿烈,在他面前停住却不看他,目视前方,表情冷淡,“好了,滚回教室吧。”

“哎耶,边伯贤全世界最帅!”朴灿烈抬起双手欢呼,叫嚷完,不顾同学投来的目光,扭动了一下筋骨准备跨入班级,却被叫住。

回头,边伯贤正眯着眼睛看他。

真像家里那只毛发洁白干净灵巧的折耳猫。朴灿烈想。

“朴灿烈。”‘折耳猫’皱了皱鼻子,缓缓开口,“为什么你闯祸总是让我摆平?”

学习好?人缘好?道德高尚?受老师喜欢?

无数个答案在朴灿烈脑子里飞过,他伸了个懒腰,目光落在那人身上倒是有几分清亮:“因为…你是我哥啊。”

边伯贤一愣,几秒之后瞪了他一眼,竟没有同往常一样再与他接着斗嘴下去,转身走进自己的班级,表情看不清阴晴。朴灿烈也扬了扬嘴角,进了身后的教室。

两人不长不短的互动让两个班级的联盟成员很是兴奋,朴灿烈屁股还未沾凳,宋琳就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嘿,这次又是我们贤贤替你求的情?”

“贤贤你个樟脑丸!”朴灿烈抓起桌面上的一本外语书就砸向女孩的脑袋,“女孩子家家的不好好学习搞什么腐女联盟,你们一口一个贤贤,四班那些妹子是不是在边伯贤面前满嘴的烈烈啊?”

说完朴灿烈自己一个恶寒,浑身一抖。

宋琳翻了个白眼,“真是跟不上潮流,我们早就不叫腐女联盟了。”

“那叫什么?”朴灿烈不知为何竟有些好奇。

“灿白真爱小组。”

“……”

看着宋琳远去复又融入一群窃窃私语的女生中的傲娇背影,朴灿烈无奈摇头。方才自己那句哥喊出口后那人顿时僵硬了神色的画面又浮在脑海。

偷偷弯起的嘴角,谁都没有发现。

而隔壁教室里,看似泰然自若坐回位子上认真温习笔记的边伯贤,实则内心情绪翻滚。因为他同样在几分钟前通过他们班联盟成员口中得知了那个直白粗暴的新名字。

哗啦。

边伯贤恶狠狠地翻了一页书,在内心咬牙切齿。

——为啥?为什么我是后面那个嗯?难道按身高来的?这!不!公!平!-

整日心神不宁的边伯贤,终于熬到了放学。一一和身边同学道别,对方却都无一例外持着清一色的暧昧神情。边伯贤抬头,果然看到了单肩挂着书包流氓一般倚在门口的朴灿烈。

边伯贤认命,暗自咬牙之后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走到他面前时秒开面瘫模式,“哦,你等我啊,我好了。回家吧。”

迈腿走了几步,书包被人扯住。

“卡。”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似乎带了几分窃喜的味道。

边伯贤一动不动,打算装死。朴灿烈轻轻一拉,边伯贤措不及防后退了几步,几乎要撞到他怀里。

“学校小卖部关门了。”

朴灿烈翘了翘嘴角,把边伯贤扯到自己身前,伸手攀上他的左肩,偏头靠近他的侧脸,“骗猪呢?”

音落,浅浅的气息扑在边伯贤耳根,他耳朵顿时发热。甩开朴灿烈的左手,边伯贤咬着牙道:“我要没钱了混蛋!”

“没钱找爸要呗,反正他只愿意多给你零花钱。”朴灿烈慵懒地歪头,又把身子靠在墙上,眼神死死锁在边伯贤身上,带点笑意。

边伯贤与他对视几秒,败下阵来,从口袋里掏出校卡给他。朴灿烈接过卡,刚才还微眯的双眼顿时像发着光一般亮晶晶的,扯了扯书包往楼梯口走去。

“边伯贤全世界最帅!”

