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坠落亚斯兰 Section. one

发布:2021-04-08 20:20:18

卫她的尊严是我矢志不移不渝的信念。  要时时刻刻记住了有这样一个民族永远是会在邪恶的力量下屈服于,  要时时刻刻记住了希望能与伟大的的梦想永驻。”  -------------摘选自奥勋国歌重回荣耀  奥勋帝国的原身已不可以考,却很具有独特劝服力一种猜想,是在大洋彼岸从来不需想起。

  [[[CP|W:571|H:344|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212/20/2526696634916338088259765912850.jpg]]]序

  “黎明前的黑暗终于在这一时刻即将到来,

  永不陨灭的光芒闪耀在世纪的尽头。

  从来不需想起

  永远不会忘记:

  这是一个经历了战火与鲜血的洗礼在动乱中成长的国度,

  守护她的安宁捍卫她的尊严是我矢志不渝的信念。

  要时刻记住有这样一个民族永远不会在邪恶下屈服,

  要时刻记住希望与伟大的梦想永驻。”

  -------------节选自奥勋国歌重返荣耀

  奥勋帝国的原身已不可考,然而比较具有说服力一种猜测,是在大洋彼岸遥远的英格兰进行红白玫瑰战争时,当代表亨利六世的皇后玛格丽特战败后,她被判处流刑,而她的儿子,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威尔士亲王爱德华却不知所踪。一些人认为他其实早就在被俘时就已经被后来成为英吉利著名暴君理查二世所杀害,但仍有一些人认为,他其实已经逃脱甚至就是当今奥勋及南希尔吉维亚人民的祖先,因此现在的奥勋人民可能都是英格兰普兰塔奇纳特家族人的后裔。

  而我们所要说的奥勋帝国,曾在十七世纪赫伦王朝统治期间达到空前的鼎盛时期。一场由物理机械学引发的工业革命率先在首都惠特林拉开序幕,由于皇帝凯兰德二世的支持,当时涌现出一大批机械方面的天才研究者,皇室创造一切条件支持他们的研究项目,也对他们的人身安全给与最大限度地保护,同时却将他们的研究成果运用于军备方面,走向了军国主义铁链与鲜血的的道路。

  然而就是此举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反对,直到近百年后才有一个贵族世家,也就是本篇要特别介绍的白比德家族将这个王朝推翻,建立了一直延续到今的白比德王朝。白比德一世,也就是伟大的阿尔伯特皇帝陛下一登基便立马废除了原来在毗陵王朝在军事方面的研究,此外迁都到了今天的亚斯兰。

  而上述所言与我们本篇所要讲述的年代已显得太过遥远,我们现在所要讲述故事所发生的年代,无论是法律还是体制都已经日趋于完善。然而即使建立了所谓的君主立宪制,王权与人权依旧是这几百年不断引起争端的一个永恒的话题。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

  Section.one

  公元1924年。爱德华历二十七年。9月。

  宽阔的吉布尔格大街上行人静默地夹道伫立,无声注视着眼前走过的一队庞大的骑兵。秋日微弱的阳光变换着角度照射着整条繁华而冗长的街道。落日的余辉静静地打在两边高大的白色石墙上,远处市政大楼前纯白的正义女神像在日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华。骑兵的步伐整齐而缓慢。就这样肃穆却略显疲惫地,踩着帝都的夕阳,走过这漫长的街道。为首的骑兵队长一身墨绿色的华丽制服,略显女气的礼帽下,他蜜糖般的卷发像是波澜壮阔的海浪,戴着黑丝绒手套的手指一手牵着马缰,一手牵着固缚罪犯的链条。他的罪犯就是跟在他马下的那个男子。说是男子,其实还不过是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少年,双手被缚在一起,他始终安静地闭阖着双目,从遥远的特洛华到亚斯兰一直便是这样。然而就在他们经过市政大楼时围观的人流中突然起了一阵骚动,骑兵队长却并没有停步,只是眯了眯金棕色卷发下的双眼环视了一下周围。“骗子!”不知是谁喊的,人群突然静了下来,接着爆发出更为剧烈的怒吼:“骗子!”人流沸腾起来,那些在遥远的特洛华战场上丧失亲人的民众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峰。女人尖利的呼喊和男人愤怒的吼叫混合在一起像是火焰一般点燃了起来,逐渐蔓延开去,瞬间整条街道都变成了一片愤怒的海洋!伴随着形影而至的泥土石块,绝大部分都朝向了那个为首被牵着的少年。“杀人犯!”“暴徒!”然而无论外界多么不堪,仿佛无闻无见一般,少年依旧紧闭着双眼,面容上是隐忍而屈辱的神色。倒是押解他的骑士队长终于停了下来。奥勋及南希尔吉维亚联合王国威斯摩兰家族第十三代男爵佩恩威斯摩兰勒住马缰,又环视了一下四周做了无声的命令,立刻就有步卒赶上来询问。“叫他们住手,”男爵说。“都要砸到我了。”

