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发布:2021-02-23 20:08:53

  当彭朋睁开眼睛时,他就被眼前的华丽的欧式床帏震惊了。那是淡黄色的床帏,绣着白色的繁复的花纹。接着他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异常宽大的床上,金属床头的雕花以及床旁摆放着的绿

  当彭朋睁开眼睛时,他就被眼前的华丽的欧式床帏震惊了。那是淡黄色的床帏,绣着白色的繁复的花纹。接着他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异常宽大的床上,金属床头的雕花以及床旁摆放着的绿色灯罩充满复古感的台灯都把彭朋给吓坏了。

  彭朋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他知道不可能住在这种地方的。见到这种场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扯扯自己的脸——“嘶,好痛。”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但立马,他就意识到问题所在——手上所触及的皮肤可不是年轻人的皮肤,而是一个中年人略显松弛的皮肤。

  “怎么回事!”彭朋吓坏了,他向四周看去,但并没有找到镜子。但是床边有一扇紧闭着的窗户。他走到窗前,只见玻璃上映出的是一个中年的文雅外国人。

  这个事实把彭朋吓了一大跳,他的脚下一下子没站稳,如果不是及时扶住桌子就差点摔倒了。但是他无意中碰掉的一本书落地的声音还是引来了门外的人的警觉。

  门打开了,一位五官深邃下巴上蓄着一层浅浅的棕色胡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吃惊地说:“莫拉将军,您终于醒了。”

  但是现在彭朋还没搞清楚为什么有外国人在自己身边以及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会叫自己莫拉将军时,年轻人又说话了:“将军,维多利亚方面发来电报说昨天我们准备搭乘的飞机因为糟糕的天气坠机了。”

  “他在说什么?什么将军、坠机,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还有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彭朋现在是千头万绪,年轻人的话更是搅得他满头雾水,但是他那谨小慎微的性格让他不敢对于目前奇怪的状况做出任何不正常的反应。他只是故作镇定然后略微点了点头,但是他心里却在祈祷这个人快走开好让好好搞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将军,据调查这场空难似乎和那个人有一些关系,最后检修飞机的技术人员曾经在非洲军团任职……”年轻人说了一会儿才注意到他面前的将军脸色不对,“将军,您还是不舒服么?”

  现在的彭朋何止是不舒服,简直是害怕极了。年轻人的话好像在暗示着什么政治斗争。

  他简直想大吼一声:“我一个好好的工程师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啊!明天可是我的生日啊,都过生日了怎么还能遇到这种倒霉事儿啊!”

  年轻人走到桌子后把椅子推到了彭朋的背后让彭朋坐下以后,说:“弗雷格医生说了,将军的肺炎不算严重,只需要好好休息,再配合青霉素就行了。必须得说,将军的肺炎来得太是时候了,要是您上了飞机……”

  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彭朋在担心什么,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自以为正确的安慰的话。彭朋的内心简直要翻天了:“我勒个去!谁关心你的将军上没上飞机啊!重点是我啊!我啊!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变成了一个中年人啊!最最最关键的是!怎么会有人想要杀我啊!”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只是脸色变得无比沮丧。这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书桌上的卷宗,上面写着“1937。06。04”,但最让他惊恐的是旁边的弯弯曲曲的文字,他几乎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中文,不过更诡异的事情是他居然认识这些文字。

  这个时候彭朋终于对自己的处境有一点点意识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这时候年轻人的声音又传来了:“……毕尔巴鄂攻略按照您的部署已经基本就绪了……”

  “毕尔巴鄂?难道是西班牙么?不错,这就是西班牙文!还有刚才的文件上写的1937年……我不会是穿越到西班牙内战时期了吧!”但显然彭朋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一定是有人在耍我!但是……如果是有人耍我我突然懂了西班牙语这个事实又怎么解释呢。”彭朋看着摊开在桌上的文件,上面文字的意思都明白无误地出现在他的大脑里,显然,这绝对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穿越了。

  终于绝望地相信穿越这个事实以后,彭朋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西班牙的无知:“我勒个去!我对于西班牙的知识除了知道弗朗哥什么都不知道了啊!最后不是弗朗哥在西班牙完成独裁么,什么莫拉我压根就没听说过,肯定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那岂不是随时都有可能死掉么……天啊!上帝这是要玩儿死我啊!”