懒散却好听的声音第N次这样直直闯入边伯贤的脑海,他眼睑一抬,那个在一众同学之间仍旧突出的高大背影随即入了眼帘。他就这样看着,莫名出了神。

边伯贤和朴灿烈,从小一起长大,但却不算是竹马。

四岁那年,边伯贤爸爸因病去世,家境本就贫困的一家人被当时边爸爸的主治医师收留。那主治医师便是朴灿烈的爸爸,那时的他已离婚2年,法律将女儿判给朴妈妈,灿烈判给了他。家中缺少一个女人,朴爸爸又没有请保姆的习惯,边妈妈为了还那份人情,自然就担起了家里的‘内助’一职。久而久之,两个长辈结了姻缘,朴灿烈和边伯贤也就成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对兄弟。

2003年,两人四岁。这年春末,两人第一次见面。

初见的时候,朴灿烈就和现在一样,整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性子闹腾,却经常摆一张臭脸。从小朴灿烈就比边伯贤高出一些,在气势上自然就压下了打小安分听话的他。时间久了,边伯贤也不再如以前安静,偶尔也会反抗,毒舌的时候会把朴灿烈堵得没话说。

出身决定了性格,朴灿烈调皮不正经,边伯贤乖巧脾气好,看似本不会相处融洽的两人,却如同上辈子就认识了一般,成了彼此的影子。

他们在饭桌上拌嘴,在后院打闹,在放学路上你追我赶,在学校里装作互不相识。

他们也在各自爸爸妈妈的第二次婚礼上穿着小西装并肩走过红地毯,全家旅游的时候一起在海边看过日出日落,在超市里因为仅剩的一瓶原味酸奶争得不可开交,在彼此生日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把礼物盒扔过去说生日快乐。

十三年的时光里,他们早已融入了彼此的生命。

2006年,爸爸妈妈的婚礼上。两个穿着西装的七岁小大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在主台中央交换戒指的爸爸妈妈,窃窃私语。玩闹中,朴灿烈抓了一颗红枣塞进边伯贤的嘴巴里,笑嘻嘻地对他说:“以后,我就得叫你哥哥了是不是。”

嘴里红枣的甜味溢满了口腔,边伯贤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不愿意收我当小弟?”朴灿烈撇嘴看他。

“愿意的。”边伯贤吧唧吧唧嘴,把枣核吐出来小心地放在桌上的空盘里,“可是,你这么叫我,我总觉得怪怪的。”

“噫,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看,我爸爸和你妈妈结婚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然后你又比我大,我叫你哥哥应该的嘛。”

“……好吧。”

那个时候朴灿烈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只是觉得一声哥哥,意味着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

那个时候边伯贤也不懂得什么叫做喜欢,只是看着朴灿烈弯弯的眼角,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在那之后,他们不再在学校里装陌生人了。

偶尔边伯贤去办公室交作业,看见站在老师桌边低着头接受批评的朴灿烈,会帮他解围,老师问他们是什么关系,边伯贤便甜甜一笑:“灿烈是我弟弟。”

偶尔边伯贤和班里的坏学生因为交作业一事起了争执,朴灿烈会冲过去拦在边伯贤面前,借着身高优势冲那些坏家伙们吼:“哪里来的狗蛋子不准欺负我哥!”

一声哥哥和弟弟,就像路灯散发出来的光,把一同回家的两人的影子融在一起,有一生那么长。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边伯贤觉得他们之间的交往似乎没有以前那般自然了。

2007年,朴爸爸辞去医生一职,独自创起了业。创业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好在边妈妈照顾周到,既节俭持家也会理财,一家人也一步步坚持了下来。

2008年,朴爸爸的公司有了第一笔投资,凭借一些旧友的支持,企业逐渐走上了正轨,高兴之余,朴爸爸请朋友们吃饭,带上了一家人。饭吃到一半,一直在和边伯贤比赛喝饮料的朴灿烈撑不住去了趟厕所,回来之后脸色煞白。

边伯贤注意到了他的不正常,便悄悄凑过去想问他怎么了,却不料朴灿烈吓得往后一倒整个人连带椅子摔在了地上。待他被扶起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边伯贤捂着嘴偷笑的脸。

几秒之后,边伯贤抓住朴灿烈的手,低声问他,“你到底怎么啦。”

被抓住手腕的一瞬间,朴灿烈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耳根也有些发热。

但是他却以为,那是摔出来的。

“没,没怎么。”他**地回,使劲晃了晃头把脑袋里那些在他承受能力之外的画面甩了出去。

边伯贤看朴灿烈不愿意说,也就没再问下去了。只是他发现,从那天之后,朴灿烈就再也没有叫过他一声哥哥。

十三年间,他听过他用不同的声音和语调喊过他哥哥。幼年时软软糯糯的,出头时气势汹汹的,平日里脱口而出的,或者是撒娇时甜甜腻腻的,这个称呼早就从初始的不自然变得习以为常了。

所以,当边伯贤的生活里再没有一个人追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哥哥的时候,他便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有些失落。好几次在朴灿烈直呼他名字的时候想问缘由,却始终没有问出口。

