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952章 小道消息

发布:2021-04-08 15:15:55

诸多疑问埋藏在嫦曦的心中,始终持续到整幅画完成4了,依然得将近答案。暮离递过来嫦曦为她作的画,仔细看了一遍,果真不太不满意,“嫦曦,你把我画胖了!”“……”嫦曦凝着画卷,茂密的眼睫毛似落羽翩然,轻轻地扑扇了两下,不由得哑然。老实说,这个事情真不能怪他。 诸多疑问深藏在嫦曦的心中,一直持续到整幅画完成了,仍然得不到答案。暮离接过嫦曦为她作的画,仔细看了一遍,果然不太满意,“嫦曦,你把我画胖了!”“……”嫦曦凝着画卷,浓密的眼睫毛似落羽翩然,轻轻扑扇了两下,不禁哑然。老实说,这个事情真不怪他。他已经很多年不动手作画了,某些画风特点尚还存有一些古风。例如,在中土后唐时期,女子多半以胖为美……貌似在丰腴的体态方面,确实多画了几分。不过,他觉得挺好看。“不行,我哪有这么胖啊!你确定画里的人是我吗?不是那个什么贵妃?”暮离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咬了咬牙,狠心翻旧账。这是女人的通病,总是容易想起一些旧事。因为在乎,所以才会念念不忘。嫦曦收起画卷丢进了纸笼里,眉眼间尽是一抹尴尬,“抱歉,我失误了。”“你居然还敢承认画得是别人?”暮离的声调陡然提高几个八度,几乎震碎了门外嫦冷儿的耳膜。嫦冷儿立刻捂住耳朵,嘴巴却是咧开了,无声的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姐和主子发脾气呢!这个吃醋的样子,挺强悍啊!莫名地,有点幸灾乐祸,很开森。“不是,没有画别人,是你。”嫦曦说了一半,就被暮离的眼神给打断了。他停顿了一下,妥协了,“要不,我再重新画一次?”“如果你心里没有鬼,为什么要重新画?”暮离似乎更加生气了,步步紧逼。“那我再把画捡回来?”嫦曦指了指被丢进纸笼里的画卷,再次向喜欢的女人妥协。“……”暮离默默地瞪了嫦曦一眼,转身走回原来的位置,往那一站,不说话。她快被嫦曦气出内伤了。这个男人说话的水准全世界一绝!每一句话都是顺着她说,可是,偏偏那一句句都是让人恼恨的话!难得一次,嫦曦的脸色出现一丝赧意,转开了视线,回避着暮离的目光。他微微侧着头,认真作画,将暮离的样子在画纸上精雕细刻,每一根头发丝都栩栩如生。多少年了,一次又一次,总会在睡梦里出现这般亲昵的场景。今日,他也算是得偿所愿,得以让梦幻变成现实。不多时,一副画像成了。暮离看到暮离落笔了,像是一阵风雀跃而来。她拿起画纸反复看着,脸色又一点点的变了,“这是什么?”她指着画卷上一个鼓着腮帮子的小女生,眨了眨眼睛,分外迷惑。这个小女生的五官倒是她的,但是又不太一样,颇有几分动画片里样子,一点都不真实。“这是q版手绘。”嫦曦轻声浅语的说出了一个名字。“q版手绘?”暮离稍微回忆了一下,记忆里好像真的有这么一个词,是人类社会里比较流行的一种作画方式,算不上嫦曦忽悠她。但是,她要的是正儿八经的美人图,不是什么q版手绘啊!暮离望着画纸上那个两颊涂抹了腮红,眼睛大到能跳下去游泳的漂亮小美人,欲哭无泪。或许,嫦曦是在耍她么?“嫦曦,我要画正常的画!!”暮离怎么想都觉得嫦曦太可疑了,分明就是在捉弄她。嫦曦淡笑不语,将画纸收了,折到一旁的纸箱里放好,说道“那我再给你画一张。”“嗯。”暮离板着脸,第三次走回原位。她很想知道一件事,嫦曦是不是故意欺负她!这个男人太不厚道了。事实证明,暮离的猜想没有错。在之后接连十几幅的画卷中,果然没一有一幅能够让暮离满意。不是光线太暗,就是阴影太薄。再不就是哪种衣料点错花纹了,或者是她的发丝间莫名多出一串珠钗,右手的无名指上凭白多出了一枚雕刻着古式花纹的指环……“嫦曦!颜色太暗了。”“嫦曦!衣服画错了!”“嫦曦!你化的到底是谁!!”一整个上午,嫦冷儿的耳朵快要被他家大宗主的名字血洗了。他悻悻然的想着,幸亏是暮离小姐唤着大宗主的名字呢!这要是换成了其它的血族人,大宗主必定分分钟教他们做人!但是,在暮离小姐的口中,想来这样的称呼应该是爱称吧?每一声呼唤都入了大宗主的心里。到了中午时候,嫦曦总算是画出了一张令暮离满意的画像。暮离拿起画像仔细端详着,终是松了口,把画像递了回去,“不错,就是这张了。”嫦曦接过画卷,吩咐道“冷儿,去裱了。”“是。”嫦冷儿推门而入,将画卷撞在画筒里,躬身而退。他背着画筒出府,前去寻找能够裱画的师傅,刚一走出府门,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血腥味儿。那股血腥味儿来自一名路边的小乞丐。小乞丐一头橙色的半短发,发梢零碎的散落在耳边,看起来很干净,并不湿润泥泞,也没有沾了泥土。他的五官、身影全部罩在黑色的袍子里,仅仅是留出了半片纤薄的下嘴唇在黑色袍帽的外面。唇瓣上沾了少许黑色的血迹,凝结成了疤痕。小乞丐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此时,他正倚靠在街边的小角落,一只腿平放在地面上,一只腿向上弓着。远远看去,他的掌心软绵绵的搭在弓起的膝盖上,指尖儿偶尔跳动两下,就像是生命正姨好流逝,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毫无生机。嫦冷儿下意识朝那名小乞丐看了一眼,目光停顿了一下,才转身离开。奇怪,是他的错觉吗?为什么他好像看到那名小乞丐好像是看到了,而且,黑色袍帽下的嘴唇还轻微动了一下,似乎在对他笑?嫦冷儿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他特意转身又看了看那名小乞丐,微微皱眉,沉默不语。也许是他多疑了,那名小乞丐就是小乞丐,能折腾出个锤子?嫦冷儿观望了一会儿,不再怀疑,转身离去。街边墙角处,一阵凉风吹拂了过来,轻轻撩动了小乞丐的黑色袍帽,露出那一张冷漠锋利的脸容。小乞丐在嫦冷儿离开的一瞬间,抬手拂开了黑色长袍,白皙的手指抹了抹沾了黑色血痂的唇角,缓缓笑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