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957章 大盘古都

发布:2021-04-08 15:15:56

“他笑话吧我。”“我也没。”又是’一痛诉,一承认’的回答模式。前者说的时候,浅粉色的眸瞳里迷蒙了一层水雾,真的好恼火。后者说的时候,美艳动人的眸子里漆黑一片,就像是深邃的大海,真心实意辜。赢荼和老炮儿两个人各说其词,谁也不愿认同对方的回答。毕竟,小孩 “他笑话我。”“我没有。”又是’一控诉,一否认’的回答模式。前者说的时候,浅紫色的眸瞳里迷蒙了一层水雾,真的好气愤。后者说的时候,美艳的眸子里漆黑一片,就像是深沉的大海,真心无辜。赢荼和顽主两个人各说其词,谁也不肯认同对方的回答。当然,小孩子的情绪波动明显较大。于是,暮离在认真考虑下,先行安慰那个气愤到快要失语的小少年。“荼荼,告诉我,他为什么笑话你?”暮离问道。顽主在一旁弱弱的小声说,“我没有笑话他。”“我知道,就是问问。”暮离用口型告诉顽主,她当然不会说出声音,存心惹赢荼不开心。赢荼气愤不已,说道“我刚刚很困,走路的时候差一点就睡着了,然后,他就笑了。”“我真的没有。”顽主再一次否认,“我是在看手机,里面有一段云光录的视频,然后,看了很开心。”“证据?”暮离朝顽主摆了摆手,明显准备打劫了。她的手机早就没电了,正好把顽主的抢来玩两天。顽主翻翻口袋,找出手机递给暮离,他调出云光事先录的视频,里面传来云光的声音,“顽主,你看我的小宝宝已经会踢人了哦!他正在踢我,太调皮了。等他出来,我一定好好收拾他!”视频里,云光和边仇坐在一起,她摊开掌心覆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笑得像是一个小孩子。看得出来,云光现在过得很幸福。顽主一向都很喜欢小孩子,看到这个视频忍不住就笑了。他也不知道当时赢荼正在困得快点头了,还险些被绊倒在地上。赢荼因为他的笑就记恨上了,一路气到了现在,非要暮离给他们评理。暮离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是十分无奈,不觉地揉了揉了眉心。哄人,是一个技术活。“荼荼,该吃饭了。”她思来想去,惊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顽主又在一旁弱弱的说,“算我一份。”“不行!让他和我道歉。”赢荼坚持不肯退让。“对不起。”不用暮离多说,顽主已经自行道歉。大不了,他以后走路不看视频了。“不够诚意。”赢荼撇开了视线,再看下去,会更生气。“荼荼,”暮离唤他,“该吃饭了。”“不想吃。”赢荼没有胃口。自从进入了休眠期以后,他每天的睡眠都严重不足,体力也近乎透支,整日病恹恹的,无精打采,太弱了。“那我喂你吃饭?”暮离端起了饭碗,舀了一勺血羹,送到赢荼的嘴边。赢荼看到暮离这般照顾他,被顽主招惹的坏心情瞬间就好了一半。他张开嘴巴,小口吃了一半,摇摇头,像一个等待着别人来哄的小孩子,“不好吃。”“我觉得挺好吃的呀。”顽主的话又飘了过来,很煞气氛。“你!唔,”赢荼正要发作,暮离急忙一汤匙送了过来,美味儿的血羹堵住了他要说的话。“顽主,吃饭。”暮离的言下之意,多吃饭,少说话。顽主向来心大,也不在意这些,立刻捧着饭碗吃饭,都快把一张美丽的面孔埋进了碗里。饭桌上,赢荼似乎故意要气顽主。“暮离,我要吃血饼……”“暮离,我还要再吃一口血羹……”“暮离,这个小点心不好吃,我不要吃……”餐桌上的小主永远都是最作的人。在他们背后,永远有一个甘心去宠溺他们的女人。暮离不厌其烦的照顾赢荼吃饭,无论什么要求都照做了,总算是安慰好了赢荼那颗脆弱的心,让这个小少年不再生气了。顽主默默吃着晚饭,很想把耳朵堵住,不去听那些令人伤心的话。他认真考虑过后,还是决定不要这样了。因为,他想听到暮离的声音,那是他思念了许久的声音。“好。”“我给你拿。”“不喜欢就不吃。”……不得不说,暮离哄人的时候很有耐心,不会不耐烦。每一句话都藏着柔情,是他最喜欢的温柔语调,很好听,听起来也很善良?顽主低着头,眼圈有些红。什么时候才会轮到他?他也想被暮离温柔以待,而不是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暮离对别人好。一餐饭,赢荼抢尽了暮离的柔情,大获全胜。他终于不再那么难过了,窝在暮离身边,寻了一个安稳的地方就睡下了。只有在暮离的身旁,他才会踏实的入睡,有安全感。顽主终于能够抬起头来,不再装作吃饭的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放开了饭碗,也不说话,也不看暮离,不知道在想什么。“委屈你了。”暮离换了一副碗筷,替顽主夹了一块糯血的糕点,是顽主平时最爱吃的味道。“你相信我?”顽主不免诧异。他以为暮离不会相信他。暮离笑了笑,把手机还给了顽主,“我当然相信你,只不过,荼荼太小了,又有点任性。”剩下的话暮离没有全部说出来。在对于嫦曦、赢荼这些人里,她的确无法一碗水端平,这是弊端。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处事方式必然也不相同。不过,她惟一能够做的就是善待每一个对他好的人。尽量去安抚那颗受到了委屈的心……“噢,”顽主有些失落,连说话的声音都提不起来劲儿。他明白赢荼年纪小,需要照顾,可是,谁还不是个宝宝?在他那个年纪,只有嫦曦一个人陪着他。如果嫦曦云游四海去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流浪。顽主过不去心底那道坎儿。倘若这是命,他也不想认。蓦地,眼前一道身影轻晃,转瞬就挡住了他失落的眼帘。柔软的薄唇轻轻覆了上来,缠绕住了他的唇瓣,浓情似水,仿佛沾了巧克力的甜蜜滋味儿,霎时间烧烫了顽主的心……“暮、暮离,”顽主脸颊发烫,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怎么突然这样了?”他没想到暮离竟然亲吻了他,给了他许久不见的温柔。这是道歉?还是喜欢?还是受了委屈后的补偿?是真的相信他?还是,仅仅是安慰他?一时间,顽主的思绪乱成了一锅粥。虽然他非常喜欢这样的方式,可是,他想不出来暮离这般待他的理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