今天,他问他,为什么你闯了祸,总是让我去摆平。

他却回答,因为你是我哥。

视线内那个高大的背影停住了脚步,边伯贤回过神来,与他目光相接。

“喂,”朴灿烈站在走廊的那头喊,“傻愣在原地干嘛,一起啊。”

“哦。”边伯贤扯了扯书包带,小跑着跟上去。跑到快与朴灿烈并排的位置,边伯贤放慢了脚步,却被朴灿烈单手搂住肩膀,拉到了前面,与他并肩。

“我想好了,今天就喝可乐吧。”朴灿烈眨了眨眼睛,侧头看他,“你也来一瓶吗,我请客。”

“白痴你花的我的钱啊!”边伯贤的手肘狠狠往朴灿烈的胸口顶去。

“哇你也太见外了吧,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好不好。”

“凭什么!”

“因为……”

……

朴灿烈下了一个台阶,同时歪头想着答案,边伯贤站在平地看着他的侧脸,心头突然一动。

“朴灿烈。”

“嗯?”被喊的那人回头,看见边伯贤认真的神情,一愣,“干嘛。”

“我问你个问题。”

朴灿烈耸肩:“问呗。”

——你……

边伯贤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有同学路过和他们打招呼,朴灿烈热情地给了回应之后,又转过脸来看一脸僵硬的某人。

他的睫毛一颤一颤,似乎很紧张。

朴灿烈嘴角一扬,一把拉过他的手,大步下了楼梯。

“看你那副傻样,脑子短路了吧,走走走,赶紧买完吃的回家,还得回去看看‘拖鞋’呢。”

边伯贤认命地垂头,跟在朴灿烈身后。

他想问什么呢?

边伯贤自己也不知道-

边妈妈早就准备好了晚餐等着两个孩子回家,拖鞋正趴在沙发的抱枕上,听见开门的声音,眼睛紧盯着门口。

“喵——”

拖鞋便是那只折耳猫。

朴灿烈一进门,脱了鞋就往沙发方向扑去,抱起拖鞋和它深情对视起来。边伯贤跟在身后不紧不慢地换鞋,进了门后看到一人一猫四目相对的场景,不由得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朴灿烈你知不知道你那样很智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朴灿烈却突然抓着拖鞋窜到大笑的边伯贤面前,把他的脸往拖鞋边凑,冲着从厨房出来的边妈妈大喊:“妈你看边伯贤和拖鞋是不是很像啊哈哈哈哈——”

边伯贤一听立马把肩上的书包甩到朴灿烈怀里,不满之余又踹了他一脚。两人打闹之间,拖鞋灵巧地逃出了朴灿烈的束缚,回到了沙发上。

边妈妈走出来,看见这一副场景不由得也开怀大笑起来。

朴爸爸今天出去应酬,朴灿烈自然也就管不得那条“吃饭时要安静”的规定了,眉飞色舞地和边妈妈聊起了学校趣事。

边伯贤在恰当的时候钻了空子,似是无意地插嘴道,“朴灿烈今天又罚站了。”

饭桌上突然一静。

几秒之后,拖鞋被一阵嚎叫吓得“喵”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

边伯贤被朴灿烈追得满屋子跑,直到躲到边妈妈身后把她当了挡箭牌,这场追逐赛才得以告终。

一家人其乐融融,就这样一直走到最后,也似乎没什么不可以。边伯贤看着冲着边妈妈嬉皮笑脸的朴灿烈,嘴角不自觉扬起来。

这些都是可以看得到未来的时光-

晚饭后,边伯贤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拿出书准备复习功课,一声猫叫就从门口传了进来。他回头,唯独朴灿烈一人趴在门口,拖鞋却不见踪影。

边伯贤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朴灿烈你是不是有病?”

“嘿嘿。”朴灿烈笑了两声,从地上爬起来,走到边伯贤面前的时候看见了他书桌上摆放整齐的作业和教材,双眼立刻放了光,搂住他脖子道,“帮我写作业吧。”

“不行。”边伯贤摇了摇头。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周都会上演个四五次,所以边伯贤拒绝得干脆又顺溜。

“好吧。”音落,朴灿烈竟松了手,一屁股坐在边伯贤的床上,“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学习吧。”

边伯贤瞪圆了眼睛,讶于朴灿烈的反常行为,对方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干嘛?”转而眯了眯眼睛笑得狡黠,“是不是觉得我比上一秒又可爱了一点?”

边伯贤又翻了个好看的白眼:“不,是比下一秒可爱了一点。”

“……”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