  人群重新安静了下来,仪式继续静默地进行。伸手紧了紧竖领上的风扣,男爵的唇角是无声的谑笑。

  那个自进入帝都以来就一直跟随着的家伙,以为我不知道么。

  黄昏。像是被搅碎的蛋黄酱一般涂满了整个天空。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无人的乡村,静谧安详。城市的喧嚣仿佛已经被遗忘在了世界的另一端。“真是奇怪,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动静呢。”走到这里,威斯摩兰男爵才不禁松了口气。本想在闹市区一定会趁乱发生点事情,而现在四野空旷无人,凭那个家伙的本事,要想在这里犯案,怕是有点困难了。这次押解的是发动特洛华战争的A级战犯,是由皇帝白比德十世盛怒之下判处流放至圣缔尔戈平原并游街示众的罪犯之一,并且是由朗斯代尔亲王受任处决的,万一出了差错,后果将不堪设想。然而到了这个地步,因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想到这里男爵感到背负的负担才算真正解除,那自踏入帝都起就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他无意放松了步伐,看了看马下他的那个罪犯。风仓皇地吹过平原上起伏的高草。流淌的时间像是在这一瞬间全部冻结。云块沉默地平移过天空表面。男爵突然抬起头环视四周,那些原本跟随在自己身边的那十来个骑士静默地都像是才从土地里生长出来,荒草在他们身边缓缓移动,他们就像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凭着和罗文娜夫人一般的直觉,佩恩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本是不应该安静到这个地步的。

  男爵直到被捆绑在地时,才后悔当初没有让亲王委派给自己的亨雷德跟随着自己而是把他留在第二部队,是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夕阳沉到了地平线以下,夜色很快就沉沦了下来。冷风缓慢地从黑暗深处吹来。带着寒冷的水汽,将一切蒙上白色的霜。“......放......放我下来!”“............”“......我叫你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你到底是谁?!”“............”黑暗的街巷里少年拼命地挣扎,一张清秀的面容早已因愤怒而涨地通红。也许是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男子果然停了下来,沉默了许久,终于放下了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怀表,正要扑过去摘他假面的少年一愣,随即缓缓放下了手。在这种场合下见面是比较出人意外的,男子不想多示一般又放回了怀表,沉默了一阵才有些犹疑地开口。“......欧肖公爵死了......是吗?”“............”少年一时愣住,接着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眼神突然黯淡下来,竟也侧过身,良久才听到他的声音。“......是的,我亲手杀了他。”听到这里男子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寒光,然而被掩盖在面具下,少年并没有看清他的表情。“......我杀了他后就与你们签了和约......后来又毁约......”“......然后路斯伯格把我卖了.....”少年缓缓诉说,苦笑着说出最后一句。“......最后我就到了这里了。”男子终于向他转过脸像是想说什么一般张口,却又突然停住了。“.....虽然我知道偷听别人私房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男子和少年同时转过身,看到男爵斜倚在空巷尽头拐角的路灯旁,像是已经饶有兴致地听了很久。月光照穿了一整条宽阔的街巷,周围的建筑都泛着冷冷的光泽,呈现出某种阴郁而神秘的蓝色。那个男人静静地站在那一个狭小的光区里,浑身充满了鬼魅一般的邪气。他蓦然轻轻启唇。“......但是,说完了可以回来了吗。”男子立刻转过身面对他,目光却斜向身后的少年。“......到铜天鹅街三十九号巴塞利安宾馆,到时自会有人接应你.....一定要去!有很重要的事情。”然而少年却是犹豫的,眼里依然有混乱而不知所措的神情。“............”“快走!”男子看着他怔怔地站在原地不肯走,眼里的焦急终究专程了一种恨意。............

  男爵耐心地等待他讲完,等到男子重新面对他时才摆正了姿势,看着少年消失在夜幕中,他的嘴角不禁又有一个戏谑的微笑“看来我们是非得干上一架了哦,可爱的罗宾汉?”男子朝向他,碎发下那双纯黑色的瞳仁中光芒不定,他像是突然不知该怎么办一般,有些犹疑地朝男爵迈了一步,男爵在街角安静地等着他。男子朝他又迈了一步。高筒靴跟踩在银亮的路面上发出“嗒”地一声。像是踩碎了月光。男爵没有动,冷汗凝结在他漂亮的蜜糖色卷发上。然而他的面容上却始终是让人无法捉摸的微枪就在他的制服内层里。皇家配制的顶级装备,小巧精致,然而现在却让他觉得十分硌人。男子看他没有动静连着迈了几步,抬起头看他的反应。然而男爵像是像是雕塑一般没有任何反应。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现在是一种怎样的交战。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路灯微弱的光芒将两人的影子拖得很长,男子抬腿,一脚踩在男爵的影子上。“哈。”男爵终于轻笑出声,卷发上那一直没有滴落的汗珠终于掉在了地上。男子终于停住了。然而在下一个瞬间突然向他冲过去!“啊?!”男爵终于淡定不了了,他倏然抽出枪条件反射一般扣动扳机,巨大的枪声在瞬间划破黑暗,然而就在那时男子突然纵身一跃攀上街旁最近的一家露台,在男爵尚未回神时翻身消失在了屋檐后。所有屋檐下停留的乌鸦都扑棱棱地飞向天空,留下刺耳的鸣叫紧紧贴着被寒冷封冻的夜幕。街巷恢复很快又了平时的寂静。男爵惊魂未定,然而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又很快调整过来。脚步声在身后停止了。“亨雷德,那批伪军的身份调查清楚了吗。”佩恩侧脸,把枪收回衣内。“已经全部调查完毕了,正如你所猜测的,是侵入护廷骑士团的圣殿成员,如今已经全部移交亲王府邸。”“......又是这帮家伙......”男爵缓缓冷笑。“......迟早要把他们全部处决的......”说完不管身后人的反应朝前走去。“......刚才那小子,如果向我冲来只是为了找地方逃跑的话,倒是真把我吓着了…...”“......不过有了这个......”他走到某一处停了下来,缓缓俯身拾起地上一个银亮的小东西,眯起眼看着它在月光的笼罩下反射出柔和而微弱的光芒,嘴角那一丝微笑有如刀刻。

  “......西泽尔,你是跑不掉的......”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