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苏木

发布:2021-04-08 13:16:49

桃花村的东头住着一个也没了丈夫的女人,西头住着两个光棍。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明明这个女人但是个村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村里男人有病没病三天两头就跑去让这个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偏偏这个女人还是个村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村里男人有病没病三天两头就跑去让这个女人把把脉。。

桃花村的东头住着一个没有了丈夫的女人,西头住着两个光棍。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偏偏这个女人还是个村医,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村里男人有病没病三天两头就跑去让这个女人把把脉。

村西头的两个光棍是一对父子,也是村医。父亲长得英俊伟岸高大威猛,儿子长得很清秀。所以村里的女人有事没事找事天天往村西头跑。

这三个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全是中药名。

女人名为决明子,此药具有清肝明目,补肾润肠的作用。

光棍父亲名叫卫矛,这味药可以活血化瘀,解毒消肿。

光棍儿子叫苏木,这种药材具有活血祛瘀,消肿定痛的功能。主治经络不通。

决明子和光棍卫矛在十九年前一前一后来到‘桃花村’,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到桃花村之后,决明子买下村东头一套房子开了家诊所;卫矛抱着不到一岁的苏木买下村西头一套房子也开了家诊所。

这一住就是十九年,明面上两家人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搭理谁。一个专门给男人治病,一个专门为女人治病。医术都高的离谱,十里八乡有什么疑难杂症都来找他们两个。

当然了,以上这一切都是苏木听村里人说的,他十七岁之前的记忆全都不记得了。

这一天中午,村西头诊所后边的院子里,苏木正在院子里刻有楚河汉界的石桌上做手术。手术的对象是两只身上插满银针的老鼠,苏木右手捏着手术刀,快速的将两只老鼠脖子划开,露出脊柱。

“一定得成功!”苏木深吸一口气,手术刀闪电般将两个老鼠的头部切了下来,左手迅速的将甲老鼠的头部按在乙老鼠的脖子上。右手放下手术刀虚握在老鼠脖子和脑袋接口,双目微微眯起运转内功,丝丝内力透过经脉传递到右手手腕上那个银色镯子里,镯子里又散发出阵阵柔和的内力经过手掌传达到老鼠的伤口上。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老鼠脖子上的伤口竟然在苏木的注视下以飞一般的速度愈合,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甲老鼠的脑袋和乙老鼠的身体彻底的接在一起,甚至连伤痕都没有。

苏木拔掉老鼠身上的银针,紧张的呼喊起来。“起来,起来,快起来!”

嗖!

老鼠嗖的一下翻过身,喝醉了一样在石桌上跳来跳去,傻不拉几的跟疯了一样。

“哎,又失败了。脊髓融合以及免疫系统排斥问题,因为有游龙手镯的原因都攻克了,可是中枢神经系统的连接怎么就是实现不了呢。”苏木脸上满是焦躁。

苏木长得极其英俊,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上身穿着白色紧身T恤,还有米黄色七分裤,脚踏白色帆布鞋。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一双贼兮兮的大眼睛,浓眉高鼻梁,微微邪笑的嘴巴咀嚼着什么。

宽阔的额头上有一个发箍拢住长发,颇有几分艺术家的骚包气质。

苏木的爸爸卫矛医术通神,一手针灸打遍十里八村没对手,当然了,村东头的决明子除外。

苏木尽得卫矛真传,可惜十七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记忆全部消失。后来一个道士路过桃花村,见苏木骨骼惊奇医学天赋惊人,就送苏木一个手镯,并且滞留一年传授苏木修炼内功和一套神奇的针灸之法。

内功名叫游龙劲,针灸之法叫游龙灸法。

修炼游龙劲必须吞吃大量带有毒性的药材,练成游龙劲气,用游龙劲气施展游龙灸法,效果惊人的好。而且苏木惊奇的发现,对于卫矛和决明子的医术他一学就会,对毒药和手术更是敏感,甚至可以做到用毒药给人治病。所以苏木在十里八村被称为小毒医。

道士走后,苏木潜心钻研毒药和手术。无意中他发现手镯竟然可以吸收游龙劲气,释放出一种更加神奇的能量。这种能量拥有惊人的修复效果。

后来苏木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外国大夫声称掌握了换头手术的技术,并且有一个腿脚不便的残疾人愿意做试验品。那个大夫宣布在2017年的时候进行手术。

从那个时候开始,苏木就开始研究换头手术,并且发誓要在2017年以前,用中医完成第一例换头手术,让没落的中医震惊世人。

一连两年,苏木不知道实验了多少老鼠,最近几个月也彻底完成了换头手术。可是换头之后……老鼠就疯了。

“木老大……木老大!”院门外传来火急火燎的喊叫声,接着窜进来一个黑不溜秋极为壮硕的少年,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少年的身后跟着一条威武的藏獒。

藏獒见到苏木后,转身就跑到院子角落里蹲在那瑟瑟发抖,看向苏木的眼神里满是恐惧。

苏木转过头,淡然的看着咋咋呼呼的少年,当看到躲在墙角发抖的藏獒时,嘴角咧出一弯邪笑道:“这货干嘛呢?”

“老大……”苏帅脸色难看的拉长声音,道:“自从你上次把它变成太监之后,它闻到你的味就哆嗦。这年头淘换一只藏獒多不容易,我原本还指望它挣钱呢,这下好了,你把我的财路都断了。”

苏木贱贱的笑了,道:“原本我还打算给它换个牛头呢,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苏帅嘴角狠狠的咧了一下,苦着脸道:“我姐又病了,我按照你教我的方法给她诊断了一下,好像是相思病!”苏帅话没说完,苏木的眼睛亮了。

“相思病?治疗相思病最好的方法是温暖疗法,比如聊天,比如送个花儿,又比如……。治疗这种病我拿手了,赶紧带我去!”苏木笑道。

“老大,你用得着这样嘛!”苏帅拉长声音鄙视道。“上次你和我姐吵架,她到现在气都没消,这时候你去找她,不是明摆着找揍嘛!”

苏木的脸红了,尴尬道:“这能怪谁啊,你姐说她胸闷气短,身为大夫,我不得不治疗啊,只是方法有点不太合适。你说是不?”

“切!”苏帅翻翻白眼,道:“我姐可说了,好几天没揍你手有点痒,她打算明早过来找你晨练。”

苏木差点吓得转身就跑,苏晴空,桃花村村花,一个神一样的女人。当初那个道士传授他内功和游龙灸法的时候,顺手把苏晴空锻炼成了一个打人好手。

苏晴空闲着没事就找苏木揍一顿,弄得苏木听到苏晴空的名字就像藏獒见了苏木一样。偏偏苏晴空还是他的未婚妻,想退婚都不敢。

“行,你回去跟苏晴空说,明早我就在这里等她,不见不散。”苏木一本正经道,寻思着今晚赶紧跑路,不然明早非得挨一顿揍。

“那好吧!”苏帅走到墙角,拖着藏獒走了。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