  一想到这里胆小的彭朋整个人都蒙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

  “将军!将军!”这时年轻人的声音把彭朋给拉了回来。

  “啊,你先去忙你的吧,我看看昨天的文件。”彭朋无奈地挥挥手,他性格一向胆小怕事,遇到现在的情况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又怕露馅,只好先让年轻人下去,让自己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混乱的心情。

  很快年轻人就关上门退了下去。接着门口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马塔,将军怎么样了?”

  年轻人,当然,现在也可以叫他马塔,小声地说:“将军看来精神还不错,正在看昨天递交的几份报告。”接着他们的声音就小了下去。

  见马塔一退下,彭朋立刻冲到窗玻璃前面确认这个全新的自己。很快他就发现无论他对着他的脸怎么折腾,这个事实似乎已经无法改变了。

  “我要怎么回去呢?以前不是有的小说里的人是被雷劈回去的么?不行不行,万一没回去直接死了怎么办!”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他开始搜肠刮肚思考起来:“昨天我下班以后就直接回家了啊,到了家以后就睡着了,什么事都没有啊?下班……回家……睡觉……回家……回家……对了!回家!我在小摊上买了一份饺子吃!”接着他开始想起来半夜做的那个被人殴打的梦了,在那个梦里他被人捆起来然后使劲殴打他的肚子,“后来……后来好像就是一片黑暗了……难道是饺子的问题!”

  虽然想了很久但是他依然不能确认自己的死因,最后只好停止想:“唉,不想了,反正都穿越了还是保护好自己的小命要紧,先看看我是谁吧!”

  想到这儿彭朋拿起了桌上的文件,只见文件顶端写着西班牙王国,时间则是1937年6月4日。

  他接着往下看,终于看到了这份卷宗应该检阅者的名字,也就是他现在的新名字,国民军北方集团军统帅埃米利奥·莫拉。

  看到统帅这个字眼无疑让彭朋高兴了很多:“北方集团军统帅,好像不是很糟糕嘛。话说回来,虽然有人想杀我,但是也不敢明着杀我,看来我也是手握重兵的大官啊。”一想到这里,彭朋终于稍微镇定了一点。

  不过在卷宗的剩下部分的发差点又让彭朋陷入崩溃——弗朗哥,国民军统帅兼中央集团军总司令。

  显然这个彭朋唯一知道的关于西班牙的名字和官衔让彭朋吓了一跳,但最让彭朋害怕的事情还在后面:根据卷宗上显示,弗朗哥是西班牙王国国家元首与军事首脑,国民运动党党首,中央集团军的实际掌控者。而莫拉自己则掌控着国民军第二大军事势力北方集团军,也是国民军内第二大实力派人物。

  看完卷宗彭朋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糟糕处境:以他现在的地位,恐怕刚才马塔说的想害死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名留后世的大独裁者弗朗哥。想到这里彭朋的心瞬间凉了半截,跟这种大独裁者玩手段,他感觉自己真是九条命都不够啊。

  看来这个莫拉就是一个本来应该是在空难中被弗朗哥玩死的倒霉蛋,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现在的彭朋。但是连原本的军界大佬都不是弗朗哥的对手,像彭朋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废柴怎么可能活下来啊?

  这个时候绝望的彭朋都快想到叛逃到自己正在作战的对手西班牙共和国去了,但是另一份卷宗很快就打消了彭朋的这个想法,那份卷宗是关于西班牙共和国对于疑似与国民军有关的人员的大屠杀的消息。

  “不能去西班牙共和国,跑到美国、英国甚至法国去怎么样呢?但是要以什么借口安排飞机呢?”彭朋暗自考虑着,但是随即他发现他对于整个西班牙的军队体系毫不熟悉,自己所谓的叛逃计划根本无从下手。

  鉴于这个问题,彭朋,或者说莫拉,决定先熟悉自己的军队,无论是叛逃还是拥兵自保,军队都是现在自己最大的底牌,熟悉自己手里的部队和自己的部下们绝对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莫拉把面前的文件都看完了以后也大致了解了自己和弗朗哥的实力。他和弗朗哥是国民军一南一北的两大军事主帅,事实上他在军事上的实力声望并不比弗朗哥差。而国民军的的目标就是掀翻现存的西班牙共和国的统治。事实上,莫拉也知道,按照历史,这件事是毫无疑问会成功的,但问题就在于在掀翻西班牙共和国之前,自己能不能活下来。毕竟弗朗哥现在是国民军名义上的军事首领,同时还是国民军政权即西班牙王国的国家元首。

  而在两个月前他更是力排众议,以自己强大的军事权威逼迫所有右翼党派合并为国民运动或FET,而弗朗哥自己担任国民运动秘书。经过这一系列政治手段之后弗朗哥可以说在军界、政界、党界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但是根据一份关于弗朗哥一些对FET内部人士的处罚来看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弗朗哥的。

  “即使是现在,我也不是毫无机会的,说不定,凭借着我对二战的一点知识我也能掀翻弗朗哥呢!”莫拉看到这里心里甚至起了一点点这样的心思,但是随即胆小的性格就瞬间否决掉了这个决议:“在想什么呢!和大独裁者玩,这不是摆明作死么!赶紧找机会逃出西班牙才是正经啊!”

  这时仆人轻轻推开门,为莫拉把午餐端了进来。

  “我要怎么才能不着痕迹地打探一下我的手下到底有哪些呢?”莫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暗自思索着,这时候,他想到了马塔。

  他吃完饭,对仆人说:“出门的时候顺便帮我叫马塔过来。”

  不一会儿马塔到了,莫拉指了指靠近门的一个座位示意他坐下。他可不能让马塔坐太近了,他已经拿出笔和纸准备记录了。等马塔坐下,他说:“汇报一下各个部门近期的工作吧。”

  马塔一听,慌乱地站起来说:“啊,那我去把每个部门的长官都找来。”

  莫拉摇摇头,示意他坐下,说:“不,我想听听你的报告,主要是关于每个部门的负责人的。”

  “将军您是怀疑我们这边有人与弗朗哥有关?”看得出来他很小心地在遣词。

  虽然莫拉心里压根没想这么深,只想从马塔嘴里套话出来,但既然他这么想,莫拉当然也不会反对,只是故作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

  经过马塔介绍莫拉大致摸清楚了指挥部目前有参谋部、秘书处、军备处三个核心部门。这三个部门的负责人的名字都是莫拉在文件里见过的名字,只是现在才终于基本弄清楚了他们各自负责的事物。

  “但是将军,这三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我不认为他们有问题。我推测最可能出问题的还是负责安排飞机的空军部门。”马塔分析道。

  当然,莫拉对于空军部门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干脆把话题转向别的方向:“毕尔巴鄂的部队现在部署的情况如何?”

  “国民第63师和国民150师已经在毕尔巴鄂西南方向完成部署,第一骑兵师估计在三天内能到达预备地点。至于其他北方沿海地区共和国的兵力不多,加西亚·巴利尼奥的马埃斯特雷军团足够压制了。”马塔继续说道。

  “嗯,我知道了。”

  这时突然有人敲门,一个年轻人走进来在马塔耳边说了些什么。

  接着马塔说:“将军,希尔·罗夫莱斯希望能安排一次会面。我觉得您应该抽出时间来见一见他。”

  莫拉根本不知道这个希尔·罗夫莱斯是何方神圣,只好不说话,瞪着马塔。

  马塔见莫拉不说话,只好说:“将军,我认为这是我们向工商界表达善意的好机会。尤其是以现在的党内情况,工商界应当是十分有诚意的。”

  莫拉想:“看来这个希尔·罗夫斯基是西班牙工商界的代言人,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马塔说他有诚意,但先接受了再说。”

  于是他说:“行,安排在明天下午三点吧。记住,在晚上九点之前把相关资料都送到我桌上来。尤其是希尔·罗夫斯基的资料。我可不想毫无防备地和对手坐上谈判桌。”莫拉聪明地加了一句,在马塔耳中可能是需要对方最新的动向,但莫拉自己才知道自己其实根本不认识这个希尔·罗夫斯基。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