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956章 抢尽了柔情

发布:2021-04-08 15:15:56

寒洛像是也有些不自在的生活了,感觉不应该再次询问暮离这个问题,赶忙后转身就走“呃,你就当我没说。”他一时之间掉以轻心了,怎么能让暮离明白他有偷偷的日常护理皮肤这个习惯?要是会觉得他不太男人了,怎么办?“慢着,”暮离唤住寒洛,笑着地说“有时间的话,送两盒回来瞅瞅。你也明白 寒洛好像也有些不自在了,感觉不该询问暮离这个问题,急忙转身就走“呃,你就当我没说。”他一时大意了,怎么能让暮离知道他有偷偷护理皮肤这个习惯?万一觉得他不太男人了,怎么办?“慢着,”暮离唤住寒洛,笑着说道“有时间的话,送两盒过来瞧瞧。你也知道,女人一旦年纪大了,就会……”“不,”寒洛紧急刹住脚步,脸颊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耳根,柔声细语,说道“你不老,而且,很美。”说完,他便快速走了,衣袍带起了一股凉意的风。暮离淡淡一笑,挥袖关上屋门。这个男人啊,总是害羞………………长廊里,午后的风徐徐吹动着。院子里的树枝花草随着风儿摇摆,空气中飘荡起了一阵阵花香,仿如花瓣流逝,顺着长廊而过。嫦冷儿出现在长廊里,由远及近,看上去脚步未动,仅是衣袍在脚踝处荡了荡,随着风丝乍起,又倏然停下来。他的手中拎着长长的画筒,转瞬来到房门前,微微躬身,双手将画筒呈至面前,禀道“主子,画卷回来了。”去时,画筒纤长,瘦小。回来时,画筒明显扩了一圈,显然已经裱了软边。书房里传来一道轻浅的男子声音,“进来。”“是,主子。”嫦冷儿推开门,双手呈着画筒走进屋子。他一走进屋门就有些惊住了,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过了好几秒才缓过神儿来,问道“主子,你这是在做什么?”书房里,一张书桌已然被画纸铺满了。画纸层层叠叠,数之不清,全部都铺在了桌面上,厚厚满满,盖住了所有桌面。仔细一看,竟然全都是暮离的画像。有的画像已经被揉出了褶皱,好像是刚从纸笼里被捡回来了似的,又被很认真的揉开了,铺在了桌面上。那画像上的内容皆是一名女子,五官精致而绝美,纤薄的唇角微微向上扬着,一双清美绝艳的眸子里隐约浮动着夭夭银华,真乃是人间绝色,直令笔墨生辉。那人,是、暮、离!原来这些画纸皆是上午时候,嫦曦故意画错的。每一幅画纸上的内容都不相同,却又都是相同的,仅是暮离。嫦冷儿一时间被眼前的画纸震撼住了,久久不能平静。他猜测,这些错画的画卷应该都是他们家大宗主喜欢的,只不过当着暮离小姐的面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才会故意寻了借口,多画了一些。毕竟,他家大宗主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动笔了。那漫长的时间,或许可以延续千年……“也没什么,随便画了,小离儿不喜欢,却又丢之可惜,不如拾了回来,留作纪念。”嫦曦的话音一如既往平淡如水,不起波澜。他一边说着,一边卷起了袖子,将桌面上最后一张褶皱的画纸给铺平了,这才停下来,转而往向嫦冷儿,似乎若有所思,“冷儿,你说是不是我太过清闲了?”“当然不是。”嫦冷儿没有半刻犹豫,立即回答道。在嫦冷儿心中,他家宗主不是太清闲了,而是太寂寞了。可是他不敢把这个话说出来,容易挨打。再者说了,以前,他家宗主还能有个闲情雅致,闲来钓鱼的爱好,但是自从血族内战开始,宗主就再也没有钓过鱼了。也许,他们家宗主正在努力钓一条桃花朵朵飞的大鱼吧!嫦冷儿默默想着。嫦曦轻叹了一声,摊好了袖子,吩咐道“画卷放下,再把这些话送去裱了吧。小心行事,莫要让别人知道,以免徒增麻烦。”“是,主子。”嫦冷儿放下裱好的画卷,将其它画纸全部拢进画箱里,搬出去了。嫦曦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才打开画筒,铺开画卷,仔细观瞧起来。不得不说,画中的小人儿真的很美,一如很多年前,他在北海上蓦然遇见的调皮少女………………嘎吱,嘎吱吱。午后的风沿着各个院子吹起来了,将晃荡的窗扇吹得直摇晃,发出阵阵轻响。暮离自寒洛离开以后,就一直没有得出空来,异常忙碌。起先,是授命于‘白莲灯令’的那些避世血族们陆续赶到女娇城内,顺着她留下的接应暗号一一前来报到了。暮离事先为她们准备了休息的院子,等到众人来后,便统一发放了院子,让众人前去休息。众人来得时间不同,这一拖便是整个下午,一直到掌灯时分,所有人才全部集结完毕,各自都有了暂时避世之处。由于众人并不都是统一住在离府,仅有像素衣、清漪等人才被安排在了离府中,其他人为了安全行事,全部等到夜晚来临后,才趁着天黑尽快离去。他们也需要休息来养伤,稳固实力,为后续攻打古都做准备。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装作互不相识,彼此间融在闹市之中,擦肩而过。偶尔眼神轻轻瞥来,短暂停留一秒对视着,瞳底里流荡着几分异样的光色。暮离处理好众人的事情,仆人已经准备好晚饭了。赢荼和顽主一前一后走进来,自然是与暮离一同用餐。当然,两个人在进来之前,总是少不得一番互怼。顽主大概最近是胆大了,一点都不再害怕赢荼。他知道,在每一名血族即将进入休眠期的时候,都是最弱不禁风的美人灯。“暮离,你来评理。”赢荼美若刀锋的面庞上阴沉似雪,如覆冰霜。顽主眨了眨美艳的双眸,表示无辜,“我没有招惹他。”“你敢发誓?”赢荼话音里藏着一抹杀气。尽管,那杀气有些软绵绵的,没有半点杀伤力。顽主见状乖乖发誓,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招惹你!”“你敢说谎?”赢荼浅紫色的瞳一眯,目光凛冽,音调陡地提高。“呃,我没有说谎。”顽主感觉脑顶上飞过一群小乌鸦,他都已经举三根手指发誓了,为什么还是不相信他?难道要他割腹谢罪嘛?暮离听了半天都没弄明白赢荼和顽主在说什么,一头雾水,俨然在看两个小神仙打架。她等到赢荼和顽主谁都不说话